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 探访八号公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林昆分手以后,我就直接回了租住的小院里。

我回去的时候,蒋剑和丧彪正百无聊赖的蹲在院子里下跳棋,见到我后两人赶忙站起来打招呼。

我抽了抽鼻子说,你俩最近辛苦了,任务完成的也不错,晚点我让强子给你们拿点钱,回去看看家里人吧。

蒋剑叹了口气说,三哥我们这样子咋回去?失踪了这么久,我爸妈估计都以为我死外面了,现在回去也解释不清楚啊,还不如您找人帮我们往家里送点钱得了,况且我们现在也习惯了这种半人半鬼的生活,说实话人鲜血的味道真的特别上瘾。

丧彪从旁边应承的点了点脑袋。

我想了想说,也行吧!等咱们混大了。我会想办法帮你们安排新的身份,到时候正大光明的和家里人见面。

蒋剑和丧彪一起朝我抱拳道谢。

我说,上次你俩偷袭黑鬼的时候,被人看清楚脸没有?

蒋剑摇了摇脑袋说,放心吧。没露出任何马脚,您是不是打算把他彻底搞残?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说,同样的一种方法对一个人使两次,那人得多傻逼?黑鬼我想办法搞定吧,你俩休息两天就到一号街去吧。目标厨师,想办法接近他,厨师这个老滑头会点功夫,而且人也很警惕,你们千万不要贸然行动。

蒋剑和丧彪一起点点头。

没多会儿伦哥他们也回来了,我把林昆的事情简单跟他们说了说,然后我问伦哥,哥你从市里混的时间久,听没听说过有什么组织是以“9”字纹身做图腾?

伦哥沉思了片刻后摇摇头说,没听说过。我见过从手背上纹蝎子的帮派,也见过胳膊上纹蛇的社团,单单没听过以“9”字纹身的组织,要不我这几天再找朋友打听打听吧。

我们正闲扯的时候,田伟彤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神色慌张的望着我说,三哥出事了,出大事了。

我皱了皱眉头问,咋地了?你要生孩子还是你妹要嫁人了?这么亢奋。

田伟彤双手托着膝盖“呼呼”喘了两口气说,几个警察带着四五个岛国人找到二号街去闹腾了,问强哥你在哪,强哥让我过来通知你一声。

“啥意思?岛国人又缺爹了?”王兴笑骂了一句。

田伟彤摇摇头说,前两天三哥和金子哥不是在五号街上拆了一间料理店么?现在店主的儿子带人找上门了,强哥正跟对方交涉呢。

我点点头问,对方什么意思?打算让咱们赔偿还是怎么?

田伟彤抽了抽鼻子说,大概是这个意思吧,他们现在不谈你们打人的事情,只说从店里闹事,毁坏了人家的一件什么传家宝,张嘴就要一百万。强哥觉得他们要钱是假的,主要是想确定三哥长什么模样。

我冷笑着说,他那间破店论斤卖都不值三十万,真特么敢要啊,我给强子打个电话吧。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雷少强的号码。电话响了好半天那头才接起来,听起来好像正在跟人吵架,叽里呱啦的吵吵,我也听不明白在说啥,雷少强压低声音冲我说,鬼子找上门了,非要你出面问个清楚。

我问,麻烦不?麻烦的话我就过去溜达一圈。

雷少强不屑的说,麻烦个卵,他们乐意说啥说啥,我就一句话,店不是我拆的,你不知道到哪旅游去了,如果需要赔偿我给二十万,不要就拉倒。三哥你歇着吧,跟畜生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时间。

我笑了笑说,既然是这样,我就不过去了,待会到八号公馆坐坐,很久没和程志远叙旧了,有啥事你给我打电话。

挂掉电话后,我让蔡亮、田伟彤先回二号街陪雷少强应付着,又让伦哥和王兴到五号街熟悉熟悉行情,把一些混的不错的小掌柜喊出来吃顿饭,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而我和胡金休息了一会儿后,就直接开车往八号公馆出发,至于那几个岛国人的事情,我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谁知道这一大意,差年酿成祸端。

