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 任人唯亲/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伦哥满脸费解的问,就这么让他走?

我撇撇嘴说,不然呢?把他宰了挂到铁钩子上当腊肉卖钱?咱们是混社会的,又不是职业宰人的。

伦哥压低声音说,可这孙子当初可是差点弄死你啊,就这么放走,保不齐以后又突然蹿出来背后捅你两刀,实在太危险了!

我吸了口气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天爷要是真想收了我,就算走在大马路上坎个跟头都有可能摔成植物人,老天爷要是不想我死,哪怕枪林弹雨,我也照样潇潇洒洒。

我朝着野尻四郎摆摆手说,你走吧!不死心的话,可以继续暗杀,还有以后再到中国执行任务,记得给自己起个接地气的中国名字,太特么不专业了。

野尻四郎此刻特别的狼狈。赤裸着身体,满身都是大大小小的刀口,脸眶和眼睛高高肿起,整张脸好像大了好几圈,见到我让他走,居然犹豫起来,咬着嘴皮迟疑了好半天后拔腿就走。

等他从院墙外面翻过去以后,伦哥压低声音问我:“我去跟踪他?”

我摇摇头说,不用跟踪了,最近我有点太懒散。有把刀时刻悬挂在脑袋上不是啥坏事,毕竟金子哥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跟在我身边,咱们的敌人越来越强大,我应该让自己本身的战斗力也强大起来,不然早晚会被整死。

伦哥勾住我肩膀说。你丫真是个疯子,拿自己的小命当赌注去提升,整不好就挂了,一般人想都不敢想。

胡金微笑说,风险有多大,收获就有多少,人的反应能力和实战本领是可以锻炼出来的,我记得看过一篇报道,把几个普通人丢进原始森林里,最后活下来的那个家伙可以单挑米国的海军陆战队,我支持小三爷的想法。

我嗅了嗅鼻子说,走吧!这地方血腥味太重了,呆的浑身别得劲儿。

胡金给屠宰场的老板打了个电话,大光头老板从外面帮我们把小门打开,我们一帮人开上面包车往回走。

或许是太过年少轻狂,明明知道自己已经被岛国的社团给盯上了,我心里却一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毕竟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小时候上趟县城都觉得是出远门,中国和岛国的距离那么遥远。这种距离感模糊了我的警惕心理。

坐车返回不夜城,我心里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觉得好像已经许久没回过三号街了,再次坐在蓝月亮的办公室里,我倚靠在老板椅上。两只脚翘到办公桌上面,微闭双眼盘算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几分钟后,王兴、雷少强、伦哥、胖子、鱼阳、陈花椒、田伟彤、蔡亮和胡金出现在办公室里,我仰头望向他们咧嘴笑着说,二号街雷少强、四号街阿伦、五号街王兴,三号街鱼阳,以后东区四条街交给你们打理了,争取用最快的速度掌控各自街道,培养出来自己的心腹,一中、职高都可以拉到不少热血少年,关键就看你们自己手段。

哥四个兄弟统一点点脑袋。

胖子欲言又止的望向我,吭哧了半天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来,老老实实的往墙边靠了靠,又交代了大家几句后,我就吩咐他们分头行动。只留下胖子、陈花椒、田伟彤、蔡亮和胡金在最后面。

等所有人都离开以后,我问胖子,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还是对我的安排有所不满意?

胖子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没什么话说,你是东区老大,不管怎么安排肯定都有自己的原因,我没任何意见。

嘴上说的没意见,可谁都看的出来这货在闹别扭,腮帮子鼓得高高的,满脸都是无精打采的挫败表情,蔡亮和胡金从旁边叼着烟浅笑,我走到胖子跟前搂住他肩膀问:“是不是觉得其他兄弟现在都坐上大掌柜的位置,你心里有点失落?”

