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 山穷水尽疑无路/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穷水尽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钻过苞米地了,最近一次这么狼狈的从玉米地里面狂奔,好像还是我占陈圆圆便宜那回,比那次好点,今天没有下雨,但是我的心情却要比那次颓废很多,辛辛苦苦的奋斗这么久,一朝被打回解放前。

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草谁马。

锋利的齿叶划破我的脸颊和手臂,让我顿时间冷静了不少,我脑子里快速思索这件事情的始末,对方先是设计把我们送进派出所,接着又通过派出所的手把我们给扔进看守所。目的只是将我软禁起来。

看守所这只姓“毕”的吸血鬼看起来只是想要钱,我更觉得像是有人指使他这么干的,对方清清楚楚的知道我们手中到底能拿的出来多少钞票,一百万是我们现有能凑出来的全部,就这估计伦哥指不定还找人借了不少,我现在并不担心我们接下来怎么活,我怕的是几家夜总会没有流动资金会崩塌。

当然也不能排除那混蛋本身就想发两家横财。

我绞尽脑汁都实在猜测不出来躲在暗处设计我们的人是谁?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单单只是把我从不夜城隔离出来,不让我们继续发展?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我们哥仨上气不接下气的从地里疯跑,奔了足足能有二十多分钟,胖子一屁股崴到地上“呼呼”喘着粗气摆手说,老子跑不动了,就算后面有浪撵也跑不动了。爱JB咋地咋地吧。

王兴也摇摇头说,我也跑不动了,三子咱们下一步去哪?

我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仰头望着天空说,先等天黑吧,等天彻底黑了,咱们想办法回市里,不过必须得远离不夜城,姓毕的既然把所有话都跟我说到前面了,说明弟兄们的身边肯定会有眼线,咱不能害了大家。

就这样,我们兄弟三人傻逼呵呵的仰着脸坐在玉米地里,从天明掰着指头一直数到天黑,正经天黑了,我仍旧没有想好应该去哪。

我们被抓进派出所的时候是头天下午,从看守所里关了一夜,现在有是一白天,别说胖子“嗷嗷”喊饿,就算是我这会儿也饿的前胸贴后背,两眼开始冒小星星了。

饿得实在没辙了。我们一人生吃了几根玉米棒子,这才勉强感觉有点力气,顺着玉米地往返回市中心的方向走,以前总坐车没感觉出来崇州市有多大。结果我们特么走两个半钟头才隐约看到市区的边,当时我脚上被磨了好几个血泡。

进入市区以后,我们也没敢挑大路走,尽捡那种小胡同,小弄堂穿梭,完全就是漫无目的的瞎溜达,这个时候我才悲哀的发现自己的交际圈有多渺小,好像除了不夜城和苏菲以外,我都找不到一个人帮忙。

走进一间死胡同里,我们仨背靠着墙壁休息,胖子哭丧着脸说,实在不行去找找我爸吧,管他要点钱,起码先吃顿饱饭,麻痹的,再这样下去。咱几个真得暴尸街头。

我摇摇头说,赌不起!别给你家老头惹麻烦。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本身我们已经惨成这个逼样了。猛地一声惊雷乍响,紧跟着豆大的雨点子就从打落在我们头上,而且雨速特别快,我们前脚刚跑出胡同口,雨水马上就变得湍急起来,几分钟不到仨人头发和身上的衣服就淋的透透的。

我说,这还跑个JB,反正也湿了!

胖子指着天空咆哮。草泥马的,贼老天!

这场雨下的特别暴,能见度不足五六米,隔着厚厚的雨幕也不怕谁会发现我们,我们干脆大大方方的从大街上踢正步,初秋的雨砸在身上格外的冰冷,密密麻麻的雨水跟洗澡似的顺着我的面颊往下直流。

我不知道旁边的胖子和王兴是不是哭了,反正两人走几步就抽抽鼻子。摸一把脸,我扯开嗓门嘶吼:“草泥马的!老子没死,就啥事都不算结束!别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搞我,老子他妈一定弄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只顾着仰头怒喊,没注意到脚下的杂物,我一脚没踩稳直接给跌倒在地上,我干脆躺在地上,脸朝天“啊!啊!”的喊叫起来。胖子和王兴过来拽我,结果他俩也被我给带到了,我们哥仨像是精神病似的扯破了喉咙叫唤。

终于雨水慢慢变小了,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也渐渐多了起来。发完神经的我们灰溜溜的爬起来,肩膀靠着肩膀哆哆嗦嗦的往前继续走,此时估计已经晚上十点多钟了,想想头一天我们还在夜总会里举杯换盏的喝酒大笑。今天就落到了都想啃树皮的地步,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特么刺激了。

雨水终于停了,我们也累的实在走不动道了,仨人乞丐似的蹲在马路牙子上瑟瑟发抖。一阵小风刮过,我禁不住打了个喷嚏,王兴吸溜了下鼻涕说,三子。找个网吧或者啥地方抢劫一把去吧,先解决了眼下吃饭和睡觉的问题,不然咱们就算不饿死也得病死。

我浑身特别的冷,咬着嘴唇望向对面的小超市。犹豫了好半天说,走!

我们哥仨缩着脖子慢慢朝那间小超市走去,我刚准备进去探探底,这个时候对超市里面迎头走出来一个男生,我们互相看了眼彼此,他突然停下脚步惊愕的望向我喊了一声,三哥!你是三哥么?

我这才注意到,从超市里出来的人竟然是杨伟鹏。杨伟鹏把头发剪短了,加上又是穿一件深灰色的西装,显得特别成熟,一时半会儿我还真认出来他。跟我对视了几眼后,杨伟鹏又望了眼我身后的王兴和胖子,他压低声音问我,三哥你们是不是碰上啥事了?

我犹豫了几秒钟后点点头说:“被通缉了!”

杨伟鹏赶忙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到我身上,拽住我胳膊招呼王兴和胖子跟着他朝另外一个方向走,一直把我们带到一间名为“帝都酒楼”的小饭店的门口后,他左右看了看,迅速拉开卷帘门把我们都推了进去。

十多分钟后。我们仨人都穿一身服务生的工作服拘谨的坐在饭店的大厅里,杨伟鹏端着一大盆炒饭摆到桌子说,快吃吧,我让我媳妇熬了姜汤,待会一个人喝两碗驱驱寒。

我们真是饿疯了,谁也顾不上客气,抓起炒饭就往嘴里塞。

吃了足足三大碗炒米饭,撑的我都快弯不下去腰了,才心满意足的倚靠着椅子朝杨伟鹏抱拳说,大恩不言谢伟哥,等我挺过去这一劫,保证会加倍偿还你的大德。

杨伟鹏他媳妇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面带微笑的招呼我们多吃点,看的出来绝逼是个善良姑娘。

杨伟鹏摆摆手说,你说哪的话,当初如果没有三哥慷慨帮忙,我媳妇估计都小命不保,你们要是现在没啥地方去,就暂时从这儿落脚,这个饭店前阵子被我承包下来了,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

我想了想说,我们现在的身份有点麻烦,算了吧!伟哥要是念旧情的话,就给我先拿几千块钱应急,我保证过完这个月,连本带利还给你。

杨伟鹏点头,两眼真挚的望着我说,拿钱没问题,可是三哥你想想你们现在能去哪?就算我给你们钱,你们敢出去花么?如果您信得过我,就从饭店里先住一阵子,我老婆和孩子都在这儿,请相信我绝对不会像以前似的跟你们耍花招,我真的就是想要报恩。

我和王兴、胖子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俩轻轻的点点头,我咬这嘴皮说,那给伟哥添麻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