“八号公馆”属于市中心地带最豪华的娱乐中心,占据一整栋大厦,集KTV、慢摇吧、酒吧、游戏厅为一体,整栋大厦装修的金碧辉煌,从阳光底下闪闪放亮,给人一种很上档次的感觉。

而且门口的门童素质也很高,丝毫没有因为我们是开面包车来的,就狗眼看人低,仍旧很殷勤的替我们将车门拉开。我直接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他,门童看看我们这辆破车,又望了眼我手里的钞票,惊讶的张大了嘴,我将钱塞进保安的领口里,朝着他微笑说,帮忙联系你们前台,给我开间最大的包房,喊几个漂亮姑娘,顺便开两瓶洋酒。

门童傻愣着眼睛点点头,掏出对讲机冲着里面喊话。

不到半分钟,他冲礼貌的点点头说,先生已经联系好了。

我笑笑说,谢谢!就带着胡金跨步走进大厦里,两个漂亮迎宾小姐从里面走出来。带着我们踏上电梯,电梯门刚要关上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个女生喊,稍微等等。

紧跟着一股子香风就飘了过来,一个长披披肩,上半身穿白色T恤,下半身穿条紧身牛仔裤的女孩子跑进电梯里,朝着两个迎宾小姐熟络的打招呼,听声音我总觉得这女孩挺熟悉的,因为她是背对着我们,所以我一直也没看到她的脸。

猛不丁女孩子回了下头,跟我对视在一起,我俩都给愣住了,我刚想打声招呼,那女孩直接把脑袋转过去。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继续和两个迎宾说话。

一直到四楼,迎宾小姐将我和胡金引进了一间很大的包房里,我和胡金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

胡金笑嘻嘻的问我,电梯里那女孩子你认识啊?

我点点头说,她叫陈圆圆。跟我一个村的,以前我俩差点好上,都是过去的事儿了,金子哥今天好好放松一下,这段时间你真心辛苦了。

没多会几个衣着暴露的陪唱小姐推门走了进来,我指了指旁边正研究洋酒的胡金说,几个姐姐伺候好我哥,今天的小费双倍。

一帮莺莺燕燕的小姐顿时间将胡金包围起来,胡金急赤白脸的朝我喊,小三爷咱们不是来办正经事的么?你这是干啥?别闹。回去我不好跟你嫂子交代。

我笑了笑说,带你放松放松就是正经事,放心吧,嫂子跟菲菲去学校了,最近都在大学城附近住。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的,你该怎么玩怎么玩,这事儿我给你保密。

胡金红着脸说,那怎么好意思呢。实际上丫已经一手揽住了一个女孩。

从胡金敢偷藏私房钱我就看的出来,这货也是个贪玩的主。而且我也没打算让他做什么实质的坏事,毕竟自打陪着我从那个城乡结合部出来,胡金就一直都在战斗,神经始终绷成一条线,属实应该放松放松了。最重要的是这笔开销我没打算自己掏腰包。

胡金跟几个陪酒小妹儿喝酒玩骰子,我倚靠在沙发上打盹,估摸有一两个钟头左右,我让一个小姐去把经理喊过来,经理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听到我要找程志远的时候,脸色变得有点奇怪,客客气气的道歉说,对不起哦先生,我们小老板目前不在公馆里。

我说。你就告诉他,他兄弟赵成虎来了,他肯定会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的。

经理顿时犹豫起来,我摸出来两张大票塞到经理的口袋,态度和蔼的说你放心,程志远来了,如果见到是我,一定会奖励你。

他点点头让我稍等,就离去了。

我心底暗道这“八号公馆”能和不夜城抗衡,看来确实是有两把刷子,就连个普普通通的大堂经理防范心理都这么高,更不用说那帮看场吃职业饭的人了,可是我一直想不明白这陈圆圆到八号公馆是干什么的?瞧模样她好像和门口的迎宾还挺熟悉的,难不成她也在这里上班?那她是干什么的?服务员还是小姐?难不成她现在堕落到了这种地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