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哪个别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我们扬长而去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回头望了一眼,看到有几个青年想要开车撵我们,不过却让林昆给拦下来,我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刚才林昆应该是认出来胖子了,随即推想到是我们几个,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向着我们的,这点就让我很开心。

王兴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珠子,心有余悸的说,刚才对不起大家,我有些紧张了。

胡金无所谓的摆摆手说,那有啥对不起的,就那几个烂鱼臭虾,都不用我和亮子动手。我媳妇一个人一只手轻松搞定。

江红一把揪在胡金的耳根子骂,你的意思是老娘不如你和亮子呗?

胡金赶忙抱头求饶,我意思是说我媳妇英明神武。

我们一帮人全都给逗笑了,我拍了拍王行的肩膀说,兴哥别有任何内疚。其实你刚才做的挺棒的。

王兴毕竟是个新手司机,遇上这类的突发情况肯定免不了会紧张,所以出现了刚才打不着火的乌龙,其实在行动之前我有考虑过让蔡亮开车的,后来又一琢磨不锻炼。碰上这种事情永远都会发怵,这才冒险让王兴负责开车。

其实我心里还有另外一种打算,就是想检测一下江红和胡金到底是什么实力,蔡亮说过当年他们仨人都能从刘森的包围圈里杀出来,这次我们是偷袭。而且人也多了几个,加上手里有猎枪,带着我们逃出来应该也没啥大问题。

退一万步讲就算真被包围了,我也可以理直气壮的揭下来脸上的口罩说,自己是来帮不夜城报仇的,上帝现在手下缺将,如果我们做出这种大快人心的事情,他还不表态,只会寒了底下小弟的心,以上帝的狡诈绝逼不会做这笔赔本买卖的。

王兴憨笑着抓了抓后脑勺,回头问我:“三子咱们现在去哪?回公园还是...”

我想了想说,先到不夜城去溜达一圈,刚才既然都说了咱们是不夜城的人,是上帝忠诚的马仔,万一被某些有心人跟踪上,不就亏大发了嘛。

蔡亮惊喜的问我,三子你打算回去了?重新接手三号街?

我摇摇头说,还不到时候,等东城区再乱一点的时候,会有人求着我回去主持公道的,咱们到西城区溜达一圈,随便找间KTV嗨皮一会儿,待会金哥和红姐去想办法再弄辆车,不用好车,就二手的面包之类都可以。亮哥你去把最先传播我们被烧死消息的那个人给我找出来,这台车就暂时先扔到不夜城吧。

本来什么时候回不夜城,我还真没想清楚,可是胡金和江红的加入,让我生出来一个大胆的计划。淌落一号、四号、五号街的三个大掌柜全部被做掉,东区绝对混乱的一逼,到时候我的这帮兄弟肯定是最显眼的一支,上帝如果知道我没死,一定会求着我回去,我可以理所当然的坐稳东城区的龙头。

几个人同时点头应承,我们把车直接开到了西城区的九号街上,也没刻意挑什么地方,就随便从中间找了家KTV闪了进去,蔡亮仨人分头行动,我们约好半个小时后见面。

此刻是晚上九点多钟,正是不夜城的黄金时间,我们几个虽然在东城区还算出名,不过在西区基本上没露过几次面,只要不是特别熟悉的人,轻易不会被认不出来。

我们仨人落落大方的走进KTV,要了间包房,又要了些啤酒和几个陪唱小姐,就跟普通客人似的扯着嗓门“嗷嗷”吼起歌来。

王兴之前的头发被火给燎秃了,最近新长出来不少头发。配上他本来就很帅气的面孔,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精神,所以几个陪酒妹特别喜欢往他跟前凑,胖子的侧脸上有一块烫伤,满脸横肉的他倒也有点凶神恶煞的味道。而我反而是哥仨里最不显眼的一个,平头打底,穿件普普通通的T桖衫,就跟着陪在我旁边的小姐东拉西扯的闲聊,打发时间。

不多会儿。胡金和江红就来了,朝着我微微点点头,意思是告诉我车的事情已经搞定,我招呼两人坐下来喝酒,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没见,江红就换了件紧身的皮衣皮卡,头发也拿束成了马尾,看上去颇有股子社会大姐大的风范。

我笑着打趣说,姐这是要去拍电影啊?

