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 血性/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迎宾的妹纸吓得花容失色,忙不迭的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我“嘿嘿”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那咱接着往下看呗。

两个迎宾妹纸拨浪鼓似的摇摇头,慌忙解下来身上的围裙,跑出料理店,我寻思他们应该是去喊帮手了。

而此刻胡金正单手薅着那个穿和服男人的头发像揍傻篮子似的拿脚面“啪啪”的侧踹他的脸。一边踹一边骂,知道为啥不用手打你不?因为老子怕脏了手。

另外一边陈花椒和鱼阳拎着凳子也把几个青年给防倒在地,正抬腿“咣咣”的猛踹,大厅里和厢房处不少吃饭的人纷纷站起来看热闹,这种边吃饭边看表演的好事儿不多见。

我长出了一口气回头往街道上望,自言自语的说,是不是动静还不够大?

打了五六分钟左右,胡金兴趣索然的一脚将那长头发男人蹬出去老远,走回我身边撇撇嘴说,没意思。

我打了个哈欠笑着说,金哥你说是不是连哑巴都不待见这小鬼子店啊?打这么热闹也不见五号街来人,难不成哑巴今天不在家?

我刚说完话,之前呵斥我们“没素质”的那个墨镜男扶着个老头从厢房里走出来,老头看起来岁数绝对不小了,皮肤皱皱巴巴的像块桦树皮,冲着我们的吹胡子瞪眼说。久闻贵国是礼仪之邦,做出这种宵小之事实在是有辱斯文吧?哪怕犬子有什么不对,你们这样动手砸店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哟呵,还是个中国通那?老家伙你问问你家犬子刚才想要对我们干嘛?”鱼阳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大厅里所有看热闹的人全都笑喷了,鱼阳这货接话接的太牛叉了,人家说“犬子”是谦称,我们要指着人鼻子说“犬子”那就是骂娘。

我笑了笑说,我们的礼仪是跟人讲的,还有别特么跟我念课文,你见过混社会的有几个是斯文人?我们跟你们不同,我们是表里如一的畜生,而你们是道貌岸然的禽兽。

老东西让我气的浑身直打哆嗦。

大厅里的人再次笑成了一团,紧跟着我听到他们走出来的那间厢房里传出女孩微弱的哽咽和若有似无的呼救声,我心里顿时产生了疑惑,按照正常情况小姐做这种买卖一般都是高高兴兴的,怎么会哭呢?

我朝着胡金昂了昂脖子说,金哥去看看咋回事。

胡金拔腿就往过走,那个老头的脸色瞬间变了,慌里慌张的摆摆手,戴墨镜的青年还想要阻拦。胡金左腿往起猛地一抬,直接蹬到那小子的胸脯上,同时顺势跳起,右腿弯曲拿膝盖狠狠的磕在他肚子上。墨镜男踉跄的摔倒在地,“咳咳咳”距离咳嗽起来,好半天没有爬起来。

半分钟不到,胡金光着膀子从厢房里抱着一个女孩狂奔出来,那女孩顶多十七八岁,模样很是狼狈,长长的头发黏在脸上,脸色白的吓人,微闭着眼睛好像已经陷入了昏厥,最令人发指的是她身上的衣服好像都被撕烂了,被胡金拿自己的外套遮盖住敏感部位,两腿之间隐隐还有血迹往下淌落。

“到底怎么回事?”我赶忙出声问。

胡金皱着眉头说,快给医院打电话,陈花椒赶忙掏出手机电话。

大厅里瞬间一片哗然,不少食客们也纷纷掏出手机打电话。

那个老头神色慌张的拄起拐杖想要转身往厢房里逃,胡金大声喝斥。草泥马!谁他妈敢再动一下,我打断谁的腿!

女孩身体微微抽搐了一下,竭力睁开眼睛,泪水顺着面颊往下滑落。声音很小的攥着胡金的胳臂哭泣,他们强暴我,好多人,我好害怕。我想回家...

“都有谁?”胡金咬牙切齿的询问。

“他们...都参与了,今天是那个老头的生日,我是这个店里的学生工...”女孩有气无力的回答。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可是料理店的人几乎全都听见了。这个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约莫三十多岁的男人站起来说,我开车来的,要不我先送她去医院吧?

