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 争锋相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先是看了眼上帝这头,接着又望了望刘森的车队,不屑的吐了口吐沫,毕恭毕敬的走向上帝,朝他弯腰问好说,给帝爷您丢脸了,还得劳烦您亲自到警局来接我,真是汗颜啊!

上帝长发盖脸,发出跟公鸭子似得“桀桀”怪笑声说:“一点都不丢人,不是谁都能把咱们崇州市赫赫有名的森老大家里砸成废品收购站的,你很不错!是咱们不夜城的骄傲。”

我歪嘴笑着奉承,那是帝爷您教导有方。

之前在耿浩淳的烧烤摊上,我曾经跟他耳语说过几句话,大概意思就是让他先到刘森的别墅附近踩踩点,然后再顺便帮我租几辆面包车。司机换成跟他混的几个小青年。

当我们逃到北门的时候,耿浩淳带着那七八个小弟清一色将大车灯打开,我故意拖延时间骂街,然后他们趁这个机会再迂回到南门,从南门进去。把刘森的别墅给砸了个底朝天,那个时候刘森的所有小弟全都在北门跟我对峙。

刘森除了干瞪眼,一点脾气都没有,只是很简单的一计“调虎离山”,但是在今天晚上却格外适用。

这也是我动手之前。故意让保安通知刘森的原因,目的就是让他把所有小弟都喊出来应战。

至于为什么没让其他兄弟帮忙,而是用的耿浩淳,原因也很简单,一个是我不想上帝清楚我的所有底牌。再有就是想要帮着耿浩淳把不夜城前面的那条夜市街(也属于不夜城)给彻底霸占下来,相信经过这次事情,我只要在上帝耳边稍微提两嘴,他肯定会欣然同意。

虽然我做人经常偷奸耍滑,但是从来不坑真心对我好的兄弟,原本只是想从耿浩淳的烧烤摊上喝点酒,消磨会儿时间,谁知道这家伙居然以为我碰上事了,还把自己的所有存款给我取出来了,虽然只是一个小细节却让我心里特别的感动。

此刻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天气开始渐渐泛凉,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听到我的恭维,上帝满意的拍拍肩膀说,上车吧,市中心新开了一家港式茶餐厅,听说味道还不错。

我开玩笑说,我都从警局里喝一宿茶了,还喝啊?

苏天浩没好气的撇撇嘴说,广东早茶就是吃早饭的意思,憨乎乎的像个山炮屯子似的!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问,帝爷、苏爷我其他兄弟啥时候能出来?

上帝摆摆手说,放心吧!最多把他们关到中午就能放出来了,我都打好招呼了,走吧!咱们先吃点东西去。

我刚打算上车。对面的刘森阴沉着脸就走了过来,朝着上帝说:“上帝今天你卖我个面子,把这小孩留下,昨晚上我别墅让他带人砸了个稀巴烂,现在传的满城风雨。道上的朋友都知道,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以后还怎么在崇州市混?”

上帝斜眼看了看他,又瞄了我一眼“嗤”一声笑了,摇摇头说,你怎么混跟我有啥关系?咱们好像不是朋友吧?这事儿没商量,你该干嘛干嘛去吧,让我把不夜城东区的龙头交给自己的敌人,以后我上帝从崇州市还怎么混?

刘森眉头瞬间皱成了“川”字形,冷声说:“那就是谈不拢咯?”

苏天浩叼着根香烟鄙夷的笑着说,你看我们有想和你谈的意思不?前阵子占了不夜城点便宜,就真觉得你的皇朝比我们强势很多是么?刘森,动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想,从始至终我们裁决盛世跟你真枪实弹的磕过么?和你交手的不过是西区的几个新起的孩子罢了。

“很好!”刘森拿指头点了点苏天浩,另外一只胳膊猛的举起来。他身后的几辆小轿车里“呼呼啦啦”蹿下来二三十号穿着黑色西装的青年,林昆带队,面无表情的站在刘森旁边,其他人瞬间围聚到俩人的身后。

