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 步行去找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上帝让我改口喊“大哥”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自己算是彻底打入了裁决的内部,起码他现在不会再像是防贼一样的防着我,我也可以大展拳脚的整合东区。

不过说归说,眼下我还是必须得沉稳一段时间,上帝这个人心机太重,而且喜怒无常,总得让他彻底觉得我可信,我才能继续下一步,我正好也可以趁着这个时间段,好好的计划一下东区未来的走向。

回到租住的小院里,苏菲和江红居然回来了,俩人正满头大汗的从屋里往外搬东西,蒋剑和丧彪脑袋上扣着顶拿报纸叠成的小帽子在粉刷墙壁,见到我进来。苏菲像是个孩子似的一蹦一跳的挎住我胳膊指着正屋问,三三我打算把房间好好收拾一下。

我瞄了一眼正屋,看到屋子里的墙面被重新粉刷成了乳白色,油漆可能还不太干,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清香味。蒋剑和丧彪俩人苦着脸朝我挤眉弄眼,我有些迷糊的问苏菲,你今天咋没去上课啊?

苏菲傲娇的昂着小脑袋说,今天礼拜六,你天天是过的啥日子啊。连礼拜几都记不得,别给我打岔,我问你话呢,收拾的怎么样?

我抓了抓后脑勺说,什么怎么样?不就重新粉了一遍墙壁么?

苏菲拽着我走进屋子里比比划划的解释。我打算从这里放一张大大的软床,就是躺上去特别舒服的那种,这里我准备找人掏个壁橱放一些你和我的衣裳,还有这里,咱们放上一组沙发,我前两天和红姐到家具城闲逛,看中一套特别漂亮的...

望着她那张俊俏的面庞,我忍不住打趣说,媳妇,你这是打算装修洞房跟我过日子嘛?

苏菲掐着小蛮腰说,对啊!难不成你还有别的想法?

我赶忙摇摇头说,必须没有啊!只是我觉得吧,这房子有点太破旧了,等咱手头上宽裕了,从市中心最高的地方买一套豪华的单元房,到时候可以从阳台上俯览全市,你说多霸气。

苏菲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过日子哪来那么多霸气,还是平平淡淡的好,这儿的房子虽然旧了,可是环境好啊,你看院子里有棵大榕树,等到夏天的时候,咱们可以支顶太阳伞,完事喊上王兴他们来吃烧烤。吃饱喝足了,你往椅子上一躺,呼呼大睡就可以了。

我说,我是怕你这样跟着我受委屈!要么不给你,要么就给你最好的。

苏菲伸手捂住我的嘴巴。温柔的说:“对我来说,最好的就是你在身边,而且一直都在,其他都是次要的,而且我对这里有特殊的感情。”说着话她的俏脸就红了。

我疑惑的问她,有啥特殊感情?

苏菲凑到我耳边小声说,你忘了,你是从这里得到我的么?

我干笑着抓了抓后脑勺说,可是...

苏菲撅着小嘴打断我说,别想吃完抹抹嘴儿就不承认,赵小三老娘从第一天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警告过你,我这辈子没有分手那么一说,除非丧偶,否则你别想甩开我。

我立马使劲摇了两下脑袋保证,除非你真的丧偶。否则我不会离开你,打都打不走。

苏菲眼神游离的望着我,我趁势搂住她的小蛮腰,我俩的嘴巴轻轻的贴在了一起,苏菲粉嫩的香唇上好像有股特别的魅力,每次亲她的时候,我都觉得格外的上瘾,而且还会很没出息的有反应。

“哟哟哟,高级秀恩爱咯!”我俩抱在一块正卿卿我我的时候,雷少强、王兴和胖子从正门口走了进来,雷少强和胖子吐着舌头怪腔怪调的起哄。

苏菲仰着红通通的小脸蛋娇嗔,我们本来就够恩爱,难道还需要秀嘛?

我没好气的撇撇嘴骂,没点眼力劲儿的东西,学学人家蒋剑和丧彪,看到我俩谈恋爱,就麻溜到旁边屋子去斗地主。

胖子打了个哈欠说,你咋不说红姐还从旁边看着呢,对吧红姐!

