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热闹非凡的殡仪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耀中出事后的第三天晚上,按照崇州市本地规矩是应该出殡的,可是这期间傻强这小子都好像忘了跟我之间的约定,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这天晚上我主动给傻强拨过去了电话,那头响了很久才接起来,听声音傻强好像是在某个KTV唱歌玩闹,接电话的时候这逼舌头都大了,竟然含糊不清的问我,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笑着说,强哥这个时间段不是应该在你老大的灵位面前守孝么?难道还怕哑巴从棺材里爬出来咬你啊?

傻强瞬间清醒,扯着嗓门吼,赵成虎你他妈什么意思?那头的音乐声顿时也停止了。

我很平静的说,强哥现在真是春风得意,不过是不是得意的过头了?我听说把你大嫂都给睡了?你没忘记答应过我的事情了?如今哑巴挂了,你的两个同门兄弟也销声匿迹,明天你大哥出殡,酬金也该结算一下了吧?

傻强那头犹豫了足足能有两三分钟后,才出声说:“五百万实在太多了,我老大的保险柜连现金带存款折合计起来也就三百多万。能不能少点?”

我声音骤然变冷说,你是打算出尔反尔还是准备跟我玩过河拆桥?

傻强立马用比我嗓门还大的腔调回应,赵成虎你别他妈跟我来横的,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真以为我们五号街怕你不成?之前偷袭我老大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还在居然还敢勒索我,我大哥明天出殡,够胆你就来,想要五百万我烧给你。

我突然笑了。冲着他说:“鱼一定会死,网肯定不破,你大哥昨晚上托梦给我了,让你照顾好你大嫂,咱们明天见哈!”说完我就挂掉了手机。

挂掉手机以后我看了眼大眼和另外一个叫毛头的马仔说,你们都听的清清楚楚吧?别说我泼你兄弟的脏水,明天哑巴出殡,如果你们想报仇是唯一的机会,但是我不保证你们的安危。

大眼和毛头一起跪倒在我跟前点头,只要能做掉傻强这头畜生,我们哥俩就算被枪毙也在所不惜。

我抽了抽鼻子从兜里掏出来两张火车票递给他俩说,讲究人!本身我这个人最讨厌留尾巴,不过欣赏你们的忠义,这两张车票是明天下午两点的,办掉傻强,我会想办法帮你们拖延时间,能不能跑的了就看你们造化,还有记住最重要的一点,做人要懂得感恩,我放你们一条活路,不是为了给自己树敌。

大眼红着两只眼睛叩头说,虎哥你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

两个人感恩戴德的再次朝我磕了几个响头。

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王兴、蔡亮、胡金还有十多个兄弟出发了,大眼和毛头藏在十多个兄弟里面。因为所有人都是黑西装、大墨镜所以他俩也不会太显眼。

哑巴的灵堂设在崇州市的殡仪馆里,我们到的时候殡仪馆的停车场已经停了不少好车,看架势不夜城里应该来了不少大掌柜,远远的就能听到闹心巴拉的吹拉弹唱,正门口的空地上聚了不少胳膊上箍着黑纱的小混子。

当我们这群人从面包车里下来的时候。很多混子纷纷望向了我们。

一开始是几个小声私语说什么“赵成虎不是被烧死了么”之类的话,接着那些混子越聊声音越大,我脸上始终不挂任何表情,静静带着身后的兄弟朝着灵堂的方向走,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快走到灵堂门口的时候,傻强脑袋上扎着条白色孝带带着一大群马仔“呼呼啦啦”的从里面跑了出来,傻强扯着个嗓门冲我喊,赵成虎,你他妈害死我大哥,竟然还有胆子来?

与此同时,好几个不夜城的大掌柜也跟了出来,东区的黑鬼、厨师,西区也有几个掌柜纷纷聚在不远处饶有兴趣的看热闹。

我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冷笑说,闭上你二尺八的大肛门,证据呢?说我害你大哥的证据呢?说瞎话不犯罪。你也不能张嘴就来吧?不过我有证据证明昨晚上你和你大嫂躺一个炕上,你大哥头七还没过,你们是不是有点太心急了?你们在干嘛?难不成在探讨今天哑巴出殡的事情么?