同一时间,上帝后排的车队里,也跳下来三十几个壮实汉子,两帮人赤手空拳的从警局的大门口,连骂带叫的推搡起来,本来双方还只是骂架,谁知道慌乱之中苏天浩竟然一拳头直接怼在刘森的腮帮子上。

直接拉开了我们两方的混战,从警局的大门口,四五十号汉子揉打成一团。

林昆一脚狠狠的蹬向上帝的胸口,我距离上帝比较近一只手攥住林昆的脚裸将他推到了旁边,“草泥马的上帝,今天晚上老子血洗了你的不夜城!”刘森捂着脸恶狠狠的瞪向上帝。

苏天浩同意怒目而视,冷笑着回应:“去尼玛痹的,装什么山羊篮子!来,你血洗一个试试看?”

这个时候从警局里急冲冲的走出来几个身穿制服,面色威严的中年人,张涛赫然在列。朝着上帝和刘森喊话,都疯了是么?耍无赖耍到警局门口了,外面好日子都过腻歪了是吧?

上帝和刘森同时摆摆手,两人的马仔纷纷如同潮水一般退回车里。

从走路姿势上来看,最中间那个头发稍微有些花白的老头地位应该最高。老头估摸五十来岁左右,身板显得异常的硬朗,两只浑浊的眼珠子微微瞟动,轻描淡写的扫视了一眼上帝和刘森说,你们有什么私人恩怨我不管,也懒得管,崇州市的混子一大堆,今天打压下去你们,明天肯定就有新人起来,我也不想费劲儿。再有三年我就退休了,这三年里,我只想风调雨顺,谁让我难堪,我就让他更难堪。

上帝和刘森同时点了点头,那副模样比小学生见到校长还乖巧。

“这是最后一次!以后零点之前我不希望再看到、听到你们两帮人闹出任何动静,否则我先请你们到局子里喝茶,一月喝一次不过瘾,我就让你们一天喝一次,你们所有的场子定时定点的安排人去临检,这样你们开心么?”老头儿轻哼一声。

上帝和刘森赶忙点点头说,明白了扈局。

老头风轻云淡的招招手说,一分钟之内从我面前失踪!

上帝招呼我和苏天浩上车,刘森也打发林昆上车,两方车队,脸对着脸扬长而去,我长出一口气轻声问苏天浩,刚才那老家伙是干嘛的?

苏天浩轻声说,局子里的一把手!整咱们和开玩笑似的,老东西坐镇崇州市十几年了。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批社会大哥大,自古民不与官斗,反正以后看到这些穿制服的躲的远点。

我点了点脑袋说,明白了。

上帝声音沙哑的望着我说,林昆刚才想要跟我动手,成虎你和林昆过去是朋友,对他的身份背景应该很了解吧?

我心底“咯噔”跳了一下,赶忙点点头说,了解!他爸是我们县城派出所的所长,他妈好像也穿制服。具体在什么单位我还不清楚,如果不是因为他家里关系那么大,当初把人打残废,怎么可能那么快放出来,帝爷是想治他么,我再去打听打听?

上帝闷着脸沉寂了几秒钟后,摇摇头说,算了!暂时不要节外生枝,如果有可能得话,你想办法让他到医院去休养一段时间吧。我看到他格外厌烦。

我打了个响指说,交给我了!

上帝抛给我一支雪茄“哈哈”大笑着说,你小子果然没让我失望,昨天把刘森的别墅抄了个底朝天,好好干,不夜城将来还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最近西区的双龙也表现的很抢眼,东区也得做出点像样的成绩来。

我深呼吸一口气,装作为难的样子说,帝爷,不是我不想做出成绩,实在是有苦难言啊,比如一号街的厨师,表面上对我装出很客套的模样,实际阴奉阳违,经常跟别人说,我这个龙头就是靠舔您屁股来的,有时候骂我,还会把你您捎带上,当然了,他上岁数了,肯喝点小酒,有些话只是酒后失言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