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 我是你爸爸/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帝拍我肩膀的时候,我身体止不住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不知道的人或许还以为我内心是有多澎湃,只有我自己懂手心里疼痛到底有多难熬。

王兴从旁边愤怒的指着我鼻子骂,赵成虎你特么真是变得让老子越来越陌生了,为了上位对旁人不折手段,我什么都没说过,你和林昆闹掰,我和胖子二话不说站在你身旁,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你连自己兄弟都能下得去手,林昆为我们扛了两年罪,蹲了两年的监狱,捅他的时候,你心就不颤抖么?

我侧着脑袋冷静的看向他说,无毒不丈夫!成大事者从来不会拘泥这些小节。以前我就跟你说过,想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存,要么忍,要么狠!

王兴咬着嘴唇扯开自己的衣裳吼,伸手指向我的脑门骂。你可以!你真行!不拘小节是么?从今天开始,咱们谁特么也不认识谁,你想要东区,老子就肯定给你祸祸到底,有本事你特么也捅我两刀。来啊!

“你情绪太激动了,亮子领他出去安静安静!”我冲蔡亮使了个眼色。

蔡亮点点头,搂住王兴的肩膀就硬拽出灵堂,一直到王兴他们都走出去老远,我仍旧能听到王兴点着我名字在骂娘。

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冷笑。幼稚。

上帝哈哈大笑着说,你这孩子有意思,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不简单,没想到不到两年就爬到了我肩膀的位置。很不错!兄弟和地位在你看来哪个重要?

我谦卑的笑了笑说,帝爷我觉得我已经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您的问题。

上帝拨开挡在脸前的头发说,东区交给你了,尽快整合出来,八号公馆和皇朝最近越逼越紧。

我重重的点了两下脑袋保证,一定!

接下来上帝简单的给哑巴开了个追悼会,然后我们都分批离开了,临出门的时候,陆峰快步撵上我道贺,恭喜了三哥,文哥说的没错,你确实比我更适合在这个社会上生存。

我笑了笑说,我以为你会很看不起我呢。

陆峰重复了一遍他之前就说过的话,观念不同,所以用的方法也不尽相同,虽然换做是我,肯定不会做出你的事情,但是我想你肯定有自己的原因。

我长叹一口气说,是啊!其中的痛楚只有自己心里明白。

又闲侃了几句后,我们就分开了。当我钻进面包车的时候,王兴还气鼓鼓的不搭理我,故意把脑袋撇向别的方向,我把插在口袋的右手从王兴的脸前晃了晃,朝着伦哥干嚎。哥快开车,先找间医院,我特么的都快疼哭了。

王兴这才转过来脑袋,一把攥着我的手腕出声,你手怎么流这么多血?难道你刚才捅林昆那一刀是假的?

“屁话,我傻逼!拎刀捅自己兄弟!”我没好气的骂了王兴一句。

王兴赶忙脱下来衣服缠在我掌心上,冲我不停的道歉,三子我刚才错怪你了,你别往心里去啊。

此刻我的掌心完全血肉模糊,甚至隐约都能看到骨头,刚才捅林昆的时候,实际上我只是拿刀尖轻轻的戳了戳他的肚皮,所以那货才会露出奇怪的表情,然后自己用手掌使劲攥紧刀刃,生怕血流的太少会被上帝看出来端倪。我几乎把吃奶的劲头都快使出来了,我强忍着疼痛说,瞅啥瞅?给老子点根烟。

王兴手忙脚乱的给我点燃根烟,塞到我嘴里,我使劲吸了一口才出声,刚才那种情况,我如果不捅林昆,林昆肯定更危险,别看他身上捆的雷管,我敢保证上帝肯定藏着别的手段,之所以不敢真弄死林昆,是害怕刘森大规模的报复,而且狗日的也想看兄弟反目的戏码。

伦哥扭头问我,那上帝现在信你了没?

