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 吃料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号街是整个东区里唯一的一条集吃喝玩乐为一体的闹市街,这条街上不止有K厅、迪吧、桑拿之类的娱乐场所,还有很多特色小吃之类的餐食行业,不光能挣到外人的钱,还能挣到很多混子、小姐的钞票,不得不说五号街的大掌柜确实很有经济头脑。

我们一行四个人晃晃悠悠的在五号街上溜达,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显得格外拥挤,不过我们并没受多大影响。陈花椒一脑袋头发染的跟鸡毛掸子似的五彩缤纷,胡金赤裸着上半身,花花绿绿的纹身显得格外扎眼,有这俩人一左一右的开道,简直比“哼哈二将”还好使唤。

鱼阳跟我在我旁边,声音很小的说,三子多谢你昨天放我堂哥一马,别的不多说,这份恩情我记在心底了。

我摇摇头说,其实我也不忍对他下手,毕竟他是我走上这条道的领路人,不管是非对错他曾经也帮过我很多,再加上你和菲菲的面子,怎么着也不会为难他。

还有句话我没敢说出口,如果我敢难为刘祖峰,苏天浩绝逼第一个做掉我。那家伙杀人跟屠狗似得淡定,我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小三爷,咱们是去唱会儿还是吃点儿?”胡金扭头问我。

我想了想说,先找个特色小吃喝会儿酒呗,完事到五号街的大掌柜洗浴里去蒸个桑拿,不是有个词叫“酒壮怂人胆”嘛,喝点酒咱们要是再闹出点啥事儿,也有借口对吧?

哥几个全都“嘿嘿”坏笑起来,五号街的大掌柜正名好像叫什么胡耀中,外号“哑巴”,手里经营着几家洗浴中心,倒不是说他这个人真是哑巴,听说只是不爱说话,之前从上帝的“裁决盛世”见过一面,不过没有太多交集,给我感觉就是挺老谋深算的一个人。

走到五号街中段的时候,看到了一处造型好像“殡仪馆”似的日式料理店,哥几个嚷嚷非要进去尝尝鲜,执拗不过他们,我就跟着走了过去。我有些不满的嘟囔,真不乐意给狗赖子国家送钱,花一分钱都觉得亏本。

我相信只要是个心智健全的中国男人,对“岛国”俩字天生可能就会有种反感。当然“小电影”除外,虽然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个屈辱的年代,不过从小耳濡目染的教育告诉我们,这个名族天性属狗。

胡金搂住我的肩膀说,说的好像咱们打算给钱似的。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我叼着香烟牛逼哄哄的走了进去,进去以后两个长相甜美的姑娘朝我们弯腰问好,嘟囔着我们也听不明白的鸟语,陈花椒撇撇嘴巴问,会说中国话不?

俩妹纸立马转换成字正腔圆的崇州方言解释,他们老板是正宗的北海道人,要求迎宾的时候必须说日语。

胡金打了个哈欠玩味的说,北海道人品种就纯呗?

这个时候一个扎着长头发,穿身和服的男人不满的走过来,操着夹生的普通话说,先生请您注意自己说话的语气。不然我会认为这是对我们大和名族的侮辱。

“侮辱你咋地了?你是打算剖腹还是准备悬梁?你们岛国人最拿手的不就是自残么?别特么吓唬我袄!”胡金一点没惯着对方,梗着膀子直接叫板。

我拽了拽胡金微笑着劝阻,金子哥咱们是来吃饭的,不好意思啊老板。

虽然我嘴上说着抱拳。不过脸上没有任何内疚的意思,甚至还朝着胡金比划了个大拇指。

留长头发的岛国男人阴沉着脸没吱声,趿拉着一对木屐朝里面的厢房走去。

妹纸邀请我们往里走,把我们带到一个厢房门前。很快一个脑袋上箍条白毛巾的服务生特别有礼貌的朝我们鞠躬,那造型有点像“阿宝”,不过照阿宝的气质和差老远了。

我摸了摸他的脑袋上的白毛巾笑着问,家里出事了啊?节哀顺变哈。

服务生让我怼的半天没吭气。涨红着脸说:先生脱鞋才可以进餐,这是吃料理的规矩。

鱼阳皱着眉头一板一眼的喝斥,老子袜子上有俩洞,脱下来鞋多埋汰。还有别他妈跟我谈规矩,入乡随俗懂不懂?甭管你们老板是不是岛国人,从我们中国的地头上开店就得就得按照中国的规矩办,中国人走哪都是大大方方的,这他妈就是规矩!

