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重剑无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老板挂了,与其说是死在我的阳谋下,倒不如说是他死在了他自己的手里,和他比起来我突然又觉得自己幸运无比,我只是混了钟德胜一条白眼狼,可他却养活了一窝不懂感情为何物的毒蛇。

我没有一丝内疚,更不觉得他值得可怜,从网吧走出来的时候,我甚至没有回头看那两具摔成烂西红柿的躯壳,至于大老板手下的那帮毒蛇将来会被怎么处理。我更是想都没想过。

留下雷少强和胡金带着兄弟们看守那帮毒蛇,我和王兴、胖子坐车先回租住的小院。

回到住的地方,我直接将身上的衣服裤子全都褪去,让胖子把皮管子接到水龙头上对着我滋水,现在已经是初秋天气,水管子里喷出来的水稍显有些刺骨,我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不过整个人的精神好像情绪了很多,我总感觉自己的双手上好像沾满了鲜血,特别脏,可是怎么冲都洗刷不掉,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我扬起头脑“啊!”的低吼一声,既然再也变不回那张纯洁白纸,那我索性一黑到底,我要成为这座城市里黑暗世界的真正王者。

我赤身裸体的站在院子里,仍由冰冷的水滴顺着身体滑落,这种能让我心情平复很多,冲了二十多分钟,直至听到有人从外面“咚咚咚”的敲门,我才赶忙擦干身体。将裤子穿起来。

王兴将小院的大门打开,一道带着香味的倩影速度飞快的朝我跑了过来。

当看清楚她的模样时候,我激动的咧开嘴巴笑了,朝着她张开了双臂,我没想到苏菲竟然会找上门,本来还一直在寻思着晚上要不要去把她接出三号街。

谁知道迎接我的却是“啪”的一记响亮耳光,我满脸懵逼的望着她问,媳妇,你为啥打我啊?

苏菲满面寒霜的瞪着我,好像不认识一样,从我的脸上、身上来回扫视,紧跟着她的眼圈就红了,嘴唇不住的抽动,好像一头发了狂的母狮子一般,使劲在我胸口上拍打,一边打眼泪一边就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呜”的一声将我使劲抱住。

我将怀里的这个女人紧紧的搂在怀里,贪婪的吮吸着她发梢上的清香,没有多说一个字的安慰,她心里苦,这段时间身体和心灵饱受着双重压力,如果再不哭两声,我都担心她会出问题。

好在苏菲不是个矫情的女人,哽咽了几分钟后,满脸是泪的扬起脑袋望向我。温柔的抚摸刚刚掴我耳光的左脸问,疼么?

我点点头说,疼!

苏菲轻轻揉捏我的左脸道歉,对不起三三,我刚才情绪有些没有收敛住。我恨你明明安然无恙,却是最后一个让我知道。

我攥住她的小手摇头说,我心疼你那么心疼我,对不起媳妇,让你受担心了。

苏菲的眼中瞬间又噙满了泪水,使劲摇着脑袋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好。

我直接把嘴堵在了她薄嫩的香唇上,苏菲往我的迎合着,口舌交融的我们身体越抱越紧,我甚至能够感受到苏菲的身体微微在颤抖,猛不丁胖子从旁边重重咳嗽了两声,我俩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的分开。

苏菲的小脸儿红扑扑的,有些害羞的搀住我的手臂,白了眼胖子。

我抓了抓侧脸骂他和旁边看热闹的王兴,没点眼力劲的儿东西。

王兴憨厚的抓了抓后脑勺说,那啥...要不我俩这会儿先消失五分钟?

胖子拿胳膊肘捅咕王兴两下嘀咕,会不会说话,你寻思咱三哥那么短鸡呢?五分钟就完事?要我说起码得十分钟,一瞅你丫就知道是个处男。穿衣裳、脱衣裳不要时间是咋地?还是开始之前不得做掉准备工作啥的?白痴!

王兴恼怒的一脚踹在胖子屁股上,提高嗓门骂,滚你妹的,以为老子傻呢?除去穿衣服、脱衣服不还是五分钟嘛?老子刚才不就说了嘛,三子也就是五分钟的事儿。

我一脑门子黑线。盯着这俩猪队友,真恨不得活劈了他俩。

苏菲从旁边捂着嘴巴笑的花枝乱颤,银铃一般的笑声格外的悦耳,轻轻倚靠着我肩膀说,赵五分同学你好啊!