我嘬着烟嘴说,将信将疑!过阵子还得跟刘森或者林昆干一仗才能让他彻底信服,不过咱们眼下的首要任务是挖出来东区里上帝藏的那些暗棋,这事儿靠你们办了,先稳一段时间,厨师那条老狗也得解决掉,黑鬼也不是自己人,不过我相信清理他们的时候,上帝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医院里包扎好伤口后,我让哥几个还从急诊室的门口等着,装作我还没出来的样子,然后连威胁带诈唬的从医生那“借”了件白大褂,戴上口罩,从医院的侧门离开,打了辆出租车后,往市里的公安局赶去。

我和林昆约好的地方是在这座城市“最初碰面的地方”,相信以他的智商肯定明白我指的是这儿。距离公安局还有老远的时候,我就看到林昆戴着顶鸭舌帽坐在马路牙子上抽烟。

我直接走了过去,林昆仰头望向我,担心的问:“没事吧?”

我撇撇嘴说,你猜呢?

林昆抛给我一瓶小瓶的二锅头说。喝点酒杀菌消毒,你丫就是个傻逼,让你捅,都特么不敢捅。

我拧开酒瓶盖喝了一口又抛给他说,对啊。你看你多不傻逼,挺着肚子让老子捅。

林昆也喝了口酒咧嘴一笑说,因为老子信得过你。

我坐在他旁边点点头说,所以老子舍不得辜负你的那份信任。

接着我俩异口同声的朝对方竖起中指骂了句,傻逼!然后又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两个年轻人坐在公安局的大门口一边喝酒一边大笑,来来往往的路人都用看神经病似的目光打量我们。

笑罢,我朝着林昆骂,笑个JB,你把老子们送进看守所的账还没算呢。

林昆耸了耸肩膀说,时刻准备着再替你们进一次。

我喝了口酒说,行了!别他妈臭白话了,不打算跟我说几句真心话?

林昆点点头说,真心话,就是咱们是兄弟。上帝在我眼里狗屁不是,刘森也一样,哪怕八号公馆都是一个操形,不管从谁身边混,这些只是为我提供个身份,我还有别的目的。

我指了指林昆手指头上的“9”字纹身问,那批货你们劫走的吧?

林昆一片惊讶,张大嘴巴问向我,你早就知道?

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眶骂,老子瞎!

林昆犹豫了几分钟后说。我加入了一个奇怪的组织,到目前为止什么都不了解,而且还只是个学员,组织的任务很千奇百怪,给我的感觉像是个恐怖社团,但是我知道这个组织从来不做坏事,即便是杀人,也只是以恶止恶,至于别的,你不要问。我也不能说,我不想连累你和家里人。

我点点头说,是在监狱里加入的么?

林昆摇摇头说,不完全是,从我在少管所里就有人接触我了,好了三子别聊这些了,我跟你说点干货,上帝这个孙子其实一直在伪装,拿着西城区那帮大掌柜当猪猡,其实他裁决盛世的实力。就完全可以跟刘森硬碰硬,我也是刚刚才想通的,你从殡仪馆里拒绝和我一块走,是最正确的选择,要不然上帝指定会灭掉你。他之所以拿陆峰那些人当炮灰,其实就是怕有大掌柜做大,还有一号街的厨师,必须想办法除掉,那老狗是上帝的人,一号街实力强大着呢。

我深吸一口气说,接下来咋整?

林昆嘿嘿一笑说,接下来的事情好办的多,比如我们可以制造两起“不期而遇”,然后打的你死我活,你不能总让我吃亏,你也得吃点亏,然后咱们各自从上帝和刘森那里越混越大,越坐越稳,大到有一天,嘿嘿嘿...

我想了想后,摇头说,进度还是太慢了!万一这俩牲口准备打持久战,咱们就陪着他们耗一辈子啊?咱们得想办法让上帝和刘森直接杠上,现在上帝不愿意跟刘森死磕,主要是因为八号公馆从旁边虎视眈眈,咱们得想办法让八号公馆主动撤战...

林昆抿着嘴唇说,我现在从刘森那的地位还不太稳当,咱们必须得磕两次,然后我想办法挑拨刘森和八号公馆翻脸。

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些细节,扯了一个多小时后,林昆的手机响了,跟我挥挥手告别,我也没矫情,拔腿就走,走出去没两步,林昆回头喊我,三子咱们一辈子都会是兄弟的,对吧?

我一本正经的摇摇头说,不是,我是你爸爸。

“槽你大爷的!”一个酒瓶子就朝我飞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