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 可怕的欲望/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朝着钟德胜的面前走,他也不动声色的往我跟前轻轻挪动,我的心一点一滴的冷了下来。

距离钟德胜还有半米左右的时候,我停下脚步重复问了他一遍,你知道大老板人在哪么?带我去找他,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我给你拿笔钱,你离开崇州市吧。

钟德胜低垂着脑袋,鼻子发出一抽一抽的哭泣声,给人的感觉好像很内疚,不过我的眼睛却始终死死的盯着他伸向口袋的那只手,几秒钟后钟德胜抬起了脑袋,面颊上流着眼泪,嘴角却洋溢起一丝冷笑说,大哥你想知道大老板人在哪么?

我点点头说。只要你告诉我,这件事情大哥不会怪你。

钟德胜说“好”,就从地上爬起来身子,猛不丁从兜里摸出来一把匕首朝着我肚子上捅了过来,我一直都在防着他这一手。身体迅速往旁边一侧,闪了他个踉跄,“草泥马的!”王兴咆哮一声踹到钟德胜的后腰上,他手里的匕首“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然后这家伙拔腿就跑。

我捡起来他的匕首。从后面奋力追他,跑出去大概十多米远,对面一辆黑色的“现代”轿车速度飞快径直撞在钟德胜的身上,钟德胜被撞的倒飞出去,正好跌落在我们脚跟前。

胡金从现代车里跳下来,看了我一眼钟德胜,又朝耸了耸肩膀说:“没撞死,不影响你继续问话,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小三爷信我一句话,一次不忠、一生不用!背叛是会养成习惯的,如果你不忍心下手,待会问完话,我帮你处理掉。

我瞄了眼浑身是血的钟德胜,他正两手抠着地面往前攀爬,两条腿好像被撞断了,尽管竭尽全力但是仍旧往前爬不了几步,最终他放弃了,趴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脸上的表情格外的狰狞,甚至带着一股浓浓的仇恨瞪着我。

让我没想到的是,一个辛辛苦苦帮扶这么久的兄弟,竟然会用仇视的眼神看我,我叹了口气蹲在他旁边问,大钟你为什么会恨我?

钟德胜“呼呼”喘着粗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似乎想要把我的模样给记下来,沉默了几秒钟后,他才虚弱的开腔,赵成虎你是不是认为对我仁至义尽。我就应该对你感恩戴德?

我摇摇头说,我只是认为你不应该恨我。

钟德胜费了好半天劲才坐起来,两只通红的眼睛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我说,我就是他妈嫉妒你!凭什么你可以人前显贵,走到哪里都风风光光的被人尊称一声三哥?而我却始终是个马仔。是个跟班,是你赵成虎脸前摇尾乞怜的一条狗?

我摇摇头说,你错了,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跟班,我一直都觉得你是我兄弟。

钟德胜吐了口带血的唾沫,疯狂的指着我咆哮,你快他妈得了吧!别把自己标榜的那么重情重义,你敢说当初让我隐藏在老狼身边不是为了替你做事,当时老子隐藏在老狼的跟前多危险?冒死给你通风报信,结果呢?你坐稳大掌柜位置,只是叫我到场子里去当个破经理,还是他妈给你打工,而你其他兄弟呢?一个个摇身一变全成了大哥,为啥?

“草泥马,你个白眼狼!我们哪个给你甩过大哥的架子?哪个不是把你当成弟弟一样捧着?三子说过你这个人心地老实,不适合走这条道,所以动手的事情从来不让你掺和,难道这也错了?你他妈好好想想,没有我们,你现在是个啥?”王兴抡圆了拳头就准备揍钟德胜。

我拦下他。朝着钟德胜轻声问,所以你就背叛我们,投靠了大老板对么?

