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 任务完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王兴拿枪顶住脑门的男人大概二十七八岁,身材魁梧,肩膀到胳膊的地方刺了一条青色的过肩龙,胸口和肚子上有不少刀疤,身上只穿条四角裤衩,听说话的口气感觉就像是个大哥。

被王兴拿枪管顶住脑门,只是脸上的肌肉稍微抽动两下,硬挤出个笑脸问:“几位小兄弟是求财的吧?咱们有啥话好好商量着来,要钱的话我屋里的保险柜有,几万块钱还是能拿的出来。”

我没理他,一把按住一个马仔的脖颈,拿枪顶在他太阳穴上问,他是不是丁辉?

那小弟面色犹豫的望了一眼纹“过肩龙”的男人,吱吱吾吾的没敢接话,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那家伙应该就是我们这次的目标丁辉,我一脚把那马仔蹬出去老远,掉头朝纹身男走了过去。

我拿枪管戳了戳他脑门微笑着问,大哥就是丁辉吧?

他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说,我是丁辉。可是我好像不认识兄弟吧?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摇摇头说,不会认错人,我们专程来找你的,有人让我问问你,林昆和刘森是什么关系,不知道丁大哥方便解释一下不?

丁辉咽了口唾沫说,他们好像是从监狱里认识的吧,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是森老大先出狱的,后来把昆哥给弄出来,昆哥感激森老大就一直跟在他左右。

我皱着眉头问,没了?

丁辉忙不迭的点点头说,我知道的就这些。

我冷笑着说,那林昆到不夜城也是受刘森的命令咯?

丁辉直晃脑袋回答,确实是森老大下的命令。森老大让昆哥占领几条街好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昆哥没有照做,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森老大说起这件事情还挺生气的,摔了两个碗。

我说,如果没什么要补充的东西,我就送你上路了。

丁辉慌忙挣扎的说,“别..别冲动兄弟,你们是哪条道上的?千万不要冲动,会给自己招惹上麻烦的,而且还会把警察给引过来,咱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你特么拿警察吓唬我呢?”我瞅了眼丁辉,又回头看了看地上已经没气儿的光头男,冷笑着说:“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还是杀,老子手上本来也有人命,反正让抓住也是一个死,我无所谓的!”

丁辉脑门上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淌落,一脸的恐惧,再也没有刚才的那股子气势了,干涩的冲我说:“兄弟你听我说。不管什么事情咱们都可以好好商量,能和平解决的最好,干嘛非动这么大火气,你说是不?”

我侧头看了眼丁辉,又瞧了瞧身后的那三个马仔挤出个笑脸说。你的意思是想拿钱保命呗?你能出多少钱?保你自己还是连带后面的那几个废物?

丁辉咬着牙,瞄了眼屋里的三个小弟说,我保险柜里有十五万现金,还有屋里那几个小丫头的果照、视频和卖身契,如果你同意放了我们,这些东西全是你的,而且我保证绝对不会找任何后账,毕竟也不是啥光彩的事情。

一开始我还以为屋里那几个衣衫不整的姑娘是某家夜场的小姐,现在听丁辉这么一说才发现,六七个姑娘的年龄都不大,感觉应该跟我们差不了多少,有两个甚至比我们还要小一些,稚气未脱的脸上噙满了泪水,此刻全都战战兢兢的蹲在墙角发抖,而且脖子上还套着像是狗链一样的项圈。

现在终于想明白为什么来之前宋康会说,如果今天晚上任务完成的好,我们不光能迅速爬起来,而且比过去爬的还要高,我邪笑着问丁辉,那几个妞什么来路?

丁辉以为我动心了。贱笑着说,有几个是按摩院的正经技师,还有两个是学生,放心吧,她们的把柄都在我保险柜里。到时候我教给你,你让她们往东,她们绝对不敢朝西,这些姑娘都被我调教的好好的,嘿嘿嘿...

我仰起脸笑了。丁辉也配合着“嘿嘿”的笑,我猛地一枪托砸在他脑门上,直接把狗日的给踹了个踉跄,抬腿就往他的脑袋上“咣咣”的猛跺,一边打我一边骂,没看出来你个畜生,不光混社会,还兼职当人贩子啊?