陈花椒从旁边配合,就是!我特么还是汗脚,真把鞋脱了,哥几个还怎么吃饭?少墨迹。赶紧上菜、上酒,特色菜、特色酒,要是有特色服务也一块弄上来,长这么大尽从电脑里看岛国娘们了,还见过活的,放心,不差钱!

于是乎我们就这样“很没素质”的穿着鞋走进厢房里。

刚刚坐下身子,我就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一阵猥琐的笑声,还有个女生很小声的在喃呢“不要,不要...”

胡金坏笑着说,现在这年轻人是真开放,这地方都能磕一炮。

我们几个全都笑了起来。

很快第一道菜上来了,服务生介绍说是叫什么“金枪鱼刺身”,本来我还寻思鱼身上纹了个身咋吃?结果端上来以后,闻着那股子腥味,我当时差点吐了,拿筷子戳了戳后,仰头问他,生的啊?

服务生忙不迭的点头说,对!生鱼片,这个需要...

“需要你麻痹!”陈花椒抓起盘子就盖到服务生的脸上,本来我们就是来闹事的,所以我也没拦着。

很快服务生就端上来第二道菜,叫“茶碗蒸”,我拿勺子舀了两下后,满脸嫌弃的说,这特么不就是蒸鸡蛋么?

服务生慌忙解释,先生这里面加入了松茸、蛤蜊和几种海鲜。

胡金不耐烦的摆摆手说。行了行了,抓紧时间上酒吧,瞅见你这一副家里好像出白事的逼样,我就特么闹心。

很快服务生端上来几个造型精美的小酒壶和小酒盅。陈花椒直接抄起一个酒壶牛饮了一大口,接着“噗”一下喷到那服务生的脸上骂,草泥马的!你这是啥玩意儿?白开水里兑了点蜂蜜么?是不是忘掺酒了?

服务生连连解释,这是最正宗的大关清酒。

胡金拿鼻子嗅了嗅酒壶说,真特码心疼岛国的男人,想喝多一回真难,这个JB玩意儿喝到吐,我估摸着都难喝醉。

我摆摆手说,走吧!浪费时间。

这个时候隔壁房间的厢门突然开了,走出来个穿黑色西装的青年,大晚上还带副墨镜,也不怕走路摔跤。光是这身装逼的行头就得给他打个满分,他皱着眉头指向我们骂,你们有没有一点素质?不喜欢吃可以不吃,但是没有必要对每样事物都侮辱吧?

我点点头说,说的对!关键我们就是来闹事的,草泥马的!怎么滴?

那青年刚准备说话,屋里传来一个男人的低吼声,说的好像也是日语,这个墨镜男重新又钻回厢房里,路过房门的时候,透过缝隙我看到好几个男的正围着一个女孩子上下其手的占便宜,女孩子半推半就,身上的衣裳已经快要被褪光,先前那个穿和服的长头发男人也在。

我也没多想只当是个挣“风月钱”的舞小姐,毕竟指啥吃饭的人都有,不差钱的人没几个会干这种职业。

我们几个站起来就直接往出走,走到店门口的时候,服务生拦着我们要钱,我疑惑的问他,要什么钱?

服务生老实巴交的说,饭钱。

我说,我吃啥了?纹身鱼是你吃的,蒸鸡蛋让你端回去了,哦对!我兄弟确实喝了你们两口水,鱼总给他拿五块钱水钱,做买卖的都不容易。

那服务生让我们稍等一会儿,一溜小跑跑到后面的厢房去。

紧跟着刚才那个穿和服的长头发青年带着几个小青年怒气冲冲的就走了过来,指着我们鼻子说,阁下是准备吃霸王餐?

我咧嘴笑了,朝着他翘起大拇指说,阁下说的对!

“干就完了呗,废什么话!”胡金一步跨出去,抬起胳膊就擂到那长头发的脸上,接着抬腿膝盖弯曲狠狠的又磕躺下一个青年,鱼阳和陈花椒从旁边拎起凳子就冲了上去,我倚靠着门口边抽烟边笑着问迎宾的妹纸:“老妹儿,你说他们谁能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