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 被偷袭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耿浩淳想了想说,大概知道一点点,三号街最近好像和四号街打的很火热,反而强哥的二号街跟三号街听说整的有点不愉快,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说到这儿的时候耿浩淳的表情明显变得有些欲言又止起来。

我说,有啥说啥,咱们之间不需要藏着掖着。

耿浩淳犹豫了一下开腔,很多到我烧烤摊喝酒的混子都说强哥想要自立门户,想要自己做龙头,不知道是真是假。

胖子从旁边“腾”一下站了起来,气哄哄的喊,雷少强还他妈还想自立门户?他心里没点逼数。自己这个二号街的大掌柜是怎么来的?卧槽这个白眼狼的屁股。

耿浩淳赶忙摇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不敢乱讲,毕竟我不是不夜城的人,就算那些小掌柜也不太清楚这事儿,不过现在二号街确实是东区最稳当的,不跟任何街有往来,也从来不掺和争斗,就是一门心思的赚钱。

我说。不夜城这么乱?难道就没人出来管么?

耿浩淳再次摇头说,大概是管不过来吧,因为现在不光东城区乱,西城区也乱的一逼。有两次我看到不知道是什么势力的人开了好些车带了很多马仔围堵不夜城,最后好像武警都出动了。

“围堵不夜城?”我惊愕的长大嘴巴,在我的认知里,不夜城的混子应该是全崇州市最多的,哪怕是跟他名声不相上下的八号公馆都没那个实力,难不成崇州市还隐藏着什么了不起的大组织?

我又问他,那你知道二号街现在谁在管事么?

耿浩淳摇摇头说:“不知道,不过我听说陆峰他们那伙现在从西区混的老牛逼了,他占六号街,林恬鹤占七号街,号称不夜城双龙!”

之后耿浩淳又跟我聊了一些他道听途说的事情,杨伟鹏张罗了几个小菜,大家坐下来边吃边聊,临走的时候,我一再叮嘱他,不要把看到我的事情说出去。

耿浩淳点点头说,如果三哥用帮忙,不管啥时候,只需要一句话的事儿,我拎刀跟你干。虽然很久没有和人动过手,不过我身上的热血从未冷却过!

我跟他重重拥抱了一下说,谢了兄弟!

送走耿浩淳,我们哥仨外带杨伟鹏沉着脸坐在一方小桌上。良久之后王兴出声问我,三子你说咱们这回被阴会不会是...

我直接摇头说,肯定不会!我不相信强子是这种人。

王兴咽了口唾沫说,我也不信,可刚才耿浩淳说的那些话你也听见了,绝对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吧?我说如果,如果咱们真的是被强子给阴的,那应该怎么办?你之前也说过,阴谋咱们的人,对咱的脾气秉性都了解的透透的...

我深呼吸一口说,不知道,我从来没敢想过,信任!对咱自己兄弟一定要信任!

耿浩淳的造访打破了我们一直以来的宁静生活,接下来的几天里大家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不见,王兴和胖子不止一次的喝醉酒嘶吼着要去宰了雷少强。

甚至是我都有好几次按耐不住想要潜回不夜城,找雷少强问个清楚。可是又害怕事情真如同耿浩淳说的那样,真到那时候我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他。

之前我们是被迫离开不夜城,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要回去,可是随着日子一天天的临近。我反而不想回去了,不想再搭理那头的纷争战斗,不想去猜忌那里的尔虞我诈。

在饭店里呆到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一月之期已经结束,只要我想,当天晚上就可以回去,可是我却犹豫了。

这天刚好又是杨伟鹏儿子半岁生日,我们寻思给他儿子过完生日再做打算。知道我心里堵得慌,杨伟鹏早早的就把饭店歇业,就我们自己人齐聚一桌。

几个热菜、凉盘端上来后,我看谁都没有动筷的意思。不解的问杨伟鹏:“还等什么人嘛?”

