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 心寒至极/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歇斯底里一般的咆哮,林昆那头出奇的安静,等着我骂完一大堆难听话后,他才缓缓出声:“事情确实都是我做的,陷害你们被抓,设计你们入狱全是我干的,如果重来一次,我仍旧会这么做,我不后悔!”

“敲诈我们一百万,也是你给那个姓毕的出的主意吧?”我深呼吸一口问他。

林昆毫不犹豫的说,没错,是我的意思!伦哥、蔡亮是我逼走的,雷少强和鱼阳也是我故意起的内讧,哪怕是陈花椒也让我赶回临县去了,因为我需要迅速取代你,成为三号街真正的掌控者,只是我没想到苏菲这个时候会突然站出来,不过无所谓。三号街已经被我牢牢的控制住,我会想办法再把她撵出去的,千言无语我只说一句话,我有我的苦衷!

我一点没带惯着他,直接张嘴就骂,你有你麻了个痹的苦衷。草泥马的林昆,你无非不就是想要那点小权势么?老子从你出来第一天时候就说过,我的就是你的,你犯得上对我用这种手段不?

林昆的嗓门也瞬间提高:“赵成虎你有什么资格骂老子?老子当时替你们扛罪蹲监狱的时候,皱过一下眉头么?转到崇州市监狱后,你们就来探望过两次。我赌气不见,你们也就再也不来了,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兄弟?你没有蹲过监狱,永远不会懂里面度日如年的恐惧,如果你进去一次,我发誓这辈子你都不会再想回去,不管你信不信,老子明白的告诉你,我没想过要害你没想过害任何一个兄弟!”

“是啊,只不过才坑了我们一百万而已,只不过坑的我们差点被烧死而已,木棍哥,你真棒!真的!”我嘲讽的笑了,控制不住的哈哈大笑,一边笑,眼泪一边不受控制的往下掉,足足笑了能有四五分钟,我才抽了抽鼻子说,好!老子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杨伟鹏当时把我藏身的地方写了一个小纸条塞到蓝月亮的门缝里,是谁把消息告诉的大老板,是不是你?

林昆语气里带着迷惑的问我,什么纸条?什么大老板?杨伟鹏又是谁?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派人亲眼看到你们上了回县城的区间公交,再后来就没有你们的消息,一直到爆出来你们被烧死在那家饭馆里,我才知道原来你一直都在市里面,为此我心里一直内疚的不行,今天在皇朝门口见到你们,我是真心开心,三子你信我,我没想过害你。

我吸了吸鼻子说,我更相信事实,林昆你记住,从今天开始咱们再无瓜葛,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三号街你想要,我送给你了!但是从这一刻开始,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你想要,我不给。你要是敢抢,我就打断你的手!

林昆长出一口气说,不管你还拿不拿我当兄弟,我都想要告诉你,暂时别回不夜城,一帮老社会人的博弈,我们真的太过稚嫩。

我冷笑说,谢谢你虚情假意的担心!我有我的计划,如果你敢破坏我的计划,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说完我就直接挂掉手机,把手机砸在那个青年的脸上,指着他鼻子说,回去告诉林昆,好自为之吧,如果他敢伤害我身后任何一个亲近的人,我就让他后悔自己出狱。

那青年忙不迭的点头想要离开,我朝着胡金说,金哥看住他,我这头办完事他才能走。

胡金点点头,揪住那小子就拽进了不远处的现代车里。

然后我“咣”的一脚踹在夏利车门上,暴躁的拽开车门,薅住那个小姐的头发就从车里甩了出来,恶狠狠的指着她问,电话打通没有?

小姐哭丧着脸说。通了,钟德胜马上就过来。

王行和胖子赶忙下车问我怎么了,我强大着精神摆摆手说,回车里再说吧。

坐进车里后,王兴问我,是不是跟林昆吵架了?

我耷拉着脑袋。任由泪水从面颊滑落,哽咽的说,掰了!从今往后我和他再无关系,他承认是他把咱们送进看守所的,不管什么原因,只这一条。这辈子我不会再原谅他。

王兴和胖子集体沉默了,好半天没人再吭声,沉寂了几分钟后,我问那个小姐,钟德胜电话里怀疑什么没有?

