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 整合东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胖子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踉踉跄跄的又掉头走了回来,耷拉着脑袋说,明天买份世界地图再出发吧,我怕自己会迷路。

江红不屑的说,连给对方打个电话的勇气都没有,舔个大脸去找人家就知道说啥了?

胖子一对儿眯缝小眼瞬间瞪大,直勾勾的盯着江红,后者满脸无所谓的从牛仔裤兜里掏出来把一指多长的水果刀,给苹果削皮儿。轻哼:“我打人从来不分胖瘦高低。”

胖子“嘿嘿”咧嘴一笑,贱嗖嗖的凑到江红旁边磨蹭,红姐你说你这么漂亮还愿意帮我解惑,是不是观音菩萨下凡?

江红没好气的一脚把胖子蹬了个跟头开骂,滚一边贱去,有啥事儿直接说。

胖子也不生气,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掏出来自己手机,又贱不溜秋的挪到江红跟前说,红姐我太长时间没给她打电话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说话,不如你帮帮我吧?送佛送到西嘛。

江红扫视了眼胖子,胖子点头哈腰的一阵抱拳,俩人沉默了几分钟后,江红叹了口气,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庞说,是不是随便说啥都可以?

胖子狂点两下脑袋说,什么都可以,不过要是能夸夸我就更好啦。

江红想了想后说,那你拨号吧。

胖子忙不迭把手机递给江红,很快电话通了,江红扯开嗓门就喊,你好,请问是柳玥么?我是胖子他妈,我儿子最近得了癌症,特别想你,每天茶不思饭不想,饿的都快没猪样了,你能不能抽空回来看看他啊?

胖子赶忙夺过去手机挂断了,朝着江红干嚎,你可真是我亲妈啊!

我和雷少强从旁边笑的前俯后仰,差点没摔倒。

虽然到最后胖子也没能完成步行去法国的壮举,不过压抑在他心里面的那个死结总算彻底打开了。

一个多小时以后,伦哥和胡金从局子里放出来了,见到自家爷们,江红一点矜持的意思都没有,拽起胡金就蹿到旁边的侧房里喊着让他“交税”。

一开始我们还没明白交的是什么税,不多会儿听到侧房里传出江红若有似无的“哼哼”声,以及床板吱吱嘎嘎的颤抖,这才恍然大悟,交税敢情是“睡觉”可以说的这么隐晦。

侧房里人家两口子正干柴烈火的“交税”,我们几个大老爷们从院里呆着也觉得浑身不自在,干脆蹲到院子外面去闲聊。

我问伦哥,其他兄弟们都放出来了吧?

伦哥点点头,都出来了。我一个人给了三百块钱辛苦费,情义归情义,大家毕竟不能只指着情义吃饱饭。

我点点头说,给钱是应该的,晚上胖子和花椒再带几个兄弟到东区前面的夜市街上溜达一趟。帮着耿浩淳撑撑场面,前阵子有几个摆摊的给他闹事,明白的告诉他们,耿浩淳是咱们的人,剩下的事情浩子自己会做的。

胖子点点头说,没问题!

我又看向伦哥说,晚上帮我订家饭馆,替我约上黑鬼和厨师,是时候跟他俩摊牌了,四号街伦哥去支持一段时间,一号街已经有人提前预定了。

“一号街给谁了?”伦哥出声问我。

我苦笑着说,给了刘祖峰,苏天浩替他要的,以后只当是东区没有一号街,他不会妨碍咱们的。咱们也别去难为他。

哥几个一起点点头。

大家又闲扯了一会儿,胡金和江红从屋里走出来,江红面色红润,脸上的表情神采飞扬的,好像刚刚饱餐了一顿,胡金干笑着捶打后腰,不住的摇头说,老了老了,太多姿势做不出来咯。

我坏笑着说,交完税了?

