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 保命礼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锦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文文弱弱的,总觉得这孙子像秀才多过社会人,没想到这回居然这么有血性。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正所谓“龙有逆鳞,触之即死,狼有暗刺,窥之则杀。”我相信任何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眼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欺负,估计都会豁出去命的守护,更何况文锦这种人。

既然文锦这个正主现身了,我的任务也算完成,长长的松了一口大气,很干脆的扛起19姐朝角落的地方挤了挤当起了看官,陈圆圆从口袋掏出一方手绢凑到我额头上轻轻擦拭血迹,我厌恶的推开她胳膊骂,滚一边去!

陈圆圆皱了皱鼻子。有点委屈的说,发生这种事情我也不想的,当时我和薇薇姐是真喝醉了,刚好碰上林小梦,她说顺路送我们回家,谁知道竟然把我们送到这里来了,我承认自己又白痴了,可我..我及时补救了啊,如果不是我护着,薇薇姐可能就...

如果她不提这话茬还好点。现在瞅她还一脸委屈的模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掌推在她的胸口,提高嗓门骂:“你傻逼是你自己的事儿,以后拜托别连累其他人。咱都老大不小了,什么事儿能做,什么人能交,我想不需要我教吧?从现在开始一个字儿别跟我絮叨,别逼我破戒!”

陈圆圆好像根本没听懂我说的话。还小声墨迹,成虎我知道错了,以后肯定不会再理林小梦,她太不是个东西了,居然把我们当玩具送给别人取悦,亏我以前还一直拿她当初朋友。

不等她话说完,我甩开膀子就是一耳光抽在她脸上,冷着脸说:“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虽然是个小人,但还算爷们,从来不屑打女人,你是第二个,头一次是林小梦,陈圆圆你扪心自问,真的不知道林小梦是啥人品么?难听话我不想多说,你自己寻思吧。”

说罢话我扛起来19姐又往旁边挪了挪。

陈圆圆捂着脸,一脸不敢相信的望着我,眼泪顺着面颊慢慢滑落下来,我懒得搭理她那副哭哭啼啼的倒霉样子,把目光投向了文锦和刘森的方向。

文锦单手捏着枪管顶在自己的心口处,朝着刘森面无表情重复又说了一遍。是男人就叩动扳机!

刘森侧脸上的肌肉一阵颤抖,说话的声调都变了,眼巴巴的望着文锦结巴的问道,你..你真的是天门的人么?

文锦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在刘森的脸上嘲讽,我是哪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打算怎么处理今天晚上的事情?今晚险些被你们欺负的女孩子是我未婚妻。

文锦这一巴掌打的特别用力,直接把刘森的嘴给扇破了,血渍顺着嘴角往下滴答,刘森愣是站在原地一动没敢动,倒是旁边的安少好像被踩着尾巴似的上蹿下跳,指着文锦狗吠,天门算个什么东西?你知道我姐夫是谁么?我告诉你...

文锦没吱声,旁边有两个穿白色西装的青年抄起旁边的垃圾桶照着安少“噼里啪啦”就是一顿猛砸,周围其他穿白色西服的青年纷纷威胁的看向刘森和他的一甘马仔。

别看刘森手里有两三把猎枪,身后起码也站了不下二三十着装统一穿黑西服的跟班,可是和四周穿白色西装的青年一比较,效果就立竿见影的出来了,那种差异就好像正规军和游击队。

两个青年将安少擂倒在地后,文锦拿脚踩在他脸上碾压两下说,天门只是个小商会而已。说白了就是一帮普普通通的生意人,你没见过世面不要紧,我给你机会给你后台打电话咨询。

安少从口袋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可能为了展现自己的雄厚背景,电话刚一接通,他按下免提键就扯开嗓门哭嚎,姐夫快救救我,我在八号公馆被人打了,对方是个叫天门的狗屁商会。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后问,你确定是天门么?

