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 与虎谋皮 【中秋快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的询问,傻强的两只瞳孔骤然变大,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看到他的反应,我心说这事儿八成能成,要知道人的欲望和野心永远都不会得到满足。

我微笑着朝胡金摆摆手,胡金放下比划在他脖颈上的匕首,我接着诱惑说,强哥你今年起码二十五岁了吧?跟你实话实说我再有几个月才十八,我十八岁掌管两条街,手下二三百兄弟跟着混饭吃,再想想你呢?即便哑巴真挂掉,五号街估计也轮不上你掌权吧?难道你甘心跟在一个能力还不如的垃圾身后拍马屁?

傻强胡乱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大口大口喘息着问我,你需要我怎么做?

我摇摇头说,不是我需要你怎么做,是你自己想要怎么做?

傻强抿着嘴唇低下脑袋,趁机了一两分钟后,冲我说。可以给我支烟不?我考虑考虑。

雷少强点燃一根烟递给他,傻眼使劲嘬着烟嘴,我看得出来这小子内心现在起伏挺大的,不过可能还有什么顾及,所以一直也没敢点头应声,看来需要给这家伙下把猛料了。不然他能给我们磨一晚上。

我说,强哥不如你下车慢慢想吧,机会不是每时每刻都有的,哑巴的三个头马里我最新跟你联系的,就是感觉你这个人实在,而且不甘心碌碌无为,看来我走眼了,大眼不是一直想跟咱们合作么?强子给大眼打个电话。

根据蔡鹰打探到的消息,大眼是胡耀中最得意的一个头马,如果胡耀中挂掉,没什么意外的话,那小子稳坐五号街大掌柜。雷少强愣了一下,不过还是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准备拨号。

旁边的傻强赶忙拦住雷少强,有些着急的说,虎哥您容我抽完这支烟行不?

我点点头说,没问题,慢慢抽!

傻强夹着香烟的两根手指头微微有些颤抖,心里肯定紧张的不行,几秒钟后他仰起头望向我问,后天晚上我值班照顾我老大,有机会弄死他,是不是只要我把他给干掉,你就可以帮我坐上大掌柜的位置?

我歪着脑袋说,可是候选人好像还有两位吧?那两位应该怎么处理呢?

傻强将香烟拿手攥灭,双眼赤红的低吼,拜托虎哥帮我搞定他俩,不管是人间蒸发还是发生意外都可以,如果我能坐上大掌柜的位置,五号街永远听从虎哥号令,而我傻强也保证对你忠心耿耿。

我抚摸着下巴颏冷笑着说,杀人可是大罪啊强哥,我也没有杀人许可证,让人逮住是要枪毙的,不过既然说了咱们是合作伙伴嘛,我愿意为你冒这个险,成交!

我朝着傻强伸出了手掌。

傻强忙不迭的跟我握在一起,点头哈腰的说,谢谢!

我摆摆手说,先别着急谢,刚才我也说了,杀人是大罪。尤其是宰两个五号街的大人物,我肯定得花钱找帮手,您说对吧?

傻强狂点脑袋说,是是是,一切费用我来垫付。

我翘起大拇指说,强哥是个做大事的人。五百万,一切后果不用你承担,如何?

傻眼的嘴巴都长大,愕然的问我,虎哥你开玩笑呢吧?我从哪给你偷五百万出来,就算是我老大一时半会儿也给你凑不出来这么多钱,虎哥您这是抢钱,算了,咱们合作中止吧。

我说,别着急嘛,强哥!我可以先办事,你后给钱,等搞定这些人,你要上位的时候,再给我支付也一样,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你要扶你坐稳大掌柜,肯定得等你君临天下的时候再收费,你看咋样?你老大从五号街经营了这么久,会拿不出来区区五百万?用他的钱宰了他,你不吃亏的,等你真正坐稳五号街的大掌柜,这点钱简直就是毛毛雨。

傻强的两颗眼珠子来回瞟动,迟疑了几秒钟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抱拳说:“那就拜托成虎哥了!”

