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 识时务者为俊杰/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厨师冷着脸走到我们跟前,仰着脑袋看向我问,怎么个意思?召集我们过来干嘛?有什么事情麻烦快点说,我还有急事。

我挤出个笑脸招手示意说,厨师哥,先坐下来喝口茶,咱们边吃边聊,都是咱们五号街的自家兄弟,咱们今天算是来个小型的家庭聚会。

厨师一张狗脸拉的二尺多长,冷哼说。家庭聚会?成虎老弟是不是喊错人了?咱们既不同姓又没任何血缘关系,算哪本子的家庭?我这段时间在跟几个南方的老板谈生意,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我强忍着怒火没吱声,斜眼瞟了瞟身旁的黑鬼,黑鬼脸色一横“啪”的拍了下桌子,直接站起来,指着厨师就张嘴开骂,别特么给你脸不要脸,成虎兄弟好心好意的喊咱们吃饭是拿你当自己人。端什么架子?真拿自己当成东区的常青树了?谁见你都得上赶着跪拜?

厨师冷眼看了看黑鬼,不屑的撇嘴笑了,摇摇脑袋望向我说,看来这是又多了个新跟班的,跟我示威呢?成虎老弟,我挺服你的,真心的,年纪不大,手段却不少,东区五街你已经拿下四条了。做人要懂得知足,嘴太大容易把胃撑破。

我摸了摸下巴冷笑,我这个人属蛇的,嘴有多大就敢张多大,而且牙口好。吃头大象都没问题。

厨师眉头挑动两下说,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是这样的,那我就不打搅各位聚会了,告辞!

说完话厨师转身就往外走,我皱着眉头说喊,厨师哥,面子这种事情是互相给的,你敬我一尺,我肯定还你一丈,我希望咱们可以坐下来谈谈,你说呢?甭管大掌柜还是小掌柜,咱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赚钱么?能把钞票装进自家兜里才是最实惠的事情对吧?

厨师回过来头,上下打量我几眼,嘴唇蠕动,讥讽的冷笑说:我和你的目的一模一样,可咱们东区只能有一个龙头,所以永远谈不拢的。

我拿肩膀靠了靠黑鬼,示意他出声,黑鬼迟疑了几秒钟后“腾”一下站起来。指着厨师就走了过去,怒气冲冲的骂街,操你妈的厨师,成虎兄弟给你脸你就接着,别特么自讨没趣!

厨师淡定的点燃一根烟。身后两个马仔快速顶在前面,一把推在黑鬼的身上,见到自己老大受辱,黑鬼的几个小弟瞬间也不乐意了,叫骂着就走了过去,两帮人互相推搡起来。

我们兄弟几个反倒像是没事人一般坐在原地,该喝茶的喝茶,该聊天的聊天,看热闹似得瞟着两个大掌柜指爹骂娘。

雷少强靠了靠我肩膀问,三哥这两条狗只吠不咬,也不是个办法啊,要不咱们再帮着添把柴火?

我轻轻点点头,雷少强拎起屁股底下的椅子直接走了过去,朝着厨师的脑袋上就狠狠的拍了上去,扯开嗓门骂了句。草泥马的老东西,让你坐下来就坐下来,给特么谁甩脸子呢?

雷少强一动手,蔡亮和胡金也动作敏捷的蹿了过去,这俩人都是狠人,动起手来完全都是下死手,三下五除二就把厨师的几个马仔给干翻在地上,然后蔡亮揪着厨师的脖领硬拖到饭桌前面。

厨师确实挺能打的,但是碰上胡金和蔡亮联手基本上没悬念,俩人打傻篮子似得把厨师打了个头破血流,厨师趴在餐桌上,两眼通红的瞪着我直喘大气,朝着我嘶吼:“赵成虎,我是一号街的大掌柜,老子不信你真敢把我怎么着。有能耐你特么今天弄死我,不然老子肯定会到上帝那去告你...啊!”

