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 洗涤心态/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晚上我们哥仨就从杨伟鹏的饭馆里住下了,饭馆的地下室是专门给服务员住的宿舍,因为前阵子他们两口子才刚刚盘下来饭店,手里也没太多余钱雇服务员,所以一直都空着。

地下室里有两张高低铺的铁板床,还有台十四寸的黑白电视,奔波了一天的王兴和胖子躺在床上没二分钟就扯起了呼噜,可是我却翻来覆去的的睡不着,不知道应该形容那种心里空荡荡的感觉。

躺了大概十多分钟,杨伟鹏抱着两床被子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见到我还没睡,他将被子分别给王兴、胖子盖上,压低声音冲我说,三哥睡不着啊?

我叹了口气点点头说,是啊!闹心的慌。

他说。要不咱俩整两盅?喝多了,你估计能舒舒服服睡一觉?

我寻思反正也没啥事,就爬起来又跟他来到大厅里,杨伟鹏倒了两杯散白,一碟花生米。和我面对面的坐着,他也没问我因为啥事闹挺,就是直接端起酒杯跟我碰。

我也没应声,闷着脑袋往嘴里灌,半杯酒下肚,感觉身上暖烘烘的,我长出一口气说,咱俩这是头一遭坐一起喝酒吧?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哈。

杨伟鹏点点头苦笑着说,三哥你其实真没必要觉得有啥,那两年我整个人活的就像是一坨狗屎,别说你们看不上我,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每天图的啥,撑到底钱没多挣,罪没少受,还把路给走绝了。当初峰哥让我跟着鱼阳,其实就是给我机会,我自己不争气,还出卖你们,落到最后不得不跑路。

我摆摆手说,不存在!万事向前看,现在你过的可是比我们这些人滋润的多,老婆孩子热炕头,这家小饭馆不多挣,估摸着也绝对够生活,说句真心话,我都有点羡慕你,起码你活的自由自在。

杨伟鹏举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说,所以我一直都念三哥的好,上次如果不是你们帮忙,我媳妇真可能那啥了,行了!不感慨了,三哥你就从我这儿放放心心的住,高高兴兴的喝,有我吃一口干的。绝对不能让你们喝稀的,我这阵子会帮你留意打听外面的风声。

我沉思了一会儿说,其实我们没被通缉,但是现在有一些原因不能回不夜城,也不能跟其他兄弟碰头。我现在别的不担忧,就怕兄弟们手头上没钱加上我不在,心思会乱了。

杨伟鹏琢磨了两分钟说,不行的话,我明天帮你去报个信?放心,绝对不会留下任何马脚。

我摇摇头说,还是缓两天再说吧,眼下整我们的人肯定盯的特别紧。

跟杨伟鹏一直唠到了后半夜,最后我看他实在困得扛不住了,招招手回到地下室里睡觉,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吧,从床上躺着我心里特别的想苏菲,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

胡乱遐想着,我就进入了梦乡,这一觉睡的很沉,也没人打搅我,完全是睡到了自然醒,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旁边和上铺,发现王兴和胖子都不在了。吓得赶忙爬起来往大厅里面跑。

来到大厅看来他们两个穿服务生衣裳从大厅里忙前跑后的帮忙上菜、收拾这才松了口气,大厅里生意挺好的,几张桌子全都坐满了食客,杨伟鹏她媳妇抱着孩子从柜台里算账,见到我出来了。热情的招呼说,三哥你快去洗把脸,厨房有吃的,小伟怕你昨晚上喝多酒了,特意熬了一锅粥。

我点点头说,谢谢嫂子!

