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 做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沉寂了几秒钟后,认真的看向苏天浩说,扶刘祖峰上去也没啥大问题,可关键是他不能给我整出来任何幺蛾子,我要整合东区,把东区变成我的东区,而不是上帝和裁决的,如果你能保证这一点,这事我同意,如果你做不到这点。我现在就把自己的蛋蛋给捏爆,然后告诉苏菲是你干的,说完话我一手掏出来手机,另外一只手放在自己裤裆的地方。

说这话其实我就是在冒险,或者说在拿苏菲做赌注,倘若苏天浩有别的心思,单凭我这句话,今天我恐怕就走不出十号街,上帝铁定将我给扒皮抽筋掉。

瞅着我这副逗比模样,苏天浩直接给气笑了,瞪了我一眼笑骂,我就不明白菲菲到底是哪只眼瞎了,会看上你这么个无赖。

我抽了抽鼻子说,因为我从她面前一直都是个绅士。

苏天浩发动着汽车说,放心吧!疯子要一号街只是为了替我做别的事情,不会勾扯任何乱七八糟的事情,你只要不主动找他麻烦就好。

我贼笑着说,大舅哥这你是真心冤枉我了,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刘祖峰是跟你混的,上次从大学城,我直接想办法把他也丢下楼去了,我这个人虽然不咋地,但是自己人和外人还是分的清清楚楚的。

我要不说这话还啥事没有,谁知道刚刚邀完功,他抡圆胳膊结结实实的一巴掌甩在我后脑勺上骂,你还有脸逼逼,如果不是因为你把大老板给弄死,毁掉老子的计划,现在我早特么收网了,有些事不告诉你还不行,要不然你早晚给我捅娄子,我的目标是上帝和大老板的上家,这俩人别给我招惹,听明白没有?

我忙不迭的点点头说,明白了!心底一阵诽谤,整的好像我真能惹得起这两家似的。

把我送到东区的街口,苏天浩停下车说,晚上偷袭刘森的时候,自己小心点,我不是关心你,只是不愿意看到我妹掉眼泪,还有以上帝的性格,肯定会安排人跟踪你的,你自己看着办。

我贱笑着抱拳说,明白了。大舅..哥,卧槽!

话刚说到一半,就被他一脚给踹下了车,苏天浩这个王八蛋从车里指着我吓唬,如果你还没记性。老子就见你一次帮你涨一次教训,说罢话他“轰”的一声踩着油门离开了。

灰尘荡了我满脸,不过我却坐在地上“嘿嘿”傻笑起来,苏天浩刚才的那一通话意思很明显,他对不夜城没兴趣,他的兴趣只是上帝和大老板的上家毒枭,难不成这家伙是个基佬?想到这儿我浑身止不住打了个冷颤。

等越野车开远以后,我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往东区前面的“夜市街”走去,一边走我一边看他刚才给我的刘森地址。

没费多大劲,我就找到了耿浩淳从夜市街上摆的那家啤酒摊,看起来规模还挺大的,足足能有三四十张桌子,我去的时候刚开始支摊,六七个打扮的嚣张跋扈的小青年正张罗着摆桌子、放椅子。

见到我突然出现。耿浩淳很兴奋,非要拽着我跟他喝一场。

我给胡金和伦哥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喊二三十个敢打敢拼的兄弟到耿浩淳的摊位上碰头,既然上帝今天晚上想要看戏,那我就为他贡献一场热血沸腾的戏码。

我和耿浩淳一边喝酒,一边絮叨过去在学校里的趣事儿,期间还跟他轻描淡写的讲了讲上次差点被烧死的事情,把耿浩淳听的嘴巴张的老大,完事后耿浩淳问我,是不是遇上啥困难事了?

