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 躁动起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伦哥跟我碰了一杯酒笑着问,你想让东城区怎么个乱法?

我轻抿了一口杯壁说,当然是让整个东区躁动起来,小强和老实蛋,亮哥,按兵不动还守好二号街。

哥仨一起点点头。

我接着说,王兴,胖子,伦哥从明天开始混进一号街,咱们不建自己的场子。就是时不时的找一些小KTV去玩玩唱唱,尽可能多跟一些小掌柜混好关系,当然闹事砸场子也无所谓,只要让厨师知道你们的存在就好,给他感觉咱们好像是要大举进犯一号街。

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稳妥!

最后我邪笑着说:“然而咱们真正的目标是五号街,我和花椒,鱼阳,金子哥明天到五号街上转转,强子通知蒋剑和丧彪明晚偷袭黑鬼一把,但是千万别弄死,完事后让他俩到五号街跟我碰头。”

苏菲急忙问我,那我和红姐呢?我们俩负责干什么?

我抚摸着苏菲的面颊调戏的说,你和红姐负责貌美如花,我们这帮男人负责挣钱养家,混社会本来就是男人的责任,你已经为我扛了这么久,该换我来保护你了,明天就回学校念书去,不学好文理化。怎么建设祖国的四个现代化。

胖子吧唧的嘴巴说,一个没留神儿,又让我三哥秀了波恩爱,哎哟喂,我滴这个心那,拔凉拔凉滴。

苏菲威胁的望着胖子说,你信不信再絮叨一句,我让你脸火烧火燎滴?

“单身狗没人权呐...”胖子两手捂着脸的怪叫。

一帮兄弟全都给逗笑了,其乐融融的一顿饭吃的大家都挺高兴的,很久没有和这么多人一块吃饭了,再次看到他们,我真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这几个月真是不断的在生和死之间挣扎,我想我成长了很多,也强大了很多...

吃罢饭,女人负责收拾洗碗,一帮大老爷们凑成好几桌“斗地主”,此刻将近凌晨时间,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了,我倚靠在榕树底下抽烟思索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时不时会有几滴凉冰冰的雨点打在脸上,让我的头脑更加的清醒,望着屋里热热闹闹的人群,我告诉自己,这些人就是我的坚持和信仰。为了他们,我必要要爬的更高。

“寻思啥呢?”雷少强叼着烟管从屋里走出来,随手递给我一瓶啤酒。

我笑了笑说,瞎琢磨呗,话说我当时听耿浩淳说你准备自立门户。差点就信了,都打算灭你了!

雷少强眯缝着眼睛微笑说,我也差点信了。

我们俩互相对视了一眼,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雷少强使劲嘬了口烟嘴,将烟蒂弹飞出去,搂住我的肩膀说:“当时东区都在传赵成虎死了,他下面的兄弟争权夺利,林昆刚好又表现的很想要上位,说实话都是兄弟,谁上位我也支持,可是我发现不是这样子的,林昆不止是想上位那么简单,他和你的目的几乎一样,他想要东区,甚至是整个不夜城,伦哥说他是给刘森打工的,我觉得不像,我更觉得是他自己的想法。”

我叹了口气说,人嘛,总是会变得。其实掉转头想想他也不容易,本来是个尖子生,学校、家世都很好,因为一时冲动给咱们扛罪,蹲了那么久的监狱。一个人从里面孤苦伶仃,我们却在外头花天酒地,这事儿搁谁身上也不能舒服,我心里是挺怪他的,但是恨不起来。

雷少强看了眼屋里的兄弟们。压低声音说:“三哥我跟你说个秘密,我觉得林昆不止是刘森的人。”

我疑惑的望向他问,什么意思?

雷少强小声说,你注意过林昆的指头上有个“9”字纹身么?