不等他絮叨完,我直接抓起桌上的裤子狠狠的插在他的手背上,厨师疼的惨嚎起来,我走过去摸了摸厨师的脑袋说,厨师哥,我听说你过去是当厨子的对吧?这家饭店你看怎么样?我打算盘下来给你养老,如何?

厨师呲牙咧嘴的怒嚎,赵成虎老子今天出门前,专门跟手下的小弟谈好了,如果两个小时以后回不去,就让他们马上报警,说我被你绑架了,有本事你弄死我!

我舔了舔嘴唇,再次抓起一根筷子猛地插在他另外一只手背上,将他的两只手都钉在餐桌上,厨师疼的“啊,啊!”嚎叫起来,差点将饭桌给掀翻,我转了转脖颈说。给你的手下打电话,让他们立马解散滚回老家!

厨师也是条硬汉,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仍旧特别强硬的喊叫,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老子不好过,你也别想舒坦!草泥马的,是爷们的话就整死我,我特么看看你有没有那个狗胆!

我挖了挖耳朵眼,从兜里掏出来手机,拨通张涛的号码说,我想请你吃个饭,马上到市中心的金源酒家来。

挂掉电话以后,我朝着目瞪口呆的黑鬼说,你现在已经上了我的船。再想反悔怕是厨师都不能放过你,现在我给你个机会表达忠心,你愿不愿意干?

黑鬼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朝着我小声说,虎哥适可而止吧。厨师毕竟是一号街的大掌柜,咱们这么整肯定会出大事的,听我一句劝...

我瞄了眼王兴,王兴从腰后摸出来一柄匕首丢在黑鬼的面前,我打了个哈欠说,要么干掉厨师,咱们以后敞开胸怀当兄弟处,要么把我们全都做掉,你背着厨师去医院,自己选!

黑鬼惊恐的往后倒退两步。朝着我摇摇头说,成虎兄弟,我不干参与了,马上退出,今天晚上就坐车离开崇州市。放我一马可以么?

我微笑着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鬼哥不想跟我们一起挣大钱了?这可是一次好机会啊!

黑鬼迟疑了两三分钟,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与虎谋皮的事情太冒险,我知道自己怎么表现都不可能融入你们的圈子,虎哥给我个机会,钱我不挣了,四号街也不要了,只求能带走我现有的财产,可以么?

我点点头,朝着黑鬼竖起根大拇指称赞,鬼哥是个明白人,明白什么叫激流勇退,话都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我要是再难为,显得自己不讲究,这样吧,你拎捅厨师两下,无所谓捅哪。只是证明这件事你也参与了,然后就可以离开了,因为我怕你嘴不严。

黑鬼犹豫了一下后,捡起来匕首,颤颤巍巍的朝着厨师走去。

厨师愤怒的吼叫。黑鬼我草泥马,你敢碰老子一下,我特么让你不得好死!

“厨师对不住了,咱们从社会上混这么多年,你应该心里比谁都明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道理,这几年你挣得也不少,说句真心话是应该退了,赵成虎的崛起势不可挡,不要再成为他的垫脚石了!言尽于此,你自己好自为之吧!”黑鬼凑到厨师的耳边轻声说了句话后,攥紧匕首朝着厨师的大腿“突突”就是两下,然后望向我问,我现在可以离开了么?

我抱了抱拳头冲着黑鬼说,一路顺风,鬼哥!

黑鬼没有再回应,带着几个马仔脚步匆忙的离开了饭店,我朝着服务生打扮的蒋剑和丧彪昂了昂脑袋说,跟紧他!如果他走了,就替我说句再见,如果他反悔,就替我说声永别!

蒋剑和丧彪点点头,脱下身上的服务生衣服快速离开了饭店。

“现在就剩下咱们了厨师哥,你想好了吗?是打算像我鬼哥一样,带上自己的钞票安度晚年呢,还是准备真枪实弹的跟我磕一下?识时务者为俊杰哈。”我两手拖在厨师的肩膀头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