江红特豪爽的抓起一支啤酒“咕咚咕咚”喝两口说,亮子走的时候特意交代过。说是最近有人躲在暗处想阴你,让我们随时准备着跟人动手,换上这身衣裳,打架的时候利索点。

我感激的朝着他们两口子碰了一瓶酒。

本来和蔡亮约定的时间是半个小时,结果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多钟头。他才过来,来的时候带了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我看了眼女人问他,就是这俩?

蔡亮点点头说,林昆这会儿回蓝月亮去了。狗日的套了我半天话。

我抽了抽鼻子问,他怀疑你也掺和刚才的事情了?

蔡亮摇摇头说,那倒没有,只是我连着好几天没回夜总会,他可能有点起疑心吧,人交给你了,菲菲身边现在就阿伦,我也放心不下,你该干啥干啥,啥时候想回来,给我打个电话,对了!最近咱们旁边的“极度酒吧”又开业了,具体是不是大老板在运作,我还不清楚,回头我打听一下。

我冷笑说,这是大事儿,务必查清楚,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蔡亮比划了个“OK”的手势,我又看了眼江红说,红姐劳烦你跟亮哥一块走吧。帮我保护好我媳妇,拜托了!

江红很果断的点点头和蔡亮一块离开了KTV,刚走没一会儿,江红又风风火火的跑回来,从胡金身上摸索了半天,将他身上的所有钞票收走,然后拿指头戳了戳胡金的脑门威胁,男人有钱就特么变坏,你要是敢从外面给老娘沾花惹草,老娘弄死你。

胡金赶忙抱头发誓,媳妇你放心,我的拳头和丁丁永远都只为你硬。

江红这才心满意足的扭着小蛮腰离开,等江红离开五六分钟左右,胡金从鞋垫底下摸出来百元大票朝我坏笑,没点手段还叫老爷们嘛,小三爷待会我请你们捏脚去。

我们几个全都给笑喷了。

我看了眼蔡亮带过来的那个女人,微笑着问,认识我不?

对于这个女人,我多少有点印象,记得她好像是蓝月亮里的陪唱小姐,不过具体啥时候来的,谁介绍过来的,我就不太记得了,我目不斜视的望着她,她耷拉着脑袋小声回答,认识,您是三哥。

我让屋里的陪酒小姐全都出去,径直走到二人面前轻声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被烧死的?

她赶忙说,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这事儿我真不知情。

“是么?”我猛地一把薅住她的头发,恶狠狠的说,别逼我动手,那张小纸条是不是你捡到的?

这小姐忙不迭的摇摇头哀求说,三哥我发誓。这件事我真不知情,更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小纸条,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邪笑着点点头说,不知情啊?那好办,我会想办法让你知情的。走吧!先陪我回去好好的聊聊人生。

说完我朝胖子和王兴使了个眼色,两人搂住那小姐就架出了包房,我搂住胡金的肩膀压低声音说,金哥,我怕蔡亮刚才被人跟踪,你待会再走,别跟我们坐一辆车,打了辆出租车远远的吊在我们后面,顺便看看有没人跟踪我们。

胡金怔了一下,轻轻点点脑袋,

我让胖子和王兴把那小姐扔进后备箱,我们仨坐在车里慢条斯理的往前开,确定胡金坐上出租车以后,我才让王兴加速把车朝郊外的方向开去,一直开到郊区的一处黑咕隆咚的麦田旁边,我招呼王兴停车,把那个女人从后备箱里拖出来,经过一路的颠婆,女人被碰的满脸是血,哭哭啼啼的望着我哀求,三哥我真不知情,这件事情是别人告诉我的,他让我四处宣传,还给了我五千块钱。

“哪个别人?”胖子冷笑着蹲在她面前,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满脸是血的面颊问,你可想清楚了再回答,我这个人没啥人性的,惹急我了,啥时候都干的出来,小纸条是不是你捡到交给大老板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