我摇摇头说,没事!就是想从你这儿喝会儿酒。

耿浩淳拍了拍我肩膀说,稍微等会儿,拔腿就朝着街角跑去,二十多分钟后,他提着个“招商银行”的小提兜走了回来,直接将提兜递给我说,三哥这两年我也就攒了这么点钱,虽然不一定能帮你什么大忙,但是我一片心意,希望你别拒绝。

我瞄了一眼提兜。里面起码能有十几万现金,赶忙推开他说,我真不缺钱。老实说他能这么做,让我心里真挺感动的,我俩互相推搡了半天,耿浩淳看我坚持也没用再多说什么,跟我碰口酒说,三哥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直接吩咐。能做到的事情,我绝对不含糊。

我笑了笑说,你还别说,我今天晚上真需要你帮点小忙,陪我作场戏。

耿浩淳疑惑的望向我,我把嘴巴凑到他耳边轻声交代了几句。

听完我的安排,耿浩淳二话没说,直接招呼过来一个擦桌子的小青年耳语了几句后,青年快速开着面包车离开了,我朝着耿浩淳说,浩子今晚上的事情拜托了。

耿浩淳无所谓的摆摆手说,三哥要是再跟我这么客套,以后咱就别当兄弟处了。

没多会儿,伦哥和胡金带着二十来个兄弟开三辆面包车过来了,耿浩淳特别豪气的安排大家吃喝。我趁着机会给林昆打了个电话,一帮小青年吃吃喝喝的玩闹起来。

凌晨三点多,我们从耿浩淳的啤酒摊上出发了,直奔苏天浩给我的地址,是在临近市郊的一处花园小区里。晚上大家喝的都不少,胡金刻意压制自己一口酒没敢多喝,直到车子发动以后他才问我,小三爷咱们这是准备去哪?

我冷笑说,偷袭刘森,不过你不能露面。

胡金刚想要发问,接着不知道想起来什么事情,硬生生的闭上嘴巴点点头。

我坐在车上,叼着烟说:“金子哥,今天只是彩排,咱们一定不会成功,但是请相信我,等咱们真打算干掉刘森的那一天,我一定让你亲自主刀!”说完,我从伦哥的手里面接过了一把片儿刀。哈了两口气拿胳膊蹭了蹭。

胡金挤出个笑脸说,啥都不用解释,我明白,亮子跟我说过,你走每一步都有自己的意图。放心吧!我肯定会全力配合。

我们三辆面包车慢慢的行驶着,朝刘森所在的地址缓缓的前行,行驶了大概十几分钟以后,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紧跟着。从两侧,开出来七八辆清一色的银灰色面包车,全都跟在了我们的车队后面,或者并排,将近十辆面包车排成一条长龙,这一下,整个车队的规模显得空前庞大,也就是晚上这个时间段了,小城市实在是没有人了,要么绝对是件异常壮观的景象。

伦哥坐在后面。叼着烟,眯着眼说:“这七八辆车也是自己人吧?强子还是王兴?”

我笑了笑说,都不是!把他们当成空气就好,这些车只不过是排面而已。

刘森所在的那栋花园小区,总共只有两个入口。我们这边的三辆面包车直奔东门,半路插队的那七八辆面包车朝着另外一边的北门开去,我们的车在最前面,行驶到花园小区门口的时候。

我示意胡金把车停下,三辆面包车横停把小区门口堵的严严实实。接着我和伦哥两个人拎着片儿刀就下车了,后面的两辆面包车里跳出来二十多号兄弟跟在身后,我们跑到门口的传达室,伦哥一脚就把大门踹开,手上举着片儿刀,冲着里面值班的三个小区保安大吼了一声“都他妈别动,谁敢乱动一下,老子立马弄死谁!”

同一时间,我从一边直接拎起来了一把凳子,照着传达室里面的监控电脑狠狠的砸了上去,把电脑屏幕直接给砸了个稀碎,三个保安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大气不敢喘一下。

我点着一根烟,一脚蹬在一个保安的屁股上面说,用你们的座机电话给打刘森他家的号码,就说他的车停错了位置,让他下楼挪车,如果你敢反问我刘森是谁,老子立马剁了你的狗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