胡金望向我。我沉思了几秒钟后点点头说,花椒、鱼总跟着一块去,需要钱的话先到强子那拿点!

几个男人赶忙把女孩抬出了料理店,还有几个热心的女生也跟了出去。

“小三爷,我想要杀人!”胡金撇头望向我。

我的肺当时也快要气炸了,深呼吸一口说,别弄死!全都废了,废掉他们做男人的资格!

胡金三步并作两步冲动那个留长头的跟前。抬起拳头就狠狠的砸在他脸上,我不知道胡金的这一拳头到底使了多大力气,但是一拳下去,那家伙的眼睛就直接往外冒血,“嗷嗷”的惨嚎起来,胡金没有给对方任何机会,一膝盖狠狠的撞在他的裤裆上,那小子“呜”的一嗓子就瘫软到地上,没有了声息,我看到他裤子上湿漉漉的,至于倒是是尿还是血,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接着胡金又走到倚坐在地上的墨镜男跟前,墨镜男惊恐的往后倒退,胡金跳起来一脚踩在他的“男子骨”上,墨镜男也开始惨嚎起来。

最后抡倒那个老家伙的时候,老家伙吓得两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哆哆嗦嗦的求饶,你不能碰我,我不是中国人,你们国家的法律制裁不了我,而且我二儿子是鬼组的社长,动我..你会很麻烦的。

“老东西还真让我三爷说准了,你确实是头披着衣裳的老畜生,你说的对,我们国家的法律确实没办法制裁你这条狗,但是我们国家的社会道义,可以!”胡金慢慢的朝着老头跟前走,因为他是背对着我的。我看不到他脸上此刻是什么表情,但是听那丝不带任何温度的语气,我知道老头惨了。

紧跟着我就听到老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而且这还不算完。胡金抬起脚,又狠狠的躲在他的膝盖上,“嘎巴”一声脆响,老头的惨叫声顿时停止疼的昏迷过去。

“你以为晕了就没事么?”胡金走到旁边,抬腿腿朝着老头的另外一条膝盖又使劲踩了下去。

“啊!”老家伙再次醒过来,惊慌失措的求饶,义士放我一命吧!求求你了,我愿意赔钱,我愿意投资建厂,我愿意...

不等他话说完,胡金已经一脚踩在了他的手腕上,使劲吐了口唾沫说:“既然你都喊我义士了。我要是不做点义事出来,怎么对得起这个称号?”

“啊!”老头再一次呼喊一声,就再没有了声息。

胡金脸上不挂任何表情的走回我身边,透过他“呼呼”的喘息声,我感觉的出来此刻他的心里一定异常的愤怒。

我望了眼大厅里男男女女的食客抱拳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肯定都看的清清楚楚,解放这么多年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外国人渣到今天踩在咱们的土地上都会天生有种优越感,都会觉得耀武扬威,认为他们是比我们更高等的名族,我是个混社会的,做过的肮脏事情多了,可刚才看到那个女孩子,我仍旧心里在打怵。

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个小伙呼喝,大哥您需要我们做什么,您直接言语!

我长出一口气说,我希望各位把刚才的所见所闻如实告诉警察,至于他们是怎么受伤的,大家统一口供,就说他们起内讧,自己人打起来的,我不怕警察,可是我不想这些畜生逍遥法外!先给大家抱拳了!

“没问题!”大厅里吃饭的人几乎全都站了起来,外面不少围观看热闹的小青年也纷纷叫嚷。

这个时候一辆警车的呼啸声随即而来,紧跟着几个“人民卫士”出现在料理店的门口,可能是因为我站在店门口的缘故,一个肩膀上挂两个拐的青年一进门就严肃的拿指头戳了戳我胸脯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接到报警电话说这里有人寻衅滋事。

换做是平常报警,打十个二十个电话出警速度都不一定这么快,没想到今天竟然这么迅速,前后还不超过十分钟。

瞅了一眼他的肩章,是个实习学警,我同样戳了戳他的胸脯说,老子不是你的犯罪嫌疑人,咨询我的时候最好客气点,听懂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