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 内鬼是谁/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小姐吓得浑身直打摆子小声抽泣着,胖子一巴掌扇在她脸上,顺手薅住她的头发用力的摇晃了两下,凶神恶煞似的低吼,哭你麻痹哭,老子打人不分男女,小婊砸,你知不知道爹们差点让你玩死?

这小姐泪眼婆娑的跪在地上哀求说,真的不是我做的,我只是收了五千块钱往外散播的消息,其他的事情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三哥你相信我,我...

胖子一脚踹在她脸上,回过头来冲我说,三哥把这婊砸活埋了吧。反正这地方没啥人,谁也不会知道是咱们干的!说话的时候胖子还故意眨巴了两下眼睛,我知道他是暗示我多给那小姐施加点心理压力。

我点点头说,埋了多便宜她,找个工地扔到搅拌机里去。

王兴和胖子直接上手拽那她,她惶恐的哀求声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的尖锐,我指着她说,如果你敢再嚎一声,老子马上割掉你舌头。

她呜咽的捂着自己嘴巴,跪在地上给我“咣咣”直磕响头说。三哥,我说!我什么都说,消息是钟经理告诉我的,他给了我五千块钱,还威胁我如果不按照他说的做。就让我在不夜城呆不下去。

“钟经理?钟德胜?”我皱紧了眉头,脑子里的第一想法就是绝逼不可能,大钟那小子虽然有点小聪明,自打当上“蓝月亮”的经理后确实也有点飘,但平常还是挺踏实的,而且我对他一直都不错,最主要的是他跟大老板压根扯不上半毛钱关系啊。

胖子又是一巴掌抽在那小姐的脸上骂,草泥马,还跟老子编瞎话是不是?

小姐披头散发的摇头说,骗你们我不得好死,场子里很多姐妹都知道,我跟他之间的关系不干不净,如果平常不是因为他罩着,我根本不可能坐那么多台,而且这消息他不止让我传过,也让其他几个跟他发生过关系的姐妹散播,只不过当天我上班最早,是第一个传出去的,这件事情您可以随便打听。

王兴从旁边点点头说,大钟确实跟下面不少小姐有染,只不过看在他是最早帮咱们的份上,加上鱼总一直想追他姐,我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如果真是这个王八蛋跟大老板苟合,我他妈活剐了他!

我舔了舔嘴唇看向那小姐说。你敢跟钟德胜对质么?

她犹豫了半天,最终点点头说,我敢。

说实话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已经隐隐相信这小姐的话了,所谓“无风不起浪”。如果真是栽赃陷害的话,夜总会里那么多人,她为什么不陷害别人,单单指名道姓的说钟德胜。

我深呼吸一口问那小姐说,你还知道什么?或者说钟德胜还说过,做过别的么?

小姐迟疑就几秒钟后说,说过!之前听说三哥刚出事的时候,场子里姐妹们都人心惶惶的,有不少人都想跳槽去别的场子干,他把我们组织起来开过了会,说是谁死谁活都无所谓,谁当家做主也无所谓,该我们挣的钱一分都不会少,还说...还说...

“还他妈说过什么?”胖子厉声呵斥。

小姐咽了口吐沫说,还说三哥为人太过嚣张,早晚会横尸街头,将来他要是做了蓝月亮的老板生意指定会更加兴隆什么的。

王兴咬牙切齿的骂,卧槽踏妈!这头白眼狼,忘了自己当初被庸医当傻子似得忽悠,是谁帮他报的仇。忘了自己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是谁给他钱,照顾他姐俩,哪怕是他从老狼身边潜伏,屁事没干。三子仍旧还是让他负责夜总会的一切,这个王八蛋!

胖子推了推王兴朝我眨巴了两下,小声嘀咕,兴哥你少说两句吧,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万一只是个误会呢?

