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口气大如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亮离开后,我脑子里陷入了一团乱麻,根本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干,原本的计划是伪装成厨师的人偷袭五号街的大掌柜,可是具体落实起来却发现困难重重,我现在山穷水尽,兜里要钱没钱,旁边要人没人,我们仨人伤成这个逼样,都不需要刻意的露脸,只要往不夜城里面一站,有心人肯定就能一眼认出来。

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不是师傅的照拂,我们这些人估计下顿饭都得出去集体乞讨,我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榕树底下陷入了发呆。从晌午一直坐到天黑始终没有拿出来一个具体方案。

王兴从偏房里发现一麻袋的稻谷,找了条绳子吊在树上当沙袋,还特意从沙袋上写下“大老板”仨字,没事他和胖子就对着沙袋“咣咣”的打拳,师父偶尔有时间也会教大家个一招半式。

大人怎么都好解决,随便凑合一顿是一顿,可问题是杨伟鹏还带着老婆和孩子,孩子嗷嗷待哺,媳妇吃的太差又不容易下奶,蔡亮走的时候倒是给留下几千块钱。勉强算是解决燃眉之急,可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谁知道我们要从这间小院里具体呆多久。

倒不是蔡亮不想给我们多留钱,主要他现在手头上没多少,之前为了保我们,伦哥把场子里的钱全都拿出来了,三号街的周转资金是林昆借来的,当然所有钱都握在他手里,苏菲名义上暂代大掌柜,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实权。

我们眼下的首要任务是挣钱。起码温饱问题解决了,才能考虑别的。

已经是初秋季节,一阵凉风“嗖嗖”刮过,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杨伟鹏从旁边的小屋里走出来,凑到我跟前小声说,三哥我想了一天,咱们这样下去不成,要不然我冒个险找家饭馆去当厨子,起码能解决了大家吃饭的问题。

面对杨伟鹏一家人我其实挺内疚的,如果不是因为收留我们,人家的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也不至于跟着我们现在东躲西藏,虽然他媳妇嘴上什么都没说,不过这段时间我也看的出来,对我们已经有了很深的意见,如果这种时候再让杨伟鹏抛头露面,我自己都觉得不是人办的事情了。

我摆摆手说,伟哥,你容我一两天。我保证咱们不会一直狼狈下去。

“你之前不是还保证将来一定会赔给我们一间五星级宾馆,现在呢?我们娘俩跟难民似的,小伟你给我滚进来,明天我就联系我娘家,咱们到我妈那去住。只当是你眼瞎倒了血霉!谁爱死死,爱活活,这种日子我过够了!”杨伟鹏的媳妇从屋子里发出尖锐的嘲讽声。

杨伟鹏皱着眉头骂了句,你特么给我闭嘴!老娘们家懂个JB。然后回头朝我道歉,三哥你别往心里去,这两天儿子有点不舒服,她发神经了!

我一点都不生气,这种时候如果没有情绪反而不正常,我拍了拍杨伟鹏的肩膀说,伟哥相信我,容我个一两天,我指定能想出来办法,改善咱们生活。

杨伟鹏欲言又止的点点头,转身走回了屋里。

王兴和胖子从旁边望着我,我能感觉出来哥俩也觉得挺委屈,想想之前我们挥金如土的生活,再看看现在,喝点粥都得指师父接济,我自嘲的咧嘴笑了。

这个时候师父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个青年。这青年我认识,正是之前见过几面的那个康子,师父叼着半根烟走到我面前说,这下知道钱难挣、屎难吃了吧?让你以前再得瑟,我跟你明说吧。你们现在吃的花的都是之前你给我教的学费,老子就知道你太狂,早晚会落魄到生活都不能自理。

一句话说的我心里难受无比,我抽了抽鼻子朝着师父和康子点头问好。

叫康子的青年手里拎着个黑色塑料袋,哈哈大笑的丢给我一包烟说。大喜大悲看清自己,大起大落认清朋友,人一辈子要是不经历点波折,老了以后都没脸跟儿孙吹牛逼说自己年轻过,兄弟别觉得自己一穷二白,看看你身边的俩兄弟,这才是你一辈子最宝贵的财富,还记得上次我说过,咱们很快会见面的吧?

我拆开烟的封条,点燃一根长长的吐了口眼圈说,你是来帮我的么?

康子微微笑着说,看架势你现在不需要什么刺激了,差的只是钞票吧?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

康子说,我手头上有点活儿,你敢干我就敢给钱,不过都是违法的事儿,出了任何问题,我不会负责,你敢不敢办?

我提了口气说,敢干!

康子歪着脖子笑着说,不怕我故意坑你?

我摇摇头说,不怕,你是我师父的朋友,如果这种时候我师父都耍我,我想我怕是永远翻不了身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实际上也没啥可被坑的了,无非就是几条小命,这玩意儿不值钱。

康子看了看狗爷说,狗叔,你这徒弟真心有点意思,甚至比咱们选中的那个小家伙更有趣,估摸着他真能给咱们带来点惊喜。

狗爷没好气的说,像不像你当年?我记得当初小四好像也没看上你。

我没听懂他们说的到底是啥意思,这种跟我无关的事情,也不愿意去深考虑,只是低着脑袋寻思他说的事情能不能干,正犹豫的时候,我听到杨伟鹏房间里的孩子哭声,心一横出声问他:“具体需要我们做啥?”

康子轻轻点头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纸条递给我说,我叫宋康,你可以喊我康哥,这是我需要你办的事情,地址上的人叫丁辉,是刘森手下的一个头马。我不希望他看到明天的太阳,事成之后我给你拿五万,如果你自己心思活范点,今夜之后你说不准就又爬起来了,甚至比过去爬的更高。

“杀人么?”胖子的嘴唇哆嗦了一下。

宋康没有吭声,而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我说,你已经知道我的事情,不管干不干,都没法下船了!要么你拿钱办事,要么我干掉你。

我看了眼旁边的师父。师父却嘬着烟嘴把头扭向了别处。

我接过纸条看了一眼说,我们现在的模样太显眼,正大光明的出去恐怕会坏事。

宋康耸了耸肩膀从兜里掏出一把车钥匙丢给我说,胡同外面停辆面包车,车里有面罩和我给你们准备的一些工具。事情成了,明天下午我过来跟你交易,事情万一崩了,你们自求多福!

我说,我信不过你!先给我们拿一半定金。

宋康扬起嘴角笑了笑说。狡猾!将手上的黑色塑料袋递给我说,五万块钱全给你,如果你耍花招,就是自己把路走绝。

我看了眼塑料袋,里面确实是厚厚的一沓钞票。朝着宋康微笑说,放心吧!肯定完成任务。

接着我抓起黑色塑料袋敲开了杨伟鹏的房门,把袋子塞给他说,晚上给嫂子整点好吃的,杨伟鹏脸色复杂的望向我,我拍了拍他肩膀什么都没说。

交代完杨伟鹏后,我又走到宋康的身边问,干掉刘森的头马?难道你是上帝的人?

宋康不屑的歪着嘴说,上帝给我提鞋都不够资格,刘森也一样。只不过现在他破坏了游戏平衡,让我们这些看戏的觉得很不爽,警告他一下!

这家伙说话的口气特别狂,让人听得就浑身不舒服,刘森、上帝在他面前屁都不是一个,敢情他才是崇州市的老天爷呗?不过不知道为啥,盯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我又感觉这家伙好像不是在吹牛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