390 最初的美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盘算应不应该和林昆面对面的坐下来谈谈,如果谈,是单刀直入的说出来我的猜忌还是等他主动跟我开口,不谈的话,我们的关系势必会越走越远。

这样下去为难的不止是我和林昆,更多的还是那一帮兄弟,不异于逼着大家选择跟谁站成一队,有些事情我懂,只是不愿意去深想,比如林昆今天跟着刘森在一块,却骗我们说回老家,关系的亲远,其实已经一目了然。

看我静坐着发呆,蔡亮也没有继续打岔,就带着我从市区里东游西转的闲逛,晃荡了一两个钟头,我俩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落脚点。

我正彷徨着应该去哪打发一下无聊的午后时光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看电话号码应该是胖子打过来的,我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那头胖子嗓音干涩的问我,你在哪呢三哥?

我说,街上瞎溜达呢,你有事啊?

胖子说,没事儿。告诉我你的具体坐标,我和兴哥过去找你吧,闲的都蛋疼!大中午的夜总会也没啥生意。

我看了眼四周说,农林路口的鞋帽大厦。

胖子说:“嗯,马上就到!”就挂断了电话,我让蔡亮把车停靠到路边等他。

自打上次柳玥出国读书以后。胖子沉闷了很久,每天除了例行公事的到几个场子转一圈,更多时间就是把自己锁在屋里喝闷酒,难得他想转转,我也乐意陪他。

等了不到二十分钟,胖子和王兴打了辆出租车就过来了,哥俩好像商量好了似的,笑容满脸的走过来,胖子拽开车门问我:“到崇州市这么久了,你正经八百的逛过没有?”

我摇摇头说,哪有时间啊,到市里以后每天都在忙活。哪有机会好好的逛。

王兴和胖子一人拖住我一跳胳膊,王兴挤眉弄眼的说,趁着今天都有功夫,咱哥仨好好的逛一遍大崇州如何?就当是放松放松,亮哥你先回去吧,我俩带着三子散散心去!

被这俩憨货推拉着拽到一处公交车站牌底下,王兴乐陶陶的说,我特意找人打听过,坐289路公交可以绕着崇州市转一圈,今天咱们就是刚从乡下来的小逼崽子,好好的玩一圈。

我疑惑的说,你俩没病吧?好好的这是要唱哪一出?

胖子嘟囔着嘴巴说,你丫才有病,我俩是怕你郁闷出病来了,三哥你告诉我们,当初咱们走上这条道是为了什么?

我想了想说,救林昆,让大家日子过的更好一些。

王兴憨笑着说,那咱现在算不算梦想成真了?昆子已经出狱,哥几个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生活过的原来富裕不知道多少倍,面子里子都有了,你还有啥不满足?走吧,寻找一下最初的美好。

说着话。公交车就来了,哥俩把我推上车,拉着我跑到最后面的座位上肩并着肩坐了一横排,胖子搂着我的肩膀说,三哥咱们兄弟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挨的这么近,其乐融融的吹牛逼了。我和兴哥不是傻逼,看得出来你这两天有心事,多半是因为昆子吧?

我嘴角上翘硬挤出个笑脸没吱声,王兴接着说,你在犯愁昆子能不能跟咱们像过去一样相处,我说对吧?

我轻轻点了点头。

王兴说,其实没啥可愁的,他乐意和我们一块走动呢,那大家就共同奋斗,他不喜欢和咱们飘在一起,咱也尊重人家的选择,咱们是兄弟,但并不是一定非要绑在一起,这两年昆子确实没少受罪,可是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有多难,如果没有你,咱们走不到这一步,兄弟也有远近之分,这个你懂么?咱们是兄弟,比谁都亲的兄弟,为了你我俩能和任何人翻脸,记住,是任何人!

我惊愕的望向王兴和胖子,哥俩同时朝我点了点头。胖子指着车窗口说,今天不扯社会上的JB事儿,咱们就是普普通通的小逼崽子,只当是我从家里偷了点钱,带着你俩出来玩儿的。

我和王兴一起点点头,扭头看向车窗外。到崇州市这么久了,我还真没有认真的打量过这座城市,没有都在忙忙碌碌,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有俩兄弟从跟前陪伴,烦躁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

颠簸的旅程总是特别容易叫人犯困,望着窗外的风景,没多大会儿我居然困了,倚靠在胖子的肩膀上就睡着了。

结果刚睡着没一会儿,我就被胖子给推醒了,迷迷糊糊的望向他,见他正冲我歪嘴斜眼的吧唧嘴巴。再定神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距离我们不远处站着一个短头发,大眼睛,瘦瘦的姑娘,不过只能看到半张侧脸,不知道到底好看不好看。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王兴正眼巴巴的猛瞅那姑娘,两颗大眼珠都快轱辘出来了,一脸的猪哥相。

胖子拱了拱我胳膊小声说,兴哥这是要发情的节奏吧?