安少咋咋呼呼的叫喊,没错,有个长得跟瘦猴似的家伙是这么说的。

那边又沉默了足足能有一两分钟后说,本来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和你姐离婚,这下你确定了我选择是正确的,待会把我手机号码拉黑吧。接着就是一阵“嘟嘟嘟”的挂机声。

“姐夫..姐..”安少彻底傻眼了,海怪似的大嘴咧的老大,目瞪口呆的望向文锦。

文锦笑了笑说,把电话再继续拨打过去。

安少还在犯迷糊,文锦一脚狠狠踩在他手背上。这傻屌赶忙又快速将电话拨了过去,电话那头很不耐烦的出声说,你自求多福吧,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了,我帮不了你。

文锦一把夺过去手机轻声说,这么晚打搅您很不好意思,我叫文锦,是天门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您的前任小舅子今晚上险些侮辱我的未婚妻,我觉得有必要告诉您一声我老岳丈的名字。他姓王,名宏伟,我想您应该不太陌生吧?

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说,怪不得今天晚上八号公馆的四周出现了一个特勤中队,明白了!明天我会召开班子会议。通知大家八号公馆今天晚上配合特勤中队举行反恐演练,替我给宏伟大哥道个歉,同时我也跟你和你未婚妻说声抱歉!

“客气了!”文锦不咸不淡的挂掉手机,将电话砸在安少的脸上,侧头看了眼刘森问。想好怎么解决事情了么?

刘森两腿一软直接跪倒在文锦面前,脑瓜如同捣蒜一般“咣咣”的猛磕响头,直把头皮都蹭的满是鲜血也没敢停下,文锦冷酷的说,磕头没有任何用处。我问的是解决方案。

刘森面如死灰的说,待会我会把这头死肥猪处理掉,求您给条活路。

文锦一脚蹬在刘森的脸上,接着跳起来照着他的脑袋连续就是几脚,这才喘着粗气停手说,如果不是我大哥有命令,不准干涉崇州市的任何事情,我今天把你剥皮抽筋都不解恨,你想不出来是吧?我给你拿出一条解决方案,今天晚上凡是参与这件事情的人,每人废一条腿,包括你!这个死肥猪给我削成人棍丢到闹市区去讨饭,还有就是今晚上我要砸烂你的八号公馆。

刘森狂点两下脑袋应承没问题。

文锦粗暴的打断说,我还没说完,今天晚上我要砸烂你的八号公馆,明天晚上十二点之前,我不管你使什么手段给我恢复原貌让我再砸一遍,连续砸三天,今天的事情就算完,有问题么?

刘森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没问题!

文锦转了转脖颈冷笑,那就开始吧!你自己先废了自己的右腿。

刘森迟疑了几秒钟,从旁边一个穿白色西服的青年手里接过匕首,朝着自己的脚腕就狠狠的扎了上去,接着他“啊!”的吼叫声响彻整个四楼。

文锦朝着四周的白西服青年摆摆手。轻描淡写的说,开砸!砸到能看到砖头为止!

几十号青年涌进走廊里就开始“噼里啪啦”的打砸,玻璃的破碎声、电视、点歌机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文锦走到我面前,看了眼旁边紧张兮兮的陈圆圆,冷声说:“我相信你今天晚上绝对是无心之过,但错了就是错了,不管有心还是无心,你都险些让薇薇陷入绝境,她拿你当妹妹当学生看,可是你却没有站在她的角度想想今晚上的事情。你不配跟她做朋友,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就把今晚上的事情永远藏在心里,我希望她一如既往的单纯如同张宣纸。”

陈圆圆泪如雨下的使劲点了点脑袋。

接着文锦做出一个另我跌破眼镜的举动,他竟然低头朝我鞠了一躬说,谢谢!

我撇撇嘴说,能换成仨条件不?

文锦苦笑着摇摇头说,不能,我破坏规矩了,估计明天就得离开崇州市。不过临走的时候,我可以送你份保命的礼物。他把嘴巴凑到我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我满脸惊诧的望向他问,要不要这么屌?

文锦微微摇头说,这手段只能使一次,你自己珍惜吧。

我诚心实意的朝他抱拳说,谢谢文老师。

文锦将19姐拦腰抱起,往电梯里走,回头朝我朗声说了一句,期待你将来可以走的更高更远!

这个时候19姐迷迷糊糊的醒了,喃呢的问文锦,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这么吵?

文锦语气特别温柔的说,咱俩之前不是因为婚事吵架了嘛,你生气喝醉酒,我为了给你赔罪,特意雇人买了好多鞭炮和礼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