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 气势如虎/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祖峰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嘴唇蠕动着说,赵成虎你是在跟我显摆自己东区龙头的显赫身份么?

我点点头说,你说是那就是吧,我既然能应允苏天浩把一号街给你,今天晚上同样可以将你再踹下去,你的越南朋友刚才险些枪毙了我,你说应该怎么办?

刘祖峰指了指阮志雄,同样提高嗓门怒斥,别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你知道他们什么背景么?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真惹不起他!

我打了个哈欠用很懒散的语调说,所以我让你剁掉他的右手,不管他的背景有多硬,在不夜城,在东区,我说了算!小峰哥,我给你俩选择,要么剁掉他右手,咱们坐下来慢慢谈,要么我拆了一号街,把这事儿给上帝聊聊,你自己看着办!

阮志雄把手又伸向怀里,再次掏出手枪指向我。恶狠狠的咆哮,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毙了你,让东区换主?

蔡亮失声大笑,东区换主?口气比你妈的脚气还大,我还真不信这个邪。

胡金一只手捂着小腹,另外一只攥成拳头的手朝着阮志雄张开。掌心里赫然正是一把弹夹,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望向阮志雄说,看来你也不经常摸枪啊,手里的家伙轻了那么多居然感觉不出来?啧啧啧,替你默哀!

我心头一阵惊愕,刚才胡金把枪还给这只黄皮猴子的时候,我还觉得有所不妥,敢情那会儿胡金已经手速飞快的将弹夹拆下来,只是一个简单的小细节,足矣看出来胡金的手速和对枪械的了解。

当阮志雄再次掏出手枪的时候,旁边的刘祖峰脸色也变了,急忙呼喊:“快把枪放下!”不过明显已经晚了。

我双手插着口袋。朝刘祖峰轻笑,这次你看的清清楚楚,我没有捏造任何事实,给我个交代吧。

刘祖峰干咳两声低声说,我替他给你道个歉,这次事情你让我一马可以么?

我不耐烦的打断他说:“少特么给我扯淡,我照着你脑门放两枪然后给你磕俩响头,你看成不?”

刘祖峰冷哼一声说,那你想怎么着?

我没在搭理他,朝着胡金和蔡亮摆摆手,两人一齐将阮志雄按到在台球桌上,阮志雄的几个马仔刚想要伸手摸枪,雷少强带着十多个人如狼似虎的将他们也给钳制住,雷少强顺势将那几个越南猴子身上的家伙也给缴获了。

刘祖峰火急火燎的指向我嚎叫,赵成虎你他妈到底想怎么着?

我长出一口气说,剁了他的右手,以后别让这帮猴子再从不夜城出现,你继续当你的大掌柜,我接着整合我的东城区,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不干,我就把你换掉,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

刘祖峰拎着手里的菜刀,犹豫了好半晌。朝着我摇摇头说,赵成虎你这样会闯大祸的,会毁掉我大哥的计划。

毁掉苏天浩的计划?我迟疑了几秒钟后说,让你大哥过来一趟,你的面子从我这儿不好使。

刘祖峰叹了口气,摸出电话跟那头墨迹了几句话后。把手机递给我,我慢条斯理的接了过来,电话那头苏天浩的声音传了过来,臭小子你又作什么幺蛾子,之前不是答应过我不会到一号街去闹腾么?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冷声说,之前你也没告诉我,一号街会卖药,而且还是大规模的卖,你活腻歪了无所谓,别把我拖下水,我不想让我媳妇守寡。

苏天浩说,我有我的计划,顶多也就是四五天的事情,你稍微忍耐一下,我会提醒峰子让他转告越南佬东区其余几条街不销售药,如何?

我撇撇嘴说,担风险的事情我不白干,一百万。一个礼拜之内让他们滚蛋,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啥事没发生,否则今天晚上我就把这几只黄皮猴子做掉,刘祖峰赶出一号街。

苏天浩的面子不能不给,首先是因为苏菲,其次就是我也确实惹不起他,但是程志远那头已经火烧火燎,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将来的合作关系更得破裂,到时候我更得不偿失。

苏天浩笑骂了一句,你丫还真是雁过拔毛,我的便宜也敢占,不怕崴到牙么?