杨伟鹏干笑两声说,三哥你稍微等一会儿。

他“噔噔噔”跑上楼,拎了三件笔挺的西装下来,分别递给我和王兴、胖子一件,然后才笑呵呵的坐下身子说:“这阵子每天都跟你们把酒言欢,我心里挺高兴的,说实话从来没想过咱们能像兄弟似的勾肩搭背吹牛逼,如果有可能我真希望你可以一辈子给我帮厨,兴哥和胖子能够一辈子给我跑堂,但是我清楚你的道不在我这间小小的饭馆里,今天早上去买菜的时候,我特意跑了一趟不夜城三号街。”

我皱着眉头问他。去干什么?

杨伟鹏举起酒杯抿了一口说,我写了个小纸条塞进你们夜总会里面,告诉他们你在我这里,让他们过来接您,你是三号街的大哥,虽然败兴而来,但是走的时候必须要风风光光,三哥你们把衣裳换上,我看电视里那帮大哥,都是黑西装大墨镜,特别的霸气!

我百感交集的从他胸口上怼了一拳头笑骂,傻狍子!

然后哥几个抓起西服跑到地下室换衣裳,这个时候饭店门被人推开了,两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得得瑟瑟的走进来,杨伟鹏客气的站起来说,不好意思啊大哥,今天小店歇业,改天再来捧场吧!

崇州市里什么不多,就混子多,这段时间我们也碰上不少。不过很少有人闹事的,所以我也没太往心里去,等我们从地下室里换好衣服以后,那两个混子还没走。仍旧骂骂咧咧的在饭店门口推搡着杨伟鹏。

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杨伟鹏这点做的特别好,想想我们这是最后一夜从他饭店帮忙了,我面带笑容的走过去说,对不住了大哥,我们东家今天有喜,拜托通融通融。

一个染着蓝色头发的小混混,嘴里嚼着口香糖。好像踩着电门似的一颠一抖的拿指头戳了戳我骂,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老子今天就偏偏到你这儿吃饭了,怎么着吧?

杨伟鹏刚要说话,蓝毛混混一把推开他,我本来想要搀扶杨伟鹏的,紧跟着“蓝毛”旁边那个剃着光头的青年从腰后掏出一把匕首朝着我小腹就猛地刺了过来。

得亏我眼疾手快,赶忙往后倒退,抡圆了胳膊就砸在蓝毛的脸上,抬腿一脚踹在光头的肚子上,王兴和胖子抓起屁股底下的凳子就冲了过来把两个混子砸出了饭店。

与此同时我看到街道的对面蹲了十多个带着鸭舌帽,手里拎着明晃晃砍刀的青年,赶忙朝着王兴和胖子喊:“快!把卷帘门拉下来!”

我们关门的瞬间,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偷袭失败,全部上,砍死赵成虎!老板奖励二十万!”

那十多个青年气势汹汹的就朝饭店涌动过来,王兴和胖子顺手将手里的凳子甩了出去,我们哥仨合力将卷帘门给拽下来,锁死。

卷帘门外顿时传出“咣咣”的踢打声,还有很多人“嗷嗷”的骂街叫喊,王兴和胖子把大厅里的桌子凳子全都拖到门后堵住,杨伟鹏媳妇怀里的儿子可能让吓着了“哇”的一声就哭了。

我赶忙回头说,嫂子你带孩子先躲到厨房去!伟哥你也去!

杨伟鹏迟疑了一下,赶忙搂着媳妇孩子跑向厨房,一分钟不到,就听见“咣,咔嚓,咣,咔嚓”玻璃碎裂的声音,饭店仅有的一扇窗户被人砸的粉碎,一个青年想从窗户外爬进来。

我抄起凳子甩了过去,胖子从旁边拎起个啤酒瓶“咣”一下砸在他的脑袋上,那小子惨叫声就跌到了外面,王兴赶忙搬起一张桌子堵在窗户口,索性窗口不算太大,顶多也就只能让一个人通过。

王兴呼呼喘着粗气回头看向我吼:“草他妈的!这是谁要弄死咱!”

胖子又拿起几张桌子摞到一块,面前把窗户口给封死。

我们仨满头大汗的互相对视,杨伟鹏从厨房里跑出来,手里拎着几把剁肉的大板刀,分别递给我们一人一把,我说:“伟哥,打电话报警!就说有人入室抢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