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 平淡还是灿烂/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望着宋康那张近乎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孔,我心底有些发凉,这是要经过多少的生离死别、人情冷暖才能拥有的冷漠,没错!他的眼神里没有丝毫温度,就好像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宋康轻声叹了口气说,你的心志还是太过稚嫩,入佛门六根不净,走仕途狼性不足,唉...

我抽了抽鼻子,使劲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怒吼,您的意思其实是想说我一事无成吧?康哥,我是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虽然里面那些女孩子跟我不沾亲也不带故,可是毕竟祸不及家人的话不会是只随便说说吧?刘森是他妈畜生么?还是法律的作用只能拘束那些无可奈何的老实人?

宋康摇摇头说。这些话从来都只是句口号,不及家人的前提是你得足够强大,即便你不强大,你背后的势力也足以震慑对手,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不管在哪条道上想要成王败寇,每踏出去一步踩在脚下的都是鲜血,不止有敌人的,还有自己的。

我扯破嗓门嘶吼,刘森迫害她们家里人。难道就没有人管么?

宋康指着我脑门训斥,你特么成熟一点,想要人管是么?那你昨天宰了丁辉的时候想过没有他的妻儿老小也会哭?这条路上没什么对和错,有的只是敌人或者朋友,那些女孩子的家里人确实或多或少受到了损失。但没你想象中的严重,我已经安排妥当,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给她们烙下仇恨的种子,让她们心甘情愿的踏上你的船。

我同样指着宋康的脑门一字一句的回应,我他妈不干!老子不是你的小浣熊。玩不出你想要的其乐无穷!

师父从旁边重重咳嗽一声,朝着我说,徒弟,没人非要强迫你去做什么,那些女孩子现在的身份和你哥仨一样都属于失踪人口,如果她们想要找回自己的身份,势必会被挖出让丁辉囚禁的那段非人历史,你自己想想,到那时候她们应该怎么面对世俗的眼光?还有你枪杀丁辉的事情也肯定会被调查出来,你打算背着一个通缉犯的身份继续东躲西藏吗?

我恼怒的一巴掌推在狗爷的胸口上怒骂:“你一早就知道的吧?你们联手计划我?亏我口口声声的喊你师父,亏我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想到第一个来找你,你就这样玩我?”

狗爷也不生气,咬着烟嘴使劲嘬了两下,最后吐出一口白雾说,即便你没有昨天干掉丁辉,以你的性格早晚也会干掉别人,我只不过是把过程帮你提前了,小三子,师父扪心自问不曾亏欠你一分,如果你想要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师父也会竭尽全力帮你安排新的身份,你自己考虑是想要平淡还是灿烂!

说完话他和宋康一起离开了小院儿。

我歇斯底里的咆哮,指天怒骂,草泥马得!都是一帮王八蛋,处心积虑的设计我。老子偏偏不会如你们所愿。

骂的累了我一屁股崴到榕树底下呼呼喘气,不经意间回了下头,看到那些女孩全都泪眼婆娑的站在我屋子的门口,杨伟鹏他媳妇也正抱着孩子呆呆的看着我。

我先是看了眼杨伟鹏他媳妇,抽了抽鼻子说,嫂子给你们带来的麻烦,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晚点我会让王兴把我们昨晚上挣的钱全都给你们,你和伟哥带着钱换座城市生活吧,对不起了!

然后我又朝着那些女孩无精打采的摆摆手说,都走吧!你们的证据昨晚上回来之前我就让人烧了,放心吧!以后谁也威胁不到你们,我现在自身难保,照顾不到你们周全了。

良久之后,那几个女孩哭哭啼啼的走到我脸前,其中一个留着学生头的姑娘擦了擦眼泪朝我哽咽的说,刚才你们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我们确实回不去了,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愿意!