钟德胜嗤之以鼻的说,老子谁也没打算投靠,因为从你身上看到了一个真谛。想要什么,还得靠自家的双手争取,挣不到就抢,抢不到就灭口,明白的告诉你吧。我不光把你的消息卖给了大老板,还卖给很多人。

“人只能对七分好,狗只能喂三分饱,钟德胜你他妈让我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不知羞耻!”王兴愤怒的指着钟德胜咒骂。

钟德胜点点头说,没错!我就是条狗。我就是他妈满足不了自己盆子里的骨头,我不光想要吃更多的肉,还想把你们全都给吃掉,可惜老天爷不开眼啊。

我点点头说,你不会告诉我大老板在哪对么?

钟德胜也不回答我,疯癫的哈哈大笑说,赵成虎真正把我逼到这一步的人其实是你,是你把我从一个每天只要吃饱喝足就万事不愁的毛头小子变的现在利益熏心,你知道么?前一段时间我天天在做梦,梦到你死了,每次我都在笑,可是早上醒来枕头却总是湿的,我不知道对你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我感谢你,可是却又妒忌你,我...

不等他继续说完,我攥紧匕首一下子刺进他的胸口,钟德胜的声音戛然而止,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脑袋无力的倚靠在我的肩头,我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上,俯在他耳边小声说,弟弟你活的太累了,还有句话你也说错了,真正将你变成野兽的是你心底的欲望和贪婪。我会照顾好你姐的,放心上路吧!下辈子投生个好人家,不用再为吃喝犯愁。

我的眼泪顺着面颊淌落在钟德胜的脸上,钟德胜两只指头无力的抠在我肩膀上,眼睛盯盯的望着我。嘴巴一开一合的说,声若蚊鸣的说,大哥,我记得还抢劫了你二百块钱一直都没还,好怀念那个时候的自己,他们在大学城附近,今天会撤..

话只说到一半,钟德胜的脑袋重重倚在我的肩膀上。

我的眼泪如同下雨一般滴落,如同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流眼泪,哭钟德胜还是哭自己,又或者是在哭这个现实到只有金钱和欲望编制成的浮躁社会。

“世途渺于鸟道,人情浮比鱼蛮。”胡金走到我身边拍拍我肩膀安慰说,欲望这种东西压抑的住可以支撑人崛起,压制不住就会加速人毁灭。小三爷路还长,你要习惯。

我仰着脑袋望向他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胡金摇摇头说,什么都没做错,人这一生就是不停的在错过。不断的在悔过,我们总是扪心问自己到底得到了什么,却不知道很多拥有的东西在悄悄的流逝,友情也罢、爱情也罢,当贪婪到一定程度就可能再也收不住了。不过还好,这孩子弥留的最后一刻,真心悔过了。

王兴和胖子将我搀扶起来,我侧头看了眼“现代”车,林昆的那个马仔昏迷在副驾驶座上,刚才的事情肯定没有看到。

胡金叹了口气将钟德胜背起来,扛到了“现代”车里,然后又走到我们的夏利车跟前,把那个小姐也硬拽下来,朝着我说,你们先撤吧,刚才这孩子不是说大学城么?我把他们处理掉就过去跟你们碰头。

我点点头,和王兴、胖子一块回到夏利车里,王兴开车,我耷拉着脑袋倚靠在后座上。脑海里出现和钟德胜从认识到今天的一幕一幕,最终轻轻叹口气说,可怕的欲望。

胖子咽了口唾沫说,三哥,这件事情怎么跟鱼阳解释?而且大钟她姐一直都在别的店里帮忙。如果知道的话肯定得恨死咱们。

我想了想说,暂时啥也别说,瞒着吧,直到瞒不住那天再说,我不怕跟任何人结仇,只是不希望他们生活在仇恨中。

王兴一边开车一边回头朝我问,三子你说胡金他们是真心实意的跟着咱不?

我摇摇头说,不是,起码目前不是,他们是为了报仇!不过在复仇成功之前,他们跟咱应该是一条心的,而且他们比咱看得透。

接着我们又陷入了沉默,猛不丁我想起来上次到学校门口去找那个司霄翰,曾经见过高利朝着一家网吧走,赶忙催促王兴出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