她摇摇头说,没有。只说让我等着。

我点燃一根烟,凝望着烟头发呆,那一刻真心觉得自己做人真是太失败了,没有被敌人给玩死,却让自己人差点把小命给坑掉,统共就这么几个兄弟,却出现两个内鬼,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做错了。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一辆出租车开到了小区门口,钟德胜从车里跳下来,四处张望了半天,掏出手机拨号,紧跟着小姐的手机就响了,直到钟德胜旁边的出租车开走以后,我直接“咣”的一声关上车门,走了下去。

我朝着他招招手说,大钟很久不见了!还好么?

见到我,钟德胜先是露出一抹惊诧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接着“妈呀,鬼啊!”一声拔腿就跑,大晚上空荡荡的街道基本上没人,而且这家伙长得本身人高马大的也跑不快,王兴开着夏利车从后面不紧不慢的吊着。

我一边走一边解开自己的衬衣扣子,将衣服脱下来,慢条斯理的跟在后面朝着钟德胜喊,大钟你跑什么?大哥没死难道你不开心么?还是你心里有鬼?

钟德胜也不应声,闷着脑袋往前狂奔,我已经看的出来这家伙做贼心虚了,朝着王兴吼了一声。截住他!

王兴猛加油门,很快超过了钟德胜,不太熟练的把车横停在他前面,和胖子一起从车里走了出来,钟德胜上气不接下气的望了眼王兴他俩,又回过头看向我。脸色已经完全变成了猪肝色,猛不丁“噗通”一声跪在我前面,不停的磕响头,脑门子上撞的鲜血直流。

我舔了舔嘴唇走到他跟前,面无表情的说,有什么想跟大哥解释的么?

钟德胜抹了把额头上的血渍,抱住我小腿说,大哥你没死啊,我真的太高兴了,刚才还以为看到鬼了,大哥我好想你们啊。

我冷笑着说,可是你刚才的表现可一点都不像是高兴啊,大钟我给你机会,跟我好好的解释清楚,咱们是兄弟,我不可能真怪你,你也别藏着掖着了,该知道我都知道了。不然不会深夜来跟你私会。

钟德胜仰起头呆滞的望向我,眼泪当时就流了出来,抡圆了两条胳膊狠抽自己的脸说,大哥我对不起,我不是人,是个畜生。这一切我都是被大老板给逼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没有理他的话茬,而是转过身子指了指后背上的纹身说,漂亮不?

钟德胜狂点脑袋回答,漂亮!

我掉转脑袋,一脚就蹬在他的脸上骂。你他妈知道这纹身是怎么来的么?就是因为你把那张纸条送给了你的新主子,说说呗,我到底哪里亏欠了你?你想要把我们置于死地?

钟德胜从地上爬起来再次给我“咚咚”的直磕响头说,前阵子我和人打牌,被下套,挪用了夜总会十几万的现金,后来才知道是大老板设局阴我,他说如果我不听他的,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你,还答应我,如果你们死了,就把蓝月亮送给我,我当时真的是猪油蒙了心,所以...

王兴从街边捡起来一块砖头狠狠的拍在钟德胜的脑袋上骂,所以你就想着先下手为强,先把我们整死是么?草泥马的,你是个人还是头畜生?养条狗都还是摇摇尾巴,你竟然直接想伙同外人弄死我们这帮恩人?

钟德胜像是个孩子一般“呜呜”痛哭流涕。满脸是血的匍匐在地上哀嚎,我知道对不起你们,如果不是大哥,我现在还都还狗屁不是,我错了,真心知道错了。大哥你给我一条活路吧。

如果他的手没有偷偷的伸向口袋,我想自己或许真的会心软,可是当看到他兜里泛出寒光的那一刻,我知道这个兄弟此生已经彻底与我无缘,可是我仍旧不死心,想要再给他一次机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往他跟前挪动两步说:“你知道大老板现在人在哪吧?带我去找他,咱们的事情一笔勾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