胖子撇撇嘴带着股怨气说,没什么可失落的,我自己本身能力不行。怪不得别人。

陈花椒和田伟彤从旁边小声安慰。

我抽了口烟说,当时咱们到崇州市的时候我就说过,大家是兄弟,要么一起风光,要么一起疯狂,东区暂时拿下了,可是不夜城还有西区,西区还有五条街。

胖子的眼珠子瞬间瞪亮了,眼巴巴的望向我问,三哥你的意思是我们也有机会坐上大掌柜的位置?

我微微点点头说,当然了,不光是你,花椒、老实蛋、亮哥、金哥,咱们这帮兄弟在我眼中地位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这么一说,胖子、陈花椒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兴奋,蔡亮和胡金虽然嘴上什么话都没说,但也完全看得出来挺开心的,只是田伟彤的脸上没有多大反应,甚至还微微摇摇头说。三哥我清楚自己的能力,我这个人文不成、武不就,狠性没有,做事还犹豫,让我帮忙管理管理夜场还凑合,大掌柜我干不来。

我打算再劝阻他两句,田伟彤直接打断说,三哥我清楚你是为了兄弟们好,想让我们每个人都荣华富贵,可是如果咱们的势力想要做大做强的话,任人唯亲的弊端必须取消,我说这话可能会得罪很多人,但我真心的希望大家都可以更长久,当然我只是个人建议,具体怎么做还得看三哥的。

胖子当时就不乐意了。指着田伟彤低吼,老实蛋你这话什么意思?三哥任人唯亲说的不就是我么?我承认自己确实要本事没本事,要手段也没手段,但是我敢拍着胸脯发誓,我对这帮兄弟永无二心。

田伟彤也不恼火。仍旧语气很从容的说,胖哥我没别的意思,更没有针对任何人,只是想给三哥提个醒,所有街掌控在咱们手里确实是好事,使自己兄弟监管更没问题,可是当四周没有任何威胁的时候,剩下的就只是内斗,你看看中外典故多少情比金坚的兄弟最后刀剑相向,打破这种关系的不一定是利益。很多时候只是因为太安逸,兄弟这种关系很复杂的,可以同甘苦,但是很少有人能够共患难。

田伟彤的一席话让我陷入了沉思,我咬着嘴唇轻轻点点头说。你们先下去吧,我再琢磨琢磨。

蔡亮和胡金靠在我左右,蔡亮提了口气说,三子我觉得老实蛋说的话有道理,人本来就是动物,不管进化的多高级仍旧保留着战斗的本能,有敌人的时候咱们可以同仇敌忾,没敌人的时候就可能演变成内耗,所以...

我点点头说,所以战斗一刻不能停歇,东区到咱们手中了,是时候确定新的目标,咱现在不缺对手,我现在彷徨的是应该拿谁先开刀,皇朝还是西城区,又或者直指上帝?

胡金微笑说,我一直都以为你对上帝虽然应该没多大恨意呢。

我挽起自己的袖管朝着胡金冷笑说,没多大恨意?我当初差点别他把手脚全都废掉,如果不是因为苏天浩手下留情,如果不是因为我师父是狗爷。我想我现在应该流落在某个街头乞讨要饭。

蔡亮递给我支烟说,上帝也好、刘森也罢,哪怕是八号公馆的程威,他们手头上的马仔小弟都只是软实力,只要给咱们时间和钞票。咱们早晚可以超越他,你现在欠缺的是硬实力,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保护伞,上帝指着柳秘书长,程威的脑袋上有扈局,程威和上头好几个大领导都能称兄道弟,而咱们呢?除了有个貌合神离的张涛,好像根本没任何拿得出的后台,这个才是当务之急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揉捏着太阳穴正寻思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兜里的电话突兀的响了,看了眼来点显示居然是程志远,我疑惑的接了起来,电话刚一接通,程志远就气急败坏的喊,赵成虎你他妈什么意思?老子诚心实意跟你合作,你竟然做出来这种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