我乐呵呵的说,怕!不过我媳妇是牙医,任何疑难杂症都会治。

苏天浩咒骂一句,草泥马的!死小子,别说老子没警告你,你要是敢告诉我妹妹。我现在做的事情,我就把你扒皮抽筋!

我笑着说,安啦安啦,记住你答应我的条件,最多一个礼拜,鸿图会所必须从一号街消失,我也有我的计划。

苏天浩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让我把手机还给刘祖峰,刘祖峰“嗯嗯啊啊”了几声后挂掉电话,翻着一对死鱼眼说:“明天我会找人把一百万送到蓝月亮,现在没事了吧?”

我咧嘴大笑着抱抱拳头说,小峰哥。对不住哈,今天晚上喝的有点高,给您造成的不便,我深感歉意。

刘祖峰冷哼一声,我示意胡金和蔡亮把阮志雄松开,朝着他也抱拳说。不好意思哈外国友人,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阮志雄的涵养比刘祖峰高多了,无所谓的摆摆手说,中国有句老话叫不打不相识!希望将来跟三哥能够多合作,咱们共同发大财。

我摇摇头说,合作就免了吧,我这个人胆子小,心跳太快的事情干不了,雄哥你看我今天晚上组织了这么多兄弟过来,把你这儿糟蹋的不像样子,需不需给你点补偿什么的?要不然我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

阮志雄赶忙摇摇头说。三哥说哪的话,都是朋友,哪有什么赔偿不赔偿得,要说赔偿也得是我赔偿您,毕竟刚才情急之下我开枪了。

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拍后脑勺望了眼旁边的胡金,点点头说:“雄哥要是不提这茬我几乎都忘了,刚才我哥哥确实中了一枪,唉...受点痛苦啥的都是小事儿,关键黑市医生不好找,又是一笔大开支啊,主要我刚爬上东区龙头的位置。兜里确实没俩闲钱。”

胡金到此刻为止,脸色平常,而且刚才中枪的地方也没任何血迹,我觉得他应该是没受伤。

阮志雄嘴角抽动两下,从口袋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说,三哥,卡里有十万,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您能既往不咎。

我没有半分客气,直接将卡揣进口袋说,雄哥太客气了,咱都是朋友嘛!对了。强子今天来了多少兄弟?

雷少强想了想说,不到三百人吧?

我叹了口气,装腔作势的说,来这么多兄弟啊?一人一碗面就得几万块,唉...大哥不好当!动辄就得花钱。

阮志雄一脸吃了大便似得倒霉表情,又从另外一个口袋摸出张银行卡递给我说,三哥这卡里有个五六万,密码也是六个零,是我请兄弟们喝茶的,您千万别跟我客气,毕竟这事儿是因为我冲动惹出来的。

我接过卡,转身就交给雷少强说。带兄弟们吃点好的,少喝酒,别闹事!

又跟阮志雄和刘祖峰絮叨了几句后,我大胳膊一挥,带着兄弟们就往楼下走去,楼下的迪吧让砸的乱七八糟,满地都是狼藉,王兴坐在迪厅的吧台上,一边抽烟一边喝酒,迪吧里都是拎着棒球棍的青年。

看到我们从楼上下来,王兴带着那帮青年齐声呐喊,三哥好!

我笑着摆摆手。王兴他们融入我身后的人群中,走出鸿图会所,放眼望去一号街上全是白色t恤,黑长裤的少年,黑压压的一大片。

鱼阳和伦哥两手举高,满街的少年整齐的嘶吼“三哥好!”

统一的呐吼声,震彻整个一号街,送我们出来的阮志雄脸色变得有点不好看。

我们一帮人浩浩荡荡的朝着一号街的街口走,身后密密麻麻的全是其他几条街的兄弟,大家的步调一致,看起来特别拉风,我回头看了眼被砸的破破烂烂的“鸿图会所”和一脸尴尬站在门口的阮志雄。轻声朝着周围的兄弟们说,很早以前我就明白一个道理,当你的实力足够强大时候,打完人,砸完场,对方还得赔你钱。今天看来真是这样哈!

雷少强递给我一把手枪说,而且对方还送给咱几把真家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