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 这事儿怎么算?/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是蔡亮的声音,我的心脏稍显平静下来,赶忙招呼几个小姐帮着将茶几挪开,蔡亮带了十多个人“呼啦”一下涌进来。

蔡亮将我搀扶住关切的问,三子你没事吧?我大哥呢?

我指了指趴在地上呼呼大睡的胡金撇嘴说,搁那休息呢。

蔡亮叹了口气说,出来前我和江红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他一定不要喝多,这货就是不忌口,真是特么彻底服气了!算了,从今往后我跟在你左右,让他到不夜城盯场去吧。

我尴尬的说,今天这事儿不能埋怨金子哥,是我鼓励他放松放松的,谁曾想到竟然会有杀手突然冒出来呢。

蔡亮低声咒骂了一句,让几个兄弟把胡金抬到沙发上,又瞄了眼我侧腰上的伤口,松口了口气说,还好只是皮外伤,岛国人下的手?

陈圆圆从旁边打断我们的对话说,你们能不能晚点再聊天。没看到成虎的腰上还在流血嘛,能不能先去医院啊?

蔡亮瞥了一眼陈圆圆,估计一时半会儿没认出来,干脆没搭理她,问我:“先去医院还是怎么着?”

我摆摆手说。小事儿,休息一会儿就好,我要等着程志远给个交代,我从他的地盘被人偷袭,于情于理他不能说句抱歉就算了!

陈圆圆特别鸹噪的嚷嚷,都流这么多血了,怎么可能没事呢?谁知道那匕首上有没有毒药,或者细菌啥的,不行!必须先去医院!

看到她满脸通红的拽着我要养医院走,我是又好气又好笑。难得语气很平和的说,放心吧,我这个人命硬,你忘了小时候我从房顶上摔下来都啥事没有?那次还是脸朝下摔的。

陈圆圆没好气的说,你从小就淘,要不是偷看人家孙寡妇洗澡能摔下来不?还连累我爸带着你爸买了十斤鸡蛋去给人赔不是。

提到小时候的趣事我俩都忍不住笑了出来,陈圆圆咬着嘴皮说,好怀念那时候啊。

我拨浪鼓似得摇摇头说,我一点都不怀念,那时候你从来不拿正眼看我,我费劲巴巴的从树上给你掏鸟蛋,你说都是鸟屎,而且永远只能远远的从后面望着你。

陈圆圆脸上出现一抹内疚,小声说:“成虎,以前的事情对不起。”

我摆摆手说,都过去了,以后别再说啥对不起,咱俩怎么说也算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虽然我以前恨过你,恨过你爸。我但是现在真没有任何负面情绪了,我是真希望你能好,要是不嫌弃的话,以后你可以拿我当哥,就像亲哥哥似得。

“哥?”陈圆圆睁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摇摇头说。我不要你当我哥,更不想和你建立这种关系。

我叹口气说,那随便你吧。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程志远推门走了进来,见到我安然无恙后,他拍了拍胸口说,三弟你可吓坏我了,刚才听服务生说有个家伙拎着匕首猛追你,我是真怕你出事儿啊。

我皮笑肉不笑的说,让远哥担心了,不知道监控录像调出来没有?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想弄死我。

程志远点点头说,调出来了,我安排人把照片清洗出来,三弟是不是最近惹上什么人了?而且还是深仇大恨,对方居然敢跑到八号公馆偷袭你。

我歪着脑袋冷笑说。远哥的意思是赖我把杀手引到八号公馆,毁坏你们的生意了呗?

程志远摆摆手说,三弟说哪的话,今天的主要责任在我们,还是我们场子的安保大意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抓到这个人,我指定帮你弄得清清楚楚。

我没有吭声,望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胡金。

胡金刚才已经摔的满脸是血,看起来特别的惨,再加上喝多了在睡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被打昏迷了?

程志远顺着我的目光望了过去,抽了口气说,放心三弟,人是在我这儿出事儿的,一切责任我会承担。

我笑了笑说,远哥客气了。

程志远打了个响指,一个马仔俯身到他嘴边,我不知道程志远说了几句什么,那小弟点点头就离开包房。

接着我们谁都没有再说话。一屋子人大眼瞪小眼互相对视着,气氛显得有些沉闷,猛不丁程志远看到坐在我旁边的陈圆圆,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摆摆手说:“所有人都下去吧。”

几个小姐赶忙走了出去,陈圆圆仍旧坐在原地没有动,程志远指了指陈圆圆说,你也下去吧。

没想到陈圆圆一点没给面子,反而仰着脸问,我为什么要下去?

一看程志远眼睛都瞪大了,我心说要坏菜,赶忙朝着陈圆圆说,你先休息休息去吧,我们有正经事要谈。

陈圆圆“哦”了一声,欠身走了出去。

等包房门关上以后,程志远才寒着脸咒骂了一句,真他妈惯的毛病。

我笑了笑说,我老乡,我是她干哥,远哥多担待担待。

程志远意味深长的笑着说,干哥么?哦哦,我懂。

我也懒得跟他多解释,冲着他问,远哥咱们在等什么?

程志远说,等人把杀手的照片冲洗出来。

二十多分钟后,一个穿西装的青年手里捏着几张照片走了进来,程志远看了几眼后把照片递给我问,三弟看看是不是这个王八蛋?

我看了几眼点点头说,就是他!

程志远把照片递给身后的几个马仔说,多复印点,把照片拿给那些长期混在网吧,游戏厅,旅馆附近的小混混,用最快的速度抓出来他,几个马仔得令一块走了出去。

紧跟着又有一个小弟走进来,将一张银行卡递给程志远,程志远将银行卡送到我面前说,三弟,卡里有五万块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不会影响咱们之间的感情。

“那多不好意思啊。”我嘴里虽然说着不好意思,不过手上丝毫没有半点客气的将银行卡揣进口袋里。

又跟程志远客套了一会儿后,我和蔡亮带着醉醺醺的胡金也离开了,坐进车里以后,我将敲诈来的银行卡塞进胡金的口袋里,蔡亮坏笑说:“喝好玩好,走的时候还有钱拿,我大哥这运气真心好。”

我望了眼站在八号公馆门口朝我摆手的程志远压低声音说,要钱是小事儿,我主要想看看八号公馆有没有意向跟咱们合作。现在看来他们挺在意这次合作的,这样的话,咱们就可以把主动权握在咱们的手里。

蔡亮打趣说,三哥你丫真是够太狡猾了。

我摇摇头说,夹缝里生存,容不得半点大意。

蔡亮叹口气说,是啊,眼下上帝,刘森,八号公馆。还有一些藏在暗处的小势力,咱们想要崛起确实不太容易。

这个时候,躺在后排的胡金咳嗽的爬起来,满脸迷茫的来回张扬两眼,谁?怎么了?谁要干我三爷?

蔡亮撇撇嘴说。等他妈你反应过来,黄花菜都凉了,今天你喝花酒的事情老子一定要告诉江红,胡半脑!

胡金自觉理亏的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小三爷对不起,是我误事了,以后我坚决不会喝酒。

“切...”蔡亮没好气的说,你要是能戒酒,狗都能改了吃屎,垃圾!

胡金耷拉着脑袋没敢犟嘴。

看这对老兄弟斗完嘴。我笑了笑说,不是啥大事儿,金子哥不用放在心上,混社会就得时刻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我不怕死,就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这次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苏菲,先回住的地方,看看强子找到那几个岛国人的住所没。

“成虎!”陈圆圆很突兀的从八号公馆里跑出来,歪歪扭扭的跑了过来,幸好她踩高跟鞋,我赶忙冲蔡亮喊,亮哥快开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