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 阿金美发/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亮告诉我的那个纹身师叫胡金,住在市郊,属于个城乡结合部,到达地方以后,望着“阿金美发”四个烫金大字和门前的粉色小珠帘,我当时就有点懵逼。

这特么不就是家低档“鸡店”嘛,披着理发店的名义干卖肉的生意,蔡亮搞什么飞机。

胖子猥琐的咧嘴一笑,搓了搓手:“结了婚的男人就是不一样,看看咱亮哥多懂生活,知道三哥最近气血旺盛,特地给咱找了家败火的好地方!”说罢话这货一溜烟就蹿了进去。

我和王兴拽都没拽住。无奈的也掀开门帘走进屋里。

里面的面积不算大,就跟我们县城的“商业街”差不多,前面人模人样的弄了几面大镜子,两三张理发椅。摆台上面整整齐齐的放了些电推子,吹风机之类的物件,估计是为了预防警察突击检查的,靠近墙角有两个小门。里面估计是进行“特殊服务”的地方。

一个三十岁出头穿件大红短裙旗袍的大龄“姐姐”,搔首弄姿的朝我们眨巴眼睛问,理大头还是祛小头?

胖子没羞没臊的凑过去问,小头是哪个头?

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捏了“姐姐”屁股一下,本以为那姐姐肯定会半推半就把拉推进墙角的小屋里,谁知道女人一反常态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胖子的脸上,掐着腰咒骂,吃了他妈豹子胆吧?居然敢调戏老娘?

我和王兴从旁边笑着看热闹。谁也没吱声,自打柳玥出国以后,这混球沉寂了一顿日子,就变得好像内分泌失调似的,抓着个蚊子都想掰开腿研究研究是公是母,是该让丫好好涨涨教训了。

胖子委屈的捂着脸说,姐不是你问我大头还是小头嘛?

女人喷着唾沫指向墙上挂着的项目单咆哮,你瞎是不是?大头是理发,小头是帮着祛除脸上的黑头,你他妈以为是什么?

这下我和王兴瞬间笑喷了,女人指着我俩一块往外赶,滚滚滚,都滚出去,一帮盲流子。

合着我们理解错了,人家这是一家伪装成“鸡店”的正经理发店。

我赶忙拽过来胖子,指了指太阳穴说。姐姐不好意思啊,我弟弟这儿有问题,那啥..我是想问问胡金在不在这里?我来找他纹身的。

女人稍微愣了一下,不耐烦的摆手骂。你找错地方了,这里没这个人。

王兴憨笑着说,姐姐您就别逗我们了,您这理发店名字就叫“阿金美发”,欺负我们不识字呢?

这个时候从墙角的一间小屋里哈欠连天的走出来个男人,不满的揉着眼睛问,干啥呢?吵吵把火的。

女人回头抓起一条毛巾就甩在那男人的脸上骂,你他妈是不是又偷偷出去给人纹身了?这下好了吧?还有人专门慕名找过来,你看你多厉害,生怕别人不认识你。

那男人大概二十八九岁,小平头,方形脸,长长的丹凤眼,看起来很清秀,不过胳膊和脖颈凡是裸露出来的地方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纹身,猛地看起来就好像短袖里面又套着一件长袖似的。听到“纹身”俩字,他皱了皱眉头摆手说,不好意思哥们,我现在不纹了。你们再去别的地方转转吧。

我赶忙说,您就是胡金吧?金哥,我叫赵成虎,是蔡亮介绍我来的。

男人和女人同时愣了一下。男人小声嘀咕一句,蔡亮?你认识他?

我点点头说,他是我哥,一直都挺照顾我的,我们眼下从不夜城混饭吃。

不知道是听到“蔡亮”这个名字的缘故还是别的,女人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没有再继续驱赶我们,而是拿起墙角的笤帚“刷刷”的开始扫地。胡金看怪物似的来回上下打量着我,沉默了几分钟后说,阿亮现在是跟你混吧?不用给面子说漂亮话,实事求是的讲。

我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是!不过我拿他当哥看。

胡金很突兀的笑了,朝着我点点头问,你想纹什么部位?纹什么图案?