我撇撇嘴说,我咋觉得那姑娘长得有点像刘晴呢?

胖子“哟”了一声怪笑说,卧槽该不会真是刘晴吧?初中毕业以后,她说打算到市里读师专,后来好像换了手机号,我也一直都没见过她。

我推了推王兴说,感兴趣就过去问问,没准真是你家晴晴呢。

王兴老脸瞬间红了摇摇头说。我不敢,自从我上个手机丢了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她了,估计还是没缘分吧。

在我们的斜对面,两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坐在那里。时不时的扭头,瞅一眼那个姑娘,然后压低声音坏笑。

就是随便一晃眼,我看见一只手居然伸向姑娘肩膀上背的小包里。

王兴也看见了,直接就站了起来,小声说:“贼?”

这个时候汽车猛的踩一脚刹车,那个小偷没有得逞,姑娘刚好把包转移到了另外一只手臂上。

小偷没得逞,又把目标锁定在了我们斜对面的两个学生身上,慢腾腾的挪动一个学生跟前,把手摸向了他的口袋。

王兴皱了皱眉头,发现这两个傻学生的还浑然不知。他也是好心,灵机一动,起身猛的往前跨了一步,上去一把就薅住了那个学生的脖颈,故作生气的吓唬说:“你他妈欠我钱啥时候给?”

边上的小偷连忙把手收了回去,仰头装成没事人的样子往旁边靠了靠,还哼唧起来了小曲儿。

王兴特意看了眼那个小偷,若有所指的提醒,不好意思啊兄弟,我认错人了,出门在外不容易,别光顾着吹牛逼。丢了东西也不知道。

这个学生却突然一把打开了王兴的手,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刚才险些被小偷光顾的事情,被王兴薅着脖领吓唬一顿,他当即就怒了,指着王兴骂,你他妈瞎了?找死呢?

那小子这一骂。车厢周围一下子站起来了八九个人。

公交车里所有人全都望向了他们那边。

我害怕王兴会吃亏,赶忙和胖子站起来拦架,朝着那学生说,对不住啦兄弟,我哥们认错人了。

这学生也是看见自己边上的朋友都站起来,底气也足了。又使劲推了王兴一把骂,老子问你话呢?怎么不装逼了?

这个时候,站在我们不远处的那个姑娘回过来头,满脸诧异的喊了一声,王兴?胖子?成虎?

“哎我去,还真是你啊。晴晴!”胖子满脸堆笑的跟女孩打招呼,没想到那女生竟然真是刘晴。

王兴脸更是红到了脖子根,憨笑着打招呼,晴晴,好久啊,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上你...

刘晴“哼”了一声故意没理王兴,转过脑袋跟我和胖子说话。

那个学生见我们只顾着叙旧,谁也不搭理他,可能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上去又一把推在王兴胸口骂,草泥马!跟你说话呢,装什么孙子?

王兴人是个实在人,可不是善茬,本身出于好心帮忙,对方不领情不说,还张嘴骂娘,当时也火了,照着那小子脸上就是一拳头。

七八少年叫骂着围起来王兴就涌了上去。

胖子把刘晴拽到我们位置上说,晴晴你往后稍稍,别待会溅你一脸血。

单打独斗对方仨人绑一块也绝逼王兴的对手,奈何车厢里空间本来就小,王兴也没想下死手,反而被他们给踹了好几脚。

我本来上的,胖子摇摇头说。几个小逼崽子我俩来就成!

然后他看准了时机,一下就扑了上去,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把折叠刀,直接就顶到了其中一个小家伙脖颈的位置。

周围瞬间就安静了,一个说话的也没有,旁边的人都吓傻了,公交车司机也靠边把车停了下来。

“狗日的!”王兴愤怒的叫骂了一句,薅住了挑事的那小子脖颈,用力往后一拽,一下就把他拉到了走廊的过道。

然后他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都是血水,估计也是急眼了,照着那小子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猛踹。

胖子手上握着折叠匕首,冲着对面的几个少年吓唬:“谁他妈再动一下试试!”

这批人明显胆子都小了,胖子回头朝我和刘晴眨巴了两下眼睛。

王兴转身从边上一把就举起来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的行李箱“卧槽尼玛的!”一行李箱就拍了上去,砸完以后还是不解气,抬腿又是“咣咣”一顿猛踹。

我看到公交车司机已经掏出手机报警了,车里的乘客也有不少人纷纷在打电话,刘晴叹了口气说,唉,过去这么久了,他还是只知道惹是生非,一点长进都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