我没好气的说,我红姐是场面人。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再说了,我不是也吓唬不住她嘛。

江红坐在院里的石凳子上正吃苹果,听到胖子的调侃,示威似的举了举自己的小拳头说。小胖子你是不是最近皮又紧了?来,姐姐帮你松松。

“我学学俩人怎么斗地主,吃饭的时候再喊我哈!”胖子“滋溜”一下就蹿进了旁边的侧屋里。

我望着雷少强和王兴打趣说,二号街和五号街的大掌柜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瞅我兴哥一脸的亢奋模样呢?

王兴满脸堆笑,好像中了五百万大奖似的,嘴角怎么也按捺不住的往上翘,听到我问话,兴哥憨厚的抓了抓后脑勺说,刚才小强和胖子陪我一块去找刘晴了,嘿嘿..

苏菲问他。刘晴同意跟你交往了?

王兴摇摇头憨笑说,那倒没有,不过她同意让我先做她的蓝颜知己,菲姐你说她是不是已经开始喜欢我了?

不等苏菲说话,我直接走出过,递给王兴一支烟说,兄弟你知道蓝颜知己是啥意思不?

王兴懵懂的点点头说,怎么也比普通朋友强很多吧。

我撇撇嘴,故意逗他说:蓝颜知己的意思就是除了你以外谁都可以睡她,你要是睡她就是不讲哥们情谊。毕竟人家是想跟你做兄弟或者姐妹儿的。

“啥?”王兴的嘴巴直接咧大,满脸全是不敢相信的表情。

苏菲从我胳膊上拧了一把说,别听三三瞎咧咧,男人的红粉佳人和女人的蓝颜知己意思一样,人家刘晴的意思就是等着你捅破那层窗户纸。你别呆头呆脑的,学学某些人,厚着脸皮往上杠,女孩子就算再大大咧咧的,毕竟也有矜持的一面。这方面你要表现的强硬一些。

雷少强满脸贱笑,一语双关的吧唧嘴说:“就是,勇敢的“捅”破你俩人之间的关系吧,对女人必须得硬,硬邦邦的硬。是吧我三哥?我昨天听胖子说,有种神器好像叫印度什么油的,男人吃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吃了男人受不了,俩人都吃了。床受不了,要不待会帮你整两瓶?”

苏菲一脚狠狠的跺在雷少强的鞋面上,“损色强”一屁股崴到了地上,闭上嘴巴再没敢吱声,然后苏菲接着说,要不我陪你一块去找找刘晴吧,晚上咱们一块聚餐吃个饭。

王兴屁颠屁颠的点点头,跟着苏菲一块往门外走。

雷少强小声嘀咕,有异性没人性的东西。

我上去一巴掌呼在雷少强的后脑勺上骂,居然敢侮辱我媳妇。

雷少强委屈的蹩着眉头说。你丫也是个重色轻友的畜生。

我抱抱拳说,必须的!我都重色轻友多少年了,你现在才知道啊?老子就属于那种为兄弟可以两肋插刀,为媳妇可以插兄弟两刀的绝世好男人。

我正吹牛逼的时候,江红咬了口苹果,若有所指的轻声说,女人想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一个爱她的他,一个简单却温暖的家,仅此而已,如果男人能做到,不管是粗茶淡饭还是衣衫破烂,女人都能陪着他一直走下去。

胖子不服气的从屋里走出来说,红姐你说的是过去的女人,现在的姑娘可不这么想,她们现实着呢。

江红轻蔑的望了她一眼说,那你有没有想过她们为什么会变得现实?如果当初得到她的那个男人能从始至终的拿百分之二百的热情包容她,她们还会那么物质么?就拿你来说吧,明明自己长得丑,还总嫌对方丑。想要追小姑娘都嫌弃路远,不肯多跑腿,人家凭啥把自己交给你?

胖子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灰败,垂头丧气的点点头说,你说得对,我确实不懂什么叫真爱。

江红抛给胖子一个苹果说,我没想打击你的意思,也听菲菲说过你的事情,别总拿路途遥远当借口,如果你真喜欢那个女孩,哪怕是步行也会去找她!你要记住女人的美丽很短暂,错过了她最美的时候,哪怕你再想通了,她也不会再见你,对女人而言,总想把最美的自己留给最爱的那个男人。

胖子的小眼珠瞬间亮了,拔腿就往门外跑,我赶忙问他,去哪?

胖子亢奋的嘶吼,步行去找柳玥。

雷少强骂了句:“步行你麻痹,人柳玥在法国呢!给你二十块钱,打车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