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 一统东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双手扶在厨师肩膀上的时候,这老小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我邪笑的凑在他耳边说,你是在害怕么?

厨师现在说话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有底气了,朝着我低声说,赵成虎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特么老年痴呆啊?”雷少强抄起一个啤酒瓶就狠狠的砸在厨师的头上,酒瓶子破碎,溅的碎片四飞,厨师本来血流不止的脑袋上顿时变得好像从染缸里捞出来一样的鲜艳。

我长出一口气说,我想要什么你不清楚么?再次重申一遍,我是个混社会的。不是杀手,对人命没什么特殊的癖好,当然了,谁要是挡着我发财,我也不介意变态一点,厨师我跟你分析分析好不好?如果你挂了,我答应你的手下,把你的钱拿出来跟他们平分,你说还有几个铁杆心腹会想着帮你报仇?想想前阵子死的的那位五号街大掌柜,媳妇都让小弟给睡了。啧啧啧,想想我都替你难受啊!

厨师此刻的造型很有喜感,两只手掌被钉在餐桌上,整个身体呈磕头的姿势向前趴着,再加上脑袋上还扎了不少酒瓶子的碎片,在灯光底下闪闪发亮,让我不由想起了前阵子看到的圣诞树。

听完我的分析,厨师沉默了,鲜血顺着脸颊往下淌落,耷拉着脑袋好像是在思索。几分钟后他仰起头说:“赵成虎,我认怂!今天晚上我也离开崇州市,但是你必须给我拿一百万,我的一号街是整个东区最富饶的街道,这个你心里比我清楚。”

我很痛快的点点头说。没问题!我给你二百万。

然后我摸了摸耳垂朝胡金眨巴了两下眼睛,这是我们提前商量好的手势,胡金比划了个OK的姿势,迈步离开饭店。

之后蔡亮很生硬的将厨师两只手钉的筷子直接拔了出来,厨师踹了踹几个躺在地上装死的马仔,搀扶起他往门口走,临出门前,他回过来脑袋怨恨的望向我问,你的目标不止是东区吧?

我笑着点点头说,当然了,解决掉你,东区我基本拿下,我的目标自然就变成了不夜城,一路走好哈厨师哥,二百万我待会就给你!只多不少,绝对不会食言。

厨师阴森着脸没有再作声,快速走出门去。

大厅里此刻只剩下我和蔡亮、王兴、雷少强以及伦哥,我们几个一齐叹了口气,我仰着脸说,终于明白上帝为什么会信耶稣了。混的越高,心里越阴暗,越觉得自己有罪!

我话音刚落,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接着就听到“咚”的一声闷响。汽车好像撞到了什么重物,蔡亮从兜里掏出来几张一亿的冥钞递给我。

我们一起走出门去,我看到一辆天蓝色的双排货车停在门口,厨师和刚才搀扶他的两个青年浑身是血的躺在不远处,身体一颤一颤,眼见进气多,出气少,八成是活不了了,旁边还有几个吓傻眼的马仔直愣愣的站在原地发呆,蔡亮和王兴、雷少强走过去一人搂住一个马仔的肩膀拽向了街尾。

周围迅速围上了不少看热闹的人,而撞趴下厨师的那辆货车好像疯了似的,狂踩油门,野狗似的撒欢冲进行车道,险些又撞倒几个行人,看起来就像是一起再普通不过的交通事故。

我掏出打火机点燃几张冥钞。朝着不远处的厨师轻声说,二百万,只多不少,一路走好!

看着冥钞化为灰烬以后,我侧头看了眼伦哥说,去一号街吧,把厨师这几年挣的钱拿出来给他的几个头马分分,愿意跟着咱们干的先留下,逐步用自己人替换,不愿意跟咱干的,让他们带上钱滚出崇州市,滚的越远越好,完事以后,你就到四号街去,用最快的速度将四号街掌控到咱们手里。

伦哥低声问我。这老狗不是说让他的人报警了么?会不会很麻烦?

我摇摇头说,不会有任何麻烦,待会我会因为袭警到警局里过夜,整宿都在审讯室里过夜,整个警局的警察们都能给我作证。

伦哥点点头说,那就好!有什么事情不要一个人扛着,咱们是兄弟,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

我怼了他胸口一拳头笑骂说,狗篮子,你特么都用这借口骗我好几年了。

伦哥“嘿嘿”一笑,抛给我一支烟,快速消失在人群中。

十多分钟后,几辆呼啸的警车冲过来,迅速将交通给封锁了。

我从饭馆门口等了半个多钟头,一辆黑色的尼桑轿车开到我面前,张涛坐在驾驶座上,放下车窗玻璃问我,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找我?

我冷笑着说,张局现在真是牛气了很多,三哥不喊就算了。见面都不知道下来打招呼了?咋了?是不是看不起我这种赖子朋友了?

张涛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长吁一口气从车里走下来,拱腰朝我低声问,三哥,有什么事情想要交代?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将抽了一半的香烟塞到他嘴里微笑着说,江小燕最近发展的怎么样了?

张涛脸上闪过一丝厌恶的表情,咬着嘴唇轻声说,最近和市里的几个大领导打的火热,很快能接近到咱们崇州市的二三把手了吧,她是个人物,也是三哥的福星。

我点点头,猛地一拳头砸在张涛的脸上,接着往后倒退几步说,把我抓回警局吧。我很久没到审讯室里喝茶了。

张涛愤怒的咬着嘴唇瞪向我说,赵成虎,你别得寸进尺,我让你一马,不代表真害怕你。别把我逼急了,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

不理会他近乎吃人的凶狠目光,我抱拳说,张局,我今天确实想到警局里喝茶,不过需要你的帮忙跟下属言语一声,就说我是两个小时前被你抓进来的,OK不?

张涛重重的喘息两声,打开车门钻进去后,没好气的说。上车吧!

路上我还刻意交代他,让手下象征性的捶打我俩下,尽可能的从脸上留下点小伤疤,接着张涛把带回警局里,直接送到了审讯室里。

从审讯室里被铐了一整宿。第二天一大早伦哥、王兴和雷少强一块到警局来保释我,我揉了揉肿的老高的腮帮子朝伦哥问,进行的顺利么?

伦哥拍了拍胸脯说,必须的!四号街尽控咱们手中,现在东区一统,你赵成虎的名字将响彻整个崇州市,黑鬼很讲究,昨天凌晨悄悄离开的崇州市,蒋剑和丧彪没有难为他。

我点点头说,他是个聪明人,一个懂得取舍的聪明人,这样的人注定会长寿。

伦哥接着说,厨师的手下确实报警了!昨晚上从一号街到五号街全都是警察,每家夜店都被来来回回查了好几遍,对了厨师的小舅子好像是哪个派出所的副所长。

我无所谓的撇撇嘴说,人死如灯灭,哪怕他生前是王侯将相,哪怕他小舅子是省长、副省长,死后仍旧还是一滩烂泥,不会被人惦记多久的。金子哥没有露出任何马脚吧?

王兴摇摇头说,放心吧,货车是偷的,附近也没任何监控摄像头,对了。程志远刚才打电话了,说是找到偷袭你的那个杀手的藏身地点,让我问你,是他帮咱们去抓人,还是咱们自己去?

我想了想说,咱们自己去吧,程志远如果抓着人,再问出来点什么别的消息,对咱也不利,话说从审讯室睡一宿,真心挺惬意的,既不担心会被人偷袭,又不用思考那么多。

雷少强叹了口气说,你最近真的太累了,等处理完杀手的事情,给自己放个假,带着苏菲出去旅游一圈,我们差不多也就把东区完全整合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