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 花落谁家/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正胡乱遐想的时候,一个满脑袋染成蓝色头发的青年人推门走了进来,朝着我夸张的哈哈大笑,张开了双臂:“哟嘿,这不是社会我三哥么?前阵子听说你发生意外了,怎么样?还好吧?你人没什么事吧?”

我和他环抱在一起,满脸挂着虚伪的笑容说:“我远哥好像又帅了!混了这么久,就远哥一个真心兄弟挂念着我,唉...感动啊!”

我俩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这年头狗跟狗靠舔,人和人靠演,甭管真的假的,既然人家都表现的这么热情,我也不能板着张臭脸装逼,况且我来这儿本来就是奔着求人的。

程志远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说。拿两支年份久点的皇家礼包过来。

没多会儿经理亲自端着两瓶洋酒摆到了茶几上,分别给我俩一人满上一杯酒,小心翼翼的立在旁边伺候着。

程志远端起酒杯跟我轻碰一下说,怎么着三弟,是不是从不夜城呆的不开心了?你放心。不夜城呆的不舒服就到咱们八号公馆来,咱们是哥们,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我抿了口酒杯说,我这次还真是为了不夜城的事儿来的,远哥还不知道吧?不夜城最近流年不利。接连死了几个老掌柜,东区现在更是只剩下厨师这个中流砥柱了,唉...

程志远的眼帘微微跳动两下说,你意思是厨师上位了?现在是东区的龙头?

我摇摇头说,那倒没有,小弟踩了狗屎运,今天刚当上东区龙头。

程志远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相信的说,三哥跟我开玩笑呢吧?我虽然不是不夜城的人,但是从那边也有几个朋友。我听说三号街的大掌柜易主换成了你兄弟林昆,小强带着人到二号街自立门户,说句不尊重的话,三哥现在混的应该挺次的吧?

我点点头说,那肯定了,跟远哥八号公馆太子爷的身份一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差,行了,不跟远哥不开玩笑了,我这次登门拜访,就是为了东区的事情求远哥的。

程志远迟疑了几秒钟,特别圆滑的摆摆手说,咱都是朋友,没啥求不求的,能帮忙的我一定办,要是实在帮不了,我也肯定会尽力做,三哥有啥事情直接开口。

我举起酒杯敬了他一杯说,这事儿远哥肯定能办到,就看您想不想拉我这个兄弟一把了。眼下八号公馆和皇朝联手打压不夜城,我的想法很简单,求远哥和皇朝的森老大对东区网开一面,我就是个啥都不懂得毛头小子,谁入主不夜城我听谁的。上帝今天是龙头我听上帝的,刘森明天把他蹬下去了,我就听刘森的,当然了如果远哥有一天想玩玩,我肯定全力配合。

程志远摇晃着酒杯,饶有兴趣的望向我问,我不太懂三哥的意思,能不能说的再明白一点?

我长出一口气说,我意思很简单,上帝和刘森谁当不夜城的城主我都没意见,既不会支持也不会反驳,如果八号公馆也有心思染指的话,我指定挺远哥到底,毕竟咱们是朋友,而且我深知八号公馆的实力。

程志远“嗤嗤”笑了。跟我干一杯酒问,那三哥的意思是我们八号公馆需要怎么做?直接跟刘森说别碰东城区么?

我微笑说,远哥要是这么跟他说的话,不是明白着告诉刘森,咱们之间有猫腻嘛?估计今天晚上我们东区就得被踩烂,我觉得这事儿很好办,八号和皇朝现在不是联盟么?远哥可以跟刘森分工,比如八号负责打东区,皇朝负责攻西区,实际上咱们真真假假的打两场,就该干嘛干嘛。

程志远微微点点头说,你继续往下说。

我说,如果刘森真拿下了西区,八号公馆就提议双方平分,这样西区八号公馆占一半,而我们整个东区全都是属于八号公馆的,到时候不夜城到底花落谁家,远哥心里还没数么?