掀开厨房的门帘走了进去,看到杨伟鹏穿一身厨师袍脖子上搭条毛巾,正满头大汗的在炒菜,这货现在的手速真心可以,这头热火朝天的翻炒颠勺。只要腾出来手就马上又“铛铛铛”的切菜,忙的不可开交。

见到我进门,杨伟鹏抹了把脑门上的汗珠笑着说,兴哥和胖子实在太客气了,一大早爬起来就跟我出去买菜、择菜。这会儿又非要帮忙打下手,三哥你饿了没?快喝点粥。

我从厨房的水管上洗了把脸,笑着说:“我们总不能从你这儿当大爷吧?话说你这门脸不算大,不过生意真挺不错啊。”

灶台的火光映衬着杨伟鹏的面庞有些通红,他憨笑着说,这片儿守着几个写字楼,有很多白领会过来吃饭,主要我这烹饪技术也是个二把刀,加上人手实在不够用,要不然再送点外卖啥的,指定能挣钱。

说话的时候我也把手脸给洗干净了,走到案板跟前说,慢慢来,总会做大的,我帮你切菜吧,切的不一定有你快,不过你刚好可以缓口气。

杨伟鹏赶忙摇摇头说,那怎么行呢?您是客人,而且还是不夜城的大哥,怎么能...

我打断他的话说:“我还是你哥们!”说罢我抓起菜刀就开始切蒜苔,老实说我长这么大拿刀的次数绝对不少,不过都是用来砍人的,切菜还真没切过两回,速度慢不说,还差点切到手指头。

杨伟鹏耐心的教我怎么握刀,一边给我做示范一边说,当初教我炒菜的大师父说过,切菜跟做人一样,得一下一下来,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太快了手跟不上,太慢了切到肉,现在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太快了手跟不上,太慢了切到肉。”我低声喃喃自语。

忙忙碌碌的一中午总算过去了,等客人都走光后,杨伟鹏特意红烧了一盆排骨当加餐,把胖子吃的满嘴流油,哈喇子淌了一桌,我开玩笑的打趣,伟哥,照这种吃法,你这小饭馆早晚非让我们干黄不可。

杨伟鹏举起酒杯说,三哥尽跟我瞎客气,你咋不说我还不用给你们开工资呢?再说了谁有那个面子雇佣三个不夜城的大哥给我当跑堂?怎么算我都问赚不赔。

胖子抹了把嘴边的油渍说,我现在算是特么想明白了。什么山珍海味都抵不过危难时刻朋友的一碗炒米清水,伟哥等我们回不夜城以后,我带着兄弟们每天都你这儿吃炒饭。

王兴撇撇嘴说,瞅你那点追求吧,吃炒饭伟哥才能挣几个钱?咱们就让伟哥把菜单上的轮番来一遍。

杨伟鹏开玩笑打趣。你俩想累死我啊?不带这么恩将仇报的。

我们一桌人顿时笑喷了。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有条不紊的呆在饭店帮忙,不得不说从杨伟鹏饭馆住的这段日子,让我前阵子狂躁的心平稳了很多,现在回想起来前阵子确实太过急功近利,刚好通过这段时间轻逸的生活将整个人的心态洗涤了一遍。

从杨伟鹏这儿住了十多天,我们几个非但没瘦,反而还胖了不少,跟他俩口子的关系也亲近了很多,今天中午吃罢饭,杨伟鹏出去买烟,我搂着他儿子逗乐,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的特别可爱。

我正举着小家伙转圈圈的时候,出去买烟的杨伟鹏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个青年人,兴奋的冲我说,三哥你看我碰上谁了?

我回头望去,也愣了一下,没想到居然是耿浩淳,就是那个过去号称一中“最强废物”的家伙。自打上次我们帮过他一回后,他说想要本本分分的生活,我们之间就再没联系过,不想会在这种情景下又见上面。

耿浩淳看到我也挺高兴的,走到我跟前低声说,三哥我前阵子路过不夜城,想进去找你喝两杯的,他们都说你失踪了,我还寻思怎么回事呢,没想到你跑阳痿这儿多清闲了哈。

我立马提起个精神,把孩子还给杨伟鹏,拽住耿浩淳问,你进蓝月亮没?

耿浩淳点点头说,进去了!不过那几个兄弟我都挺面生的,也没多聊,三哥最近不夜城挺乱的,基本上每天都有干仗,昨天听说好像还打死人了。

我焦急的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耿浩淳坐到我旁边说,我就从不夜城前面的夜市摆啤酒摊,所以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三哥现在从这儿躲清闲其实挺好的,起码战火引不到你身上。

我问他,那你知道三号街具体啥情况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