“什么?”我一脸诧异的仰起头。

几个女孩全都轻轻的点点头,学生头的女孩抽泣着说,跟那些人相比,你起码没有把我们当成工具,更没有当成消遣的玩物。我们自愿上你的船。

我坐在地上,倚靠着大榕树摆摆手说,你们都先回屋去吧,让我自己冷静一下。

正说话的时候,杨伟鹏和胖子兴高采烈的拎着一大堆食材跑进屋里。胖子乐呵呵的喊,三哥你看我买这只王八大不大?待会让伟哥给咱炖汤喝..卧槽,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胖子火急火燎的跑到我跟前,我垂头丧气的摇摇头说,该干啥干啥去,让我安静一会儿!

杨伟鹏他媳妇把胖子和杨伟鹏拉到旁边小声解释刚才的事情,几个姑娘很有眼力劲的帮着洗菜、择菜,小院里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我点燃一根烟仰头望着蔚蓝的天空,心底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我不后悔走上这条路,到死都不后悔,让我真正愤怒的是,总被人牵着鼻子走的那种无奈。

不多会儿王兴和小七也一前一后回来了,胖子他们又分别跟两人说说了刚才的事情,几分钟后王兴坐到我旁边。跟我肩膀靠着肩膀的仰头抽烟,尽管他什么都没说,可我清楚,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两三个钟头后,香喷喷的饭菜做好了。大家用木头板垫着砖头在小院里垒了张简易的饭桌,十多个男女青年,就这样聚集在一起,谁也没敢喊我,全都呆呆的望着我和王兴。

王兴拍了拍我肩膀憨笑着说。吃饭吃饭,一上午咱俩啥也没干,要是吃饭还不赶趟多让人笑话,哥就一句话,没有过不去坎,也没有砍不死的人,被人算计是好事,说明咱们有价值,剩下的看你,你说咋办,我咋干!

我和王兴一块走到简易饭桌旁,我抓起一瓶啤酒咬开瓶口,“咕咚咕咚”灌下去一大口后说,吃完这顿饭,所有人来去自由,爱留留,想走走,想走的我祝你们好人一生平安,留下的我会想办法帮你们弄到新的身份,前提是你们必须要听我的,伟哥和嫂子晚上离开崇州。

我刚刚说完话,师父和宋康就推开门跑了进来,师父挖着鼻孔满脸不乐意的嘟囔,孽徒,走好饭都不知道喊师傅。平常真是白疼你了!说罢话就往我跟前挤。

胖子搬了两块砖头给宋康当板凳,他俩一点没客气,抓起筷子就往嘴里面塞菜,好像上午的事情压根没有发生过,师父大口咀嚼着鸡翅,从怀里摸出一个脏兮兮的档案袋递给我说,你们哥仨的新身份,吃完这顿散伙饭,离开崇州市吧,省的你丫又说我算计你。

我没有接档案袋。目光直视宋康说,干掉刘森以后,我需要给她们新的身份,你可以帮我么?

宋康喝了一小口酒说,可以!不过前提是咱们什么关系?我为啥要平白无故的帮你?

我咬着嘴唇说。我祈求加入你们的组织,求收留!

宋康点点头说,这个关系勉强说的通,不过我们组织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收留,想加入没问题,等你成为崇州市说一不二的人物吧,我们组织需要的是独当一面的新鲜血液。

我举起酒瓶跟他碰了一下,然后又看向狗爷说,师父我不要平淡,我想要灿烂!这几个姐姐拜托你了。

师父歪着脑袋啃猪蹄,含糊不清的说,你可得让她们想好了,我教的是杀人,不是宰鸡剐鱼,还有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是你自己选择的灿烂,别特么再絮叨老子设计你!

我点点头说,该说我会都说清楚的。

师父没有应声,吭哧吭哧的啃起了猪蹄,我知道他的意思就是同意了,一个猪蹄啃干净,师父把油腻腻的手从我身上蹭了蹭说,你记得欠老子一个人情,老子这属于无偿帮忙,其实已经破坏了平衡。

虽然不知道师父说的“平衡”到底是指什么,不过我还是点点说,谢谢师父!

吃罢饭,师父和宋康带着那几个女孩离开了,杨伟鹏两口子跟我们聊了很久,最终我还是强制他,带着妻儿离开崇州,热闹的小院瞬间变得冷冷清清,只剩下我们哥仨。

我弹了弹烟灰伸了个懒腰说,抽完这支烟,陪我出去纹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