周围看热闹的混子和几条街上的大掌柜瞬间哗然。

傻强让我怼的脸色瞬间就涨成了猪肝色,朝着我身后的小弟摆摆手恶吼,别听他瞎逼逼,砍死他们,给老大陪葬!

蔡亮和胡金带着十多个兄弟就跟对方推搡在一起,这期间没有一个大掌柜出面劝架,全都像是看猴戏一般的打量着,我拿指头从嘴里沾了两点唾沫星,往脸上抹了一下笑着说,强哥戏做的有点假噢,老大死了,眼泪都没挤两滴,让人笑话!

“卧槽尼玛的!”傻强从旁边小弟手里接过来一把砍刀就往我跟前冲。

这个时候突然开过来两辆黑色的小轿车,几辆轿车很嚣张的直接停到灵堂的正门口,从车里快步走下来七八个穿黑西服的青年,打头的人竟然是林昆,林昆跟我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从腰后掏出一把手枪顶在傻强的脑门上冷声说,办白事就好好的办,别待会你兄弟们还得替你再办一场,让你的人往后稍稍。

傻强立马摆了摆手,挡在我们前面的一帮小弟迅速闪开,然后他朝着林昆恶声恶气的吼,你别欺人太甚,别觉得我老大不在了,五号街就能任人宰割,其他街的大掌柜们都看着呢。几位大哥替我做主啊。

林昆一脚踹在傻强的膝盖后面,把枪管塞进他嘴里,面无表情的说:“谁看着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只提醒你一次,你敢动赵成虎一根汗毛,我就送你去和你老大团聚!”

我走过去一把攥在林昆的手腕上,将他推后冷笑说,我的事情和你无关,听懂了吧?

林昆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声音很小的说,三子,我只是想...

我直接打断他的话,嘲讽的上下打量了他两眼撇撇嘴说:“你想什么也不需要跟我汇报,比如你把我送到看守所里囚禁起来?呵呵,林昆哥穿上西装还是蛮帅的,让我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来那位姓毕的所长,没办法,,有些事就是忘不掉。”

“林昆,既然来了。今天咱们就把账好好的算算吧!”这个时候厨师眯缝着眼睛也带人凑了过来。

我犹豫了一下,昂着脑袋挡在厨师的面前,朝着他抱了下拳说,厨师哥很久不见了。

厨师斜楞眼睛望向说,老弟咱们是朋友,别因为一些吃里扒外的小弟伤了和气,老哥我其实也是替你出气。

我点点头再次抱拳说,多谢厨师哥的好意了,不过今天咱们毕竟是来给人办丧事的,不易节外生枝。您说是吧?还有我的人是好是坏,不需要别人评价,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否认我认为你是在嘲笑我。

厨师横着脸说。你是在威胁我?

我扬起嘴角笑了笑说,这个就看你个人怎么理解了,劳驾让让道,我带兄弟进去给哑巴上柱香。

厨师的体格子本来就庞大,加上周围还有不少小弟,顿时间将灵堂门口堵的严严实实,我们互相对峙着,过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的样子吧,又是一列车队开到了殡仪馆门口的停车场上,二三十号穿黑色T恤的青年搬着花圈浩浩荡荡的往这头走。

一个熟悉的声音喊我的名字“哟呵,这不是赵三哥嘛,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死不了。”

旁边有道冷冰冰的声音回应,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他这种祸害中的祸害。肯定活的王八岁数还久!

不用回头我都知道绝逼是陆峰和林恬鹤这两个傻篮子,我嘴角止不住的上翘起来,朝着厨师耸了耸肩膀说,我的帮手来了,开干的话。你肯定吃亏!

紧跟着陆峰带着林恬鹤挤进人群里,直接站在我旁边问,这是咋地了?剑拔弩张的,有人要欺负你啊三哥?需要帮忙言语一声就成,咱们可是盟友啊。

厨师阴沉着脸瞪向我。好半天收了口气,把身子让到旁边,朝着我竖起大拇指冷哼,你好样的!

我没理他的话茬,回头朝着林昆不带一丝感情的说,刚才你帮我一次,现在我还给你了,咱们之间两清,我的事儿不用你操心,我也懒得还你人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