我心里“咯噔”跳了一下,本来我想替林昆死守这个秘密的。没想到雷少强也发现了,犹豫了几秒钟后我点点头说,我见过。

雷少强接着又说,他把咱们兄弟都赶出三号街以后,安排了不少新人和陌生面孔。我注意到有很多人的指头上都有“9”字纹身,我觉得林昆不是加入了什么组织,就是自己创建了什么组织。

我抽了抽鼻子没接话,心里一片骇然,想起来当时我和苏天浩被人“截胡”时候的那帮青年。

雷少强看我没言语“嘿嘿”笑了两声说,好了咱不扯他了,爱咋地咋地吧,如果你愿意,咱们可以回头跟他面对面的谈,毕竟是兄弟。怎么也好过陌生人,等忙完这阵子,我得回家一趟,我爷爷快要过寿了,要不到时候你跟我一块回去?省的家里人又问我再外面都是跟什么狐朋狗友混在一起。

我一脚踹在雷少强的屁股上骂:“滚你个蛋的,拐弯抹角的就又把老子给骂了。”

雷少强“嘿嘿”大笑着往屋里跑,我定定有神的望着他的背影,之前经历的少,也没和师父学过功夫还看不出来,可是就在刚才我猛然发现,我踹雷少强的时候,他完全是下意识的想要闪躲,明明已经躲开了,却又故意把屁股碰到我脚上。

只不过速度特别快,让人感觉他好像就是没躲过去,这种条件反射我记得师父说过,这叫“肌肉记忆”,就是身体的肌肉已经产生记忆,惯性去躲避。

这样看来,雷少强的成长环境真心不简单,对去他家贺寿的事情我越发产生了兴趣。

当天晚上,这帮死党谁也没走,一个个硬赖着要从小院里“斗”到天亮,我知道他们是舍不得我,或者说是舍不得这份“久别重逢”的兄弟情,我和苏菲偷摸溜到之前杨伟鹏两口子住的房间睡觉。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我被一泡尿憋醒了,跑出去上厕所,猛不丁看到院里木桩似的立着仨人在扎马步,蔡亮、胡金和江红。

这仨人也不知道啥时候就起来了,头发都被晨露给打湿了,看到我从屋里跑出来,蔡亮收了口气,站直身子冲房间的方向努嘴坏笑。三子待会你也锻炼锻炼吧,有个好体格子办啥事都方便。

我跑到厕所尿了一泡后说,亮哥你学坏了,是不是嫂子最近肚子越来越大,你有点烦躁啊?话说你还有几个月当爸爸?

提起自己媳妇。蔡亮的表情瞬间变得温柔起来,冲着我说,还有俩月!预产期是冬天,前几天我带着你嫂子去检查了,是个女孩,小名我都想好了,就叫小雪,纯洁无暇的雪。

我嘿嘿坏笑着说,攀亲戚不?我给我兴哥预定下来,到时候咱们亲上加亲,反正已我兴哥的闷葫芦样,最近几年娶不上媳妇。

蔡亮没好气的骂了我句,滚犊子!王兴的小马子不是叫刘晴么?前阵子她还到不夜城给我们报信了,说你们几个被警察抓了,当时好像还给王兴留了个纸条。写她在什么地方工作,我回去看看能不能找到。

“刘晴真去报信了?”我惊愕的问道,之前我一直怀疑刘晴也是林昆计划里的一个环节,毕竟她和林昆也认识,而且过去关系还不错。

蔡亮点点头说,去了啊!而且特别着急,急的哇哇直哭,我们当时还到市场派出所大闹过一通,结果张涛出面,让他们调查出来二十四小时之内的询问笔录,根本没你们这些人的,只有一个公交车上的小偷。

我说,那你赶紧回去找找,别让我兴哥埋怨我一辈子。

蔡亮比划了个OK的手势后问我,今天开始行动不?

我说,开始,下午就开始吧!不过得帮我先买部手机去,不然太不方便了。

伦哥从屋里打着哈欠走出来,手里攥着部电话递给我说,昨天就给你准备好了,通讯录上的名字我也帮忙存好了,不用谢哥。

我冲着伦哥诚心实意的说了声,谢谢。

“虚伪!”伦哥朝我竖起中指。

我翻了眼通讯簿说,我得把我媳妇名字改了,改成小太子奶...

苏菲这个时候也穿好衣裳从屋里走出来,疑惑的问,到底小太子奶是啥意思啊?

伦哥很不仗义的说,弟妹你倒过来念。

苏菲抡圆了拳头就朝我冲了过来,在几个“老不正经”的帮忙下,我被苏菲捶了个万紫千红...

下午六七点,我带着陈花椒、鱼阳和胡金晃晃悠悠的走进了五号街,也就意味着我们“脚踏东区”的计划正式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