几脚下去丁辉就被我踹的满脸都是血,扪心自问我不是个什么好人,可是绝逼做不出来丁辉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我也拍过照威胁过女人,可那是因为她们招惹了我,无缘无故的把人当成畜生似的圈养,丁辉的病态程度可见一斑,再想想他背后的刘森估计也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

被我踹了几脚后,丁辉老实了,趴在地上朝着我“咣咣”的磕响头,一个劲地狂甩自己嘴巴子说他不是人,我没兴趣听他惺惺作态的表演,一脚勾在他下巴上说,把钱和证据给我,老子放你一马!

丁辉为难的说,兄弟如果你得到东西还撕票的话,那我不就亏大了?

我冷哼一声,直接握枪顶在他脑门上说。你现在有资本跟我讨价还价么?我数到三,你不做,我就干掉你,然后自己搬走保险柜,相信一个破保险柜难不住我。

丁辉犹豫的望着我。沉寂了几秒钟后说,我做,希望兄弟言而有信!

我笑着说,放心吧,我这个人说话最算数了。既然拿了好处肯定不能再使枪怼你,不过先让你的小弟互相把自己捆绑起来,毕竟你们人多,我不太放心。

丁辉朝着几个小弟努努嘴,三个马仔从沙发底下拿出来麻绳开始捆绑自己。看来平常也没啥干这种事情,做掉这样的人,我心里其实没多少愧疚。

我让王兴过去检查了一下后,才点点头:“走着丁大哥,东西给我,咱们就此别过!”

丁辉爬起身子慢慢的从前面走,我警惕的拿枪戳在他后背上跟着,回到他的房间后,我看到丁辉的床上躺着个女孩,女孩儿哆哆嗦嗦的拿被子掩盖住身体,惊恐的望向我们。

墙角确实放着个半人多高的保险柜,丁辉小心翼翼的转动保险柜上的把手,来来回回磨蹭了几下后,保险柜“咯噔”一声开了,因为这家伙是背对着蹲在地上的,我也看不清保险柜里具体有啥,松松缓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丁辉猛地转过来,手里同样握着一把黑色手枪指向我大吼,草泥马的!来啊,有本事一起开枪,小逼崽子敢他妈跟老子玩阴的?

我当时真有点傻眼,暗叹一声还是大意了,挤出个笑容说,那辉哥的意思是打算怎么着?咱们干靠着?就这么互相拿枪指一夜?

丁辉嚣张的从床上躺着的女孩说,浪货。从枕头底下把老子的手机拿过来,这个月老子不打你。

床上的女孩迟疑了一会儿,从床上爬起来,拿条毛巾被半遮半盖着身体把手机递给了丁辉,丁辉哈哈大笑着说。小兄弟你死定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个女孩猛地抓起保险柜上的花瓶“咣”的一下砸在丁辉的脑袋上,趁着这个空当,我把枪管对准丁辉的脑袋“呯呯”连续叩动了两下扳机。

沉闷的枪响声,震的墙皮往下“簌簌”的脱落,丁辉半个身子躺在保险柜里,睁着两只大眼睛盯盯的望着我,“啊!”那个女孩两手抱头蹲在地上惊声尖叫起来。

王兴和胖子赶忙跑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他俩也傻眼了,我大吼了一声,看我干鸡毛?还不赶快找东西把保险柜里的东西拿走。

“安静!”我恶狠狠的推了一把女孩,将丁辉从保险柜旁边挪开,王兴翻箱倒柜的找出来个黑色塑料袋,把保险柜里的现金和一些档案袋一股脑全塞进去。

我朝着胖子说,去让外面的那些女孩穿好衣服,跟咱们走!

然后我又看了一眼刚才拿花瓶砸丁辉的女孩说,你也麻溜穿好衣服去!

把现场简单的打扫一遍后,我们又把丁辉的几个马仔全都推进厨房里,然后我将门窗关严,打开了厨房的煤气,几个马仔全将自己捆绑的严严实实,嘴上也贴着透明胶带,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下辈子跟对主子吧。

然后将厨房门重重的合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