我心里属实挺难受的,就好像被一把刀子狠狠的划拉了两下似得的疼,我点着一根烟使劲嘬了两口问,你知道钟德胜现在人在哪么?

小姐想了想说,一般情况下他都在夜总会里睡,偶尔会带着我们到他到市中心租的房子里过夜。

我说,带我过去!如果你说的是真话,以后我保你在不夜城有做不完的台,如果你说一个字的假话,老子今天晚上就把你丢进搅拌机里去。

那小姐忙不迭的点点头。王兴和胖子把她拖进车里,我从后面看到她屁股后面湿漉漉的,八成是吓尿了。

钟德胜在市中心特别高档的“龙华小区”租了套三室一厅的房子,王兴冷着脸说,大钟现在是真会生活。这地方咱们都不知道,我还一直都把他当作曾经那个被人欺负的马大哈,真是世事无常啊!

门口的保安很较真,说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我们只好把车停到了小区的大门口附近。因为不确定钟德胜今天晚上会不会回来住,所以只能这么干等着。

从十二点多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半,始终没见到钟德胜出现,我估摸这孙子今天怕是不回来了,琢磨了半天后。王兴脸色一横恶声恶气的吼:“老子现在就开车回蓝月亮!非要找狗日的问个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和胖子诧异的望向我,王兴咬着嘴皮说,别的事情咱们忍忍就过去了,但是这件事不能忍。自己兄弟想要咱们置于死地!卧槽他妈的,我想想肺都要炸了!

我抹了把脸,回头看向那小姐说,钟德胜跟你发生过关系没有?

小姐点点头说,发生过很多次。

我说。给他打电话,就说你怀孕了,问他应该怎么办。

小姐颤颤巍巍的掏出手机拨通钟德胜的号码,电话响了很多声那头都没人肯接,她不知所措的望向我,我咬着牙说:“不接就一直打,打到有人接为止!”

小姐赶忙继续拨号,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外面的车窗玻璃,我看到胡金提溜着一个青年人站在车外,打开门走了下去问胡金。怎么回事?

胡金邪笑着指了指距离我们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现代车说,这小子从后面足足跟踪了一路,刚才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把他从车里抓下来了。

我抓了抓后脑勺说,等会儿再处理他。

胡金薅住青年就往那辆现代车的方向走,那青年慌忙挣扎起来,朝着我喊,三哥我是昆哥的人,昆哥让我给你带句话。

我“哦?”了一声,笑了笑说,你们昆哥说啥?

青年说,昆哥说,你们不该回来,起码现在不该回来,如果你不生他的气。他想跟你通话。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说,给他拨通电话。

青年掏出手机拨通号码,然后又把手机递给了我,电话通了以后,我没着急出声,林昆那头率先出声:“三子,是你么?”

我冷冰冰的问,不知道昆哥有什么指示?

林昆沉默了几秒钟后说,我知道你怪我之前跟你说假话了,但是我有苦衷的。三子你听我的,我从来没想过要害你,如果拿我当兄弟的话,你相信我,暂时先躲藏一阵子。刘森要对不夜城动手,不夜城这些个大掌柜都会被清洗。

我不耐烦的打断他说,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感谢你欺骗我们咯?感谢你告诉我说你回老家,实际上陪着刘森去赴宴?感谢你趁着我不在排挤伦哥、蔡亮跟雷少强分道扬镳?

林昆那头情绪也激动起来,朝着我吼叫,三子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兄弟们的事情,我只是希望兄弟们可以更好,刘森和八号公馆现在已经联手了,上帝肯定不是对手,不夜城变天是早晚的事情,苏天浩是菲菲的亲哥,以苏天浩和上帝的关系,你怎么可能不带着兄弟们趟这滩浑水?我他妈只是希望你们可以老老实实的从一个地方呆着,避过这次危机!难道这也有错么?

“老老实实从一个地方呆着?林昆,我草泥马!是你把老子送进看守所的的吧?”我忍不住破口大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