我乐呵呵的说,不用客气,咱们是合作伙伴嘛,你打算什么时候办掉你那两个竞争对手,可以提前把他们约到某个地方,然后给我打电话。

傻强咬着嘴皮说。当然是越快越好,明天晚上我在医院附近找个馆子请他俩吃饭,中途我借口离开,剩下的事情就看虎哥了。

我“嗯”了一声说,没问题!那不打搅强哥了,希望咱们合作愉快。

傻强点点头。打开车门走了下去,趁他还没走远,我把脑袋探出车窗说,强哥,做人要言而有信,也得知恩图报。不要跟我耍任何花招,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

傻强没有作声,脚步匆忙的走进医院的住院楼里。

等他进去以后,我朝着雷少强问,都录下来没?

雷少强狡黠的咧嘴一笑,从兜里掏出个巴掌大小的录音机。按下播放键,傻强的声音传了出来“后天晚上我值班照顾我老大,有机会弄死他,是不是只要我把他给干掉,你就可以帮我坐上大掌柜的位置?”

我满意的说,这下万无一失了。通知兴哥回头接受五号街。

雷少强疑惑的问我,不是要辅佐这个傻强上位么?难道你打算把他也做掉?

我摇摇头说,男人嘛说话得算数,既然答应人家要扶他上位就得做到。

雷少强更加一头雾水的问,那是啥意思?我咋越听越糊涂了呢。

我长出一口气说,我只答应扶他坐上大掌柜。又没说让他坐多久,搞定他不用咱们动手,如果这小子实在点,到时候老老实实的把酬金给咱,我就让他多玩两天,如果他敢翻脸不认人。我让他当天上去,当天再跪下。

雷少强沉思了一会儿猛然“嘿嘿”笑了,朝着我翘起中指笑骂,傻强这个废物简直就是与虎谋皮,三哥你可真够阴的,哑巴的另外两个头马你其实根本没打算弄死吧?你也压根没想让傻强真正上位吧?

我一脸认真的回答。对啊!为什么要弄死人家,人又没招惹咱们,金子哥明天晚上你和亮哥辛苦辛苦把那俩头马活捉,然后囚禁起来,等傻强上位以后,咱们再做打算,傻强这种人属狼的,没人性,跟了四年的老大都能说宰就宰,更别说咱们这种陌生人了,五百万他指定不会给咱,我打赌!

胡金伸了个懒腰说。稳妥。

接下来的的时间里,一切行动照旧,第二天白天五号街上的不少混子跑到二号街闹事,基本上把半条街的店铺砸烂,这也是我们提前就想到的,我让雷少强压着下面的兄弟不动手,我俩挨个登门给被砸烂的小掌柜们赔礼道歉,并且承诺他们肯定会想办法索要赔偿。

等到晚上的时候,傻强如约把两个“竞争对手”喊出来,胡金和蔡亮直接把那俩家伙制服囚禁到我们住的小院里,中间时不时暴揍俩人一顿,既不给吃饭也不让喝水。目的就是增添这两个人的心中的仇恨。

第四天的早上突然传出来胡耀中突然暴毙医院的消息,我这才慢条斯理来到囚禁那俩人的房间中,俩个人看到我的时候,眼珠子恨的都快滚出来了,咬牙切齿的喷着各种难听话。

我充耳不闻,等到他们骂累了以后。我才轻描淡写的说,跟你说两个好消息,第一是你们老大胡耀中过世了,节哀顺变吧!

两个青年趴在地上就嚎啕大哭起来,特别是叫大眼的那个青年憎恨的瞪着我说,赵成虎,如果我没死,保证将来杀你全家。

我点点头说,我全家只有我一个人,要杀要剐随你的便!第二个消息,你们想不想知道是谁整死你老大的?

两个头马全都眼巴巴的望向我,我微笑着把录音机拿了出来,按下播放键,傻强的声音传了出来:“后天晚上我值班照顾我老大,有机会弄死他,是不是只要我把他给干掉,你就可以帮我坐上大掌柜的位置?”

“傻强!”两个青年牙齿都要咬碎了。

我打了个哈欠说,这种事情我也无能为力,傻强主动找到我,想让我帮助他,我是混社会的,肯定是以利益为重,但我不是杀手,所以一直没有碰你们,也希望你们理解我的苦衷。

大眼跪在我面前直磕响头哀求,虎哥,求求你放我出去,我只要给我老大报了仇,马上离开崇州市,绝对不会染指五号街。

另外一个青年也“咚咚”的磕响头,表达的意思和大眼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