我没好气的瞪了眼她骂。傻啊你?我特么要真是五分钟,最后难受的是谁?还觉得多骄傲似的,跟着他们瞎起哄。

苏菲一把拧在我耳朵上娇骂,长脾气了是吧?现在都敢对我大呼小叫了?咱俩谁傻?她揪住我的耳朵就往正屋里面拽。

我“哎哟哎哟”的求饶说,女大王我错了。我傻!您高抬贵手放小的一马吧?

苏菲傲娇的昂着小脑袋,我刚好可以透过她的袖口看到里面的春光,舔了舔嘴唇坏笑说,黑色其实蛮适合你的?

苏菲赶忙收回了手,有些娇羞的从我脚上踩了一脚。不要脸。

我一根手指头趁势勾起她的下巴颏,眼睛盯盯的望着她那张娇俏的面庞,拿脚往后一勾,将房门给关上,苏菲可能也觉察出来我的不怀好意了,赶紧撇过头去,这种情况下我要是再让她给跑了,那赵成虎真的是可以改成虎逼。

趁着她想往外跑的时候,我一把揽住她的小蛮腰,把嘴巴狂野的贴在她的红唇上。苏菲已经退无可退,后背倚靠在墙壁上,轻轻推开我,羞涩的小声说,别闹,胖子王兴都在外面听着呢。

“外面有人吗?”我装作满脸迷惑的样子,朝着房门的方向喊,胖子!兴哥!你们在不在?

胖子扯开嗓门回应我一声:“三哥我们不在,我出去打酱油了啊!大门锁死了,待会我们就回来!”

王兴也跟着喊,我陪胖子去打酱油了啊,家里没人了!你俩爱干啥干啥吧。

紧跟着就听到院门合上的声音...

我朝着苏菲坏笑说,你看,现在没人了,兴哥刚才走的时候可说了,家里就咱俩人,想干啥干啥。

说着话我就往她跟前靠拢,苏菲轻轻推开我,满面绯红的说,那你想干啥?

我猛地凑到她脸跟前说,我说想给你看看我新买的大力水手小裤衩你信不信?

苏菲的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面对我赤裸裸的调戏,她戳了戳我脑门娇骂,你能不能有点正经?

我重重点点脑袋说,有!必须有!那啥,我正儿八经的问你,咱俩能不能生个孩子?

苏菲羞臊了,低下了小脑袋。

我又往她跟前凑了凑说,生男孩还是女孩?不管男孩女孩长得像你就成,像我可完蛋操了,将来对象都搞不上。

苏菲轻轻推了推我,看起来已经快要到了暴走的边缘。

我继续恬不知耻的搂住她,傻笑说,人家阳痿的儿子今年都快上小学了,那啥...咱俩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不如你给我个面子嘛。

苏菲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拧住我的耳朵骂,要生你丫自己生去。

我“嘿嘿”贱笑说,别欺负我没上过学,读书的时候最爱上的就是生物课。我们生物老师说了,一个人造不出来小人儿。

苏菲刚打算说什么,我再次把嘴巴狠狠的贴在她唇上,一开始她还想要推开我的,推着推着两只手臂就环绕在了我的脖颈上,仿佛认命似的闭上眼睛,俊脸俏红,宛如一朵圣洁的桃花般的娇艳。

我粗犷的不断索取着,苏菲半推半就的躲闪,我们从门口的位置慢慢移动到床边,如同进行一场实力悬殊的攻防战,苏菲苦苦支撑着最后底线,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坚持不懈终于收到回报,她的身体不再僵硬。双手也轻轻抵在胸口,微微隔开我们两个之间几乎黏在一起的身体。

苏菲仰着红彤彤的小脸蛋温柔的望向我:“你这种人往好听了说叫重剑无锋,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臭不要脸,不过我喜欢你的重剑无锋...”

“就和我想要霸占你的祸国殃民一个道理。”我喘着粗气望向她。

苏菲咬咬嘴唇,轻轻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安的跳动着,一副任由君采撷肆虐的诱人媚姿。

这种时候我要是再跟她客气,那不是率真,而是二逼,我毫无含蓄的亲吻在了她的嘴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