我把上衣脱下来,转过身子被对他说,您看应该纹什么?亮哥说你纹身不许客人挑图,更不能提任何条件,所以您看着来就好。

胡金倒吸了一口凉气,伸手轻轻在我后背上抚摸了一下说,有烫伤、有刀伤、这些密密麻麻的小伤痕是怎么来的?年龄不大,经历的可不少,怪不得亮子会跟你。

我苦笑说,小伤口是被一个狗逼从地上铺碎石子,把我按在地上碾伤的。

胡金像是自言自语的喃喃说,烫伤可以改成云团,这些小伤口纹成龙鳞或者龙鳞再合适不过,稍微一加工就栩栩如生。接着他就陷入了沉寂。我把衣服穿好以后,看到他仍旧皱着眉头一脸的思索。

那个女人安静下来其实挺漂亮的,让我们先坐下,帮着我们一人倒了一杯水,刚先前那副泼辣的模样比起来,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沉寂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后,胡金猛地看向我说,我想到一幅图给你纹最合适不过。不过我现在没太大的把握,先去手绘几张草图,你等我几个钟头吧。

说罢话,胡金就快速走进了那间小屋里。

女人望着胡金的背景稍显有些呆滞,接着揉了揉脸看向我问,亮子这几年过的还好不?这个瘪犊子好多年都没舍得给我们联系过了。

我把蔡亮的近况简单跟她说了说,说完后我有些疑惑的问她,姐姐也认识亮哥么?

女人点点头说。太认识了!我们俩口子和阿亮以前是拜把子兄妹,不过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分开了,一晃眼这都好些年过去了。

“两口子拜把子?那你们平常是称呼对方大哥二妹,还是叫老公老婆...”胖子压低声音小声嘟囔。

女人三步并作两步的蹿到胖子的跟前。一把揪住胖子的耳根子骂,小胖子你别以为老娘没听见你说什么?麻溜给老娘道歉。

胖子赶忙双手抱拳的求饶,姐姐我错了。

我从旁边看的有点吃惊,这女人的脚步也太快了吧?

本来我还想再她点别的,想了想又没好意思开口,毕竟我们也不熟悉,问太多的话,容易引起人反感。不过听口气,他们两口子和蔡亮一定有过一段非凡的过往,看来有时间应该套套蔡亮的话。

等待的时间最煎熬,特别是这种决定我将来要背什么图案一辈子的关键时刻,更是让我没由来的心慌,那种感觉就好像以前考试,老师要念分时候的惴惴不安。

我们从中午一直等到了晚上,胡金始终没从房间里出来。捱到傍晚六七点的时候,女人招呼我们就在她店里吃饭,就忙前跑后的去张罗了,我和王兴、胖子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望。

胖子瞅瞅门口小声说,三哥,那娘们手劲儿真不小,之前我故意坐着没起身,他揪我耳朵把我愣是给生提起来了。

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没好气的骂,我鼻子顶上的这俩窟窿是喘气用的,看不见!不行,我得给亮哥打个电话去,心里一点底没有。

我摆摆手朝理发店外面走去,从附近找了一家公用电话拨通蔡亮的号码,我刚“喂”了一声,蔡亮直接说,你们没在那间小院啊?我下午去找你了。

我赶忙问,怎么了?

蔡亮说,你不是让我打听谁第一个传出消息,说你们被烧死的么?我找到人了,对了,还有点别的事情,电话里说不清楚,你人在哪?我现在过去找你。

我说,我在你介绍的这个纹身师店里。

蔡亮惊愕的“啊?”了一声,沉默了几秒钟后说,行吧,等着我!

这个时候王兴从美发店门口喊我,三子,金哥手绘出图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