程志远点点头说,听起来很诱人,可是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呢?万一到时候你言而无信,我们不就亏大了,既得罪了刘森这个盟友,又什么好处没捞着,到时候找谁说理去?

我突兀的笑了,指着程志远说。远哥不实在是,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还藏着掖着,那算了,就当我今天没来过,待会我找刘森聊聊去吧。

说罢话我站起来朝另外一头的胡金摆摆手说,金子咱们撤。

程志远赶忙拦住我笑着说,你看你这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一言不合就翻脸,到底我哪不实在了,你倒是说来听听?

我讥讽的撇撇嘴说,刘森和上帝的实力差不了多少,先不说他就一定能吃下上帝,就算勉强吃了。你觉得他自己还能剩下多少兄弟?我一个小小的东区能抗衡的了你们八号公馆?到时候崇州市还不是你们一家独大?我的本意是大家双赢,趁着这个时间段互相保存实力,多挣money。

程志远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后笑着说,三哥你等我一小会儿,我出去接个电话,你和那位老哥随便喝,随便玩,今天全都算我账上,我去去就来,很快的。

我微微点了点脑袋,等程志远脚步匆忙的离开后,我端起一杯洋酒“咕咚”灌下去一大口,嘴角情不自禁的上翘起来,看来程志远被我说的彻底心动,不过八号公馆说到底真正的话事人还是程威。太子爷八成是去请示他爸了。

我和林昆之前商量好,想办法离间八号公馆和皇朝的关系,如果程威同意我的示好,然后我在“不小心”故意演砸几次戏码,到时候刘森绝逼会翻脸。等到他们的同盟关系瓦解,估计上帝就会和刘森真枪实弹的开磕。

我就可以趁着这个时间段将东区完完全全的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形成不夜城、八号公馆、皇朝以外的第四大势力,跟上帝分庭抗礼,而且我估计着陆峰那时候翅膀差不多也硬了,我们再来个里应外合直接瓦解掉上帝的势力也不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这年头雪中送炭的人几乎没有,但是釜底抽薪的恶汉比比皆是,只要我和陆峰敢反,八号公馆、皇朝铁定都不会只看热闹不动手。

等了约莫半个多钟头左右,程志远喜滋滋的回来了。冲着我打了个响指说,三哥我考虑好了,既然大家都是朋友,本来就应该共同发财,晚点我爸会和刘森谈谈。只希望三哥说话算数,不然咱们可就真的化玉帛为干戈咯。

我恭维的举起酒杯说,远哥还不知道我那点家底么?我哪啥跟你们干戈?我记得很早以前远哥就说过,你没兴趣勾扯道上的是非,只想要挣钱对吧?

程志远点点头说。没错,我到现在也是这心思,感觉打来抢去的一点都没意思,多挣点money不比啥实际,可惜我家老爷子和二叔不这么想。非要替两个儿子争份基业下来。

我摸了摸鼻梁疑惑的问,没听说远哥还有什么兄弟的?难不成是老爷子在外头有...不好意思啊,远哥嘴欠了!我轻轻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程志远此刻心情大好,也没跟我计较那么多,撇撇嘴说:“狗屁。我二叔和我爸是拜把子兄弟,他有个儿子也在市里,不过不知道从哪打工,我从来没见过,我二叔也一直不肯告诉我。行了!我不跟三哥唠了,还有点别的事情忙活,你们慢慢玩,有啥事喊经理就成,走的直接走,谁要是敢结账,我给谁翻脸,至于咱们商量的事情,等有眉目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程志远朝我摆摆手,就打算往门外走。

我猛不丁想起来上电梯的时候碰上的陈圆圆,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从这种地方干嘛?虽然我俩现在没关系了,可毕竟是一个村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如果她真堕落到这种地步,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拉她一把,犹豫了几秒钟后,我快步撵了出去,朝着程志远问,远哥,我跟你打听个人,陈圆圆你认识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