江红掐着腰说,回头我得跟菲菲也说声,让你也按时按点的交税,要不然这税就不知道交到哪块田里了。

我一脑袋黑线,江红太特么狠了,看来以后不能让苏菲跟她多接触,要不然以后跪搓板都得偷笑。

没多会儿,苏菲、王兴和刘晴一块儿回来了,苏菲和刘晴胳膊挎着胳膊宛如一对儿好姐妹儿,王兴手里提溜着两塑料袋菜,乐的合不拢嘴。

一帮小年轻忙忙碌碌的开始准备中午饭。

吃罢饭。我招呼几个兄弟商量晚上的计划,苏菲很有眼力劲儿的招呼几个女人出门逛街。

晚上七点多钟,我让伦哥去通知厨师和黑鬼到提前订好的饭馆碰头,我带着王兴,雷少强。胡金和蔡亮提前过去等候。

饭馆在市中心附近,伦哥提前帮我把整个饭店都包下来了,我和王兴,雷少强若无其事的坐在大厅正中心的桌子上说说笑笑的聊天,胡金和蔡亮溜达到后厨换了身厨师袍。蒋剑和丧彪则打扮成服务生模样,站在距离我们比较远的地方观望,一切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等了大约二十多分钟,黑鬼领着几个马仔屁颠屁颠的来了,朝着点头哈腰的打招呼问好。

我微笑说。鬼哥很久不见了,上次见面的时候,我记得你是想要跟我合作的对吧?怎么样?还有想法没?

黑鬼干笑着点点头说,虎哥现在是咱们东区的龙头,再跟我谈合作那都是给我涨脸,有什么事情您吩咐就好。

我叹口气,一脸苦闷的说,今天召集咱们东区五街的大掌柜吃饭说的不就是这个事儿嘛,可惜我年纪小,没什么号召力。厨师哥到现在都还没来,唉...

黑鬼吐了口唾沫,一脸奉承的说,厨师这条老狗倚老卖老,是该好好的教训教训,前几天还约我出来喝茶,说什么共同探讨东区未来的走向,真拿自己当成咱们东区的一把手了。

我“呵呵”笑了两声说,厨师哥毕竟是咱们东区的老掌柜,说起来资格可能跟鬼哥差不多吧?我一个小辈儿哪有资格教训他啊,不如鬼哥帮帮忙?

从不夜城混的没有傻瓜,能坐上大掌柜位置的更不会太傻,听到我的暗示,黑鬼两只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压低声音问好,虎哥是打算切掉厨师么?

我举起茶杯抿了一口。露出人畜无害的笑脸说,如果他能像鬼哥这么给面子,大家何愁发不了财?问题的关键是我怕他会坏事,毕竟有些事情不能跟外人提及,特别是上帝。厨师哥和咱们心不齐,我担心会坏事,鬼哥我这么跟你说吧,我这笔买卖如果谈成,咱们一人最少分一千万。

反正是吹牛逼,我也是捡大的往死吹,听到“一千万”仨字,黑鬼的嘴巴直接快咧到耳根子后面。

我接着诱惑的说,五千万一家可以分一千万,如果是四家分的话。鬼哥算算可以多得多少钱,最重要的是一号街闲下来,咱们四家可以平分,鬼哥要是觉得麻烦的话,我可以给你兑成现金。

黑鬼忙不迭点头说。虎哥说的对,发财这种事情肯定是要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待会我可以豁出去这张老脸跟厨师谈谈。

我摇摇头轻笑说,不用谈。我更想看到鬼哥的实际行动,上帝给我的原话是务必将东区整合成铁板一块儿,鬼哥您懂我的意思么?

黑鬼迟疑了几秒钟后说,虎哥我不是信不过你的能力,更不是怀疑您的诚心,只是好奇为什么会让我当这个黑脸?

我刚准备出声,厨师带着几个马仔冷面寒霜的跨步走进来,我挤出个笑脸站起来迎接,朝着黑鬼声音特别小的说,知道为什么让你当黑脸么?因为我们都是自己人,你不是,机会不是天天有的!鬼哥自己掂量着办。

黑鬼脸色尴尬的干咳两声,朝厨师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估计他心里也有点慌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