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 又见黄皮猴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晚上文锦用“公主抱”的姿势,将他的“公主”19姐拥进电梯里,两人喃声细语的场景如同一副秀美画轴一般镌刻在我的脑海中,很多年后回忆起来,我都历历在目。

这个比我还阴险百倍的家伙,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女人有时候想要的并不多,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相拥,一句深情的“想你”,一道情意绵绵的温柔眼神,或许就能明媚很久。

从“皇朝洗浴”里出来,我拔腿就往大学城的方向跑。尽管此刻已经是凌晨两三点多钟,我却发了疯似得想要抱起苏菲跟她好好的接个吻,爱情从来都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规律的事情。

我刚跑出去十几米远,就听到陈圆圆从身后喊我的名字。对于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发小”我现在真挺无语的,我承认今天晚上掴她耳光确实有点不应该,可是心里头又有个声音告诉我,不扇她,她永远不会明白自己错在哪。

任由她从后面高一声低一声的喊叫,我回头骂了句:“如果你还有脸,以后就当成不认识我,我真心懒得跟你废一句话。”

骂完以后我就继续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心里一个劲儿咒骂,出租车都死哪了?

平常这个时间段,类似“皇朝”这种大型的娱乐场所的门前和附近最少都能看见六七辆出租车,可是今天晚上却静悄悄,害得我只能步行往街口小跑。

跑着跑着,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就算皇朝洗浴门前的出租车今天因为文锦的出现都被撵走了,可是整条街为什么会这么安静?

想到这儿,我停下脚步回头望了眼四周,皇朝洗浴建在市中心的一条偏街上,整条街大概一百多米,距离市里的主干道特别近,按照正常逻辑就算洗浴门口没有出租车,街口也应该有几辆的,可此刻街口两盏羸弱的路灯底下居然蹲了七八个人影。

现在将近凌晨三四点钟,除了环卫工人以外,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人这么闲,瞧架势蹲在街口的人应该还都是小年轻。

看我停下脚步,那几个青年就全都站起来,齐刷刷的转头看向我。接着那几个家伙就朝我走了过来。

我心神一紧,快速朝后倒退,三更半夜街口突然出现几个年轻小伙不怀好意的朝我聚拢,这事要是没鬼才怪。

见我往后退。那几个青年居然停了下来,其中一个家伙怪腔怪调的喊,赵先生,有人让我们过来提醒您一声,不要招惹鸿图会所,否则后果自负。

我皱着眉头没有吱声,静静的打量着那几个青年,反正身后就是“皇朝洗浴”,里面现在全都是文锦的小弟,大不了我就赖在里面不走,谅他们也不敢怎么滴。

朝我喊完话后,几个青年又站在原地停留了几分钟。这才消失在街头。

我立在原地没敢乱动,谁知道那几个混蛋是真走了还是藏在什么地方,不经意间回头看了眼陈圆圆,见到她仍旧孤零零的站在洗浴中心的门口看着我。

又从路边站在了二十多分钟后,我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朝街口走去,一边走,我一边把手伸到后腰处握住手枪,小心翼翼的戒备四周。

走到街口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想来那几个家伙应该已经走远了,我看到路边停了几辆出租车,赶忙快速跑了过去。坐进出租车里,接下来去哪?我又有点为难了。

想去找苏菲,又害怕会被人跟踪上,到时候更麻烦。会不夜城吧,这个点估计人早就都睡了,左思右想了好半天后,我寻思干脆会租住的小院里休息几个钟头再说。

出租车缓缓发动。走出去大概五六米远,我又急忙喊司机停下,跑下车拍了拍另外一辆出租车的窗户,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递给司机说,皇朝洗浴门前站了个女孩,劳驾把她送回去。

不管怎么说,和陈圆圆相识一场,将她一个人扔到这儿。我心底多少有点不忍,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以后,我叹了口气钻进车里迅速离去。

坐在车里,我揉捏着太阳穴思索刚才那帮青年到底是谁的人?如果单纯听说话语气的话。感觉对方肯定就是越南猴子,毕竟“鸿图会所”是他们开的。

可是阮志雄之前都快被我吓尿了,除非他脑袋让驴踢了,不然吃了豹子胆敢跟我玩偷袭?当然也不排除狗日的看我落单想要落井下石。

不过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更像是别人打着“鸿图会所”的名义跟我玩下三滥。刚才路灯太过昏暗,看不清楚那几个青年的模样,不过只听喊话怪模怪样的腔调,应该能够确定不是中国人。

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整我?刚才那几个青年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只是单纯的威胁我两句吗?

回到租住的小院里。天色已经隐隐发白,我寻思发生怎么也睡不着,干脆坐在小院的椅子上抽烟,越想越觉得没头绪,正发呆的时候,侧房的木门“吱嘎”一声开了,蒋剑和丧彪哈欠连天的走了出来,冷不丁的看到我坐在院子里,他两吓了一跳。

“三哥,你啥时候回来的?”蒋剑揉了揉眼睛迷茫的望向我。

我笑了笑说,你们咋这么早就起来了?

蒋剑说,起来稍微运动一下,之前亮哥教过我们扎马步和打拳,反正我俩现在已经这样了,尽可能的让自己变得更强点吧。

我点了点脑袋示意他们该干嘛干嘛,蒋剑和丧彪从院子里开始扎马步。扎了差不多半个多钟头又开始打拳。

他们打拳还和电视里演的那种耍把式的套路不一样,完全就是两个人互相对殴,基本上没有任何虚晃就是拳拳到肉的搏击,几乎和街头混子干仗没多大区别。

等他俩结束这场这种特殊的晨练方式,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你们今天到火车站附近的“鸿图会所”去应聘吧,不管是服务生还是看场子的都无所谓,短时间里不要跟我联系。尽可能从里面混出点模样,做完这单事儿,我找人帮你们安排个新身份,以后咱们两清,可以么?

丧彪和蒋剑的眼中同时闪过一丝惊喜,忙不迭点了点脑袋,丧彪轻声问我,三哥。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做掉谁?

我想了想说,暂时谁也不做掉,你俩就把自己当成普通人干该干的事情就好,尽量别和认识的人碰面,哪怕咱们发生矛盾,你们也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二人点点头,就离开了小院。

毕竟我之前答应过程志远今天晚上要和配合一块砸掉鸿图会所,将来和越南猴子的关系应该是敌非友,提早做点准备工作,以至于将来开战不会吃亏。

等他俩离开后,我整理了下自己的思路,眼下不夜城东区基本上完全落入我的手里,再继续拓展实力就得把目光转向西城区,西区没那么好占,撇开上帝不说,光是陆峰和林恬鹤就够我喝一壶,争霸西城区还不如从皇朝身上分一杯羹。

经过昨晚上的事情,刘森就算不破产八成也得让脱一层皮,连续让文锦砸三遍皇朝,光是装修费就是个天价,他本身的名誉也绝逼会受到巨大打击,况且旁边还守着虎视眈眈的八号公馆和上帝,别看他俩现在是盟友,刘森落难,程威父子肯定率先发难。

原本我以为事情肯定会按照我的设想进行,谁知道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打断了我的臆想。

打电话的人是上帝,他没有跟我任何客套,直接问我,你和天门什么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