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胡金收徒/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瘸子犹豫了一下,赶忙捣蒜似得点头呼喊,我有筹码,我知道鬼组剩下那些人在咱们市里的藏身之所,虎爷我现在就可以带着你去找他们。

瞅着他那副可怜嗖嗖的模样,我止不住笑出声来,朝他努努嘴鄙夷的说,看到你,我总算明白为啥当年抗倭,革命先烈们为啥会打的如此艰难,就是因为像你这样的家老鼠层出不穷。

马瘸子没羞没臊的跪在地上,左右开弓猛抡自己耳刮子,“噼啪”的巴掌声在空旷的酒吧里显得格外响亮,狗日的自己把自己抽的满嘴流血,不住的求饶:“虎爷我不是人。是只畜生,您大人大量,就把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我冷笑说,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饶你一条腿。你们这次入侵不夜城是有预谋的么?其他几条街有鬼组的混子吗?还有为啥会偏偏挑选这间酒吧下手?想清楚再回答我,如果你敢说一句假话,我就让你变成马哑巴。

马瘸子想了想后说,这么机密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让我知道,我只知道山本一熊是昨天才刚到崇州市的。当时我和几个兄弟在打台球,他上来就暴揍了我一顿,问我东城区什么情况,然后我就把咱们东区的事情说了下,后来他说今天要踏平虎爷您的三号街,让我先过来踩点,要从街尾开始扫荡,所以就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我接着问,他们来了多少人?

马瘸子哭丧着脸说,大概有二三十个人。

我讥讽的撇撇嘴说。靠三十多个人就妄言踏平三号街,倭国人的口气好像都比脚气大很多。

马瘸子赶忙拍马屁点头说,就是就是,这群王八羔子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屌样,还敢跟虎爷您作对,虎爷我现在就带着您去抓剩下的鬼组余孽,其实我也早看他们不顺眼了,除了有几个臭钱,狗屁不是,如果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鬼才懒得搭理他。

我一脚蹬在他脸上,眯缝着眼睛说,不用你带着我去找什么鬼组,他们不够排面让我亲自登门,只需要你给对方带句话,让他们拿二百万过来保山本一熊,成交不?

马瘸子忙不迭应承说没问题。

我朝着江龙和莫西干摆摆手说,打断他一条腿丢出不夜城,咱们社会人说话要算数,说给人家留一条腿就只能留下一条。剩两条腿都算咱们言而无信!

江龙一手拎着根铁管,一手揪着马瘸子的脖领拖出了酒吧,紧跟着就听到马瘸子发出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与此同时,酒水台的方向也传来“啊!”的一声叫声,我不由回头望去。只见胡金正帮着身材微胖的青年在揉捏胳膊,青年一脸的痛苦表情,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面颊往下滑落,那个留着短头发的啤酒妹紧张的握着手帕从旁边帮忙擦汗。

那个剃着“莫西干”发型的男孩轻声问,我兄弟没事吧?

胡金摇摇头说,没什么大碍,平常脱臼而已,明天到医院做个石膏夹板,休息两个月差不多就没问题了。

这个时候,江龙也走回来酒吧里,朝我微微弓腰感谢说,虎哥今天的事情多谢了,如果不是你出现,估计我们今天都悬了。

我拍了拍他肩膀微笑说,跟我不需要说谢。我是东区的龙头,三号街更是我爬起来的地方,对这里我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家。

江龙面色稍微有点尴尬,迟疑了几分钟后低声说,虎哥,我想以后跟着你...

我笑了笑说,跟我没问题,关键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利益?或者你有什么优势?

江龙抽了口气说,我没有任何优势,我也是个学生混子起家。现在是十一中高三的扛旗,大本事没有,不过喊个几十号十六七岁的年轻人丁点问题没有,这个年龄段的人,做很多事情更方便。

我点点头说,我的兄弟们基本上也都是这个年龄,对我诱惑不太大,这样吧!明天晚上,带上你的兄弟把火车站附近的“鸿图会所”给我砸了,剩下的事情咱们回头再谈,就赌你敢不敢信我?

江龙犹豫了足足能有五分钟,咬着嘴皮点点头说,好,虎哥!明天晚上等我好消息吧。

我拍拍他的肩膀,带着胡金掉头就往酒吧外面走,我俩刚刚走出去,那个剃着“莫西干”和微胖青年连带着啤酒妹一块撵了出来。

“虎哥,劳驾你们稍微等一下!”莫西干追在我们身后喊叫了两声。

我不解的回头望去,好奇的问他:“有事么哥们?”

莫西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想要拜师?

拜那位大哥为师父。不知道行不行?

我侧头望了眼胡金坏笑着没吱声。

胡金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迟疑了几秒钟后说,小三爷这事儿你怎么看?

我舔了舔嘴唇说,要是让我拿主意的话,那就稍微缓一阵子再说吧。咱们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就冒冒失失的谈什么拜师访徒弟的好像有点早,你说呢金子哥?毕竟人家是要拜你,我这个外人说啥其实仅供参考。

我看得出胡金其实是特别中意这个男孩的,而且我本人也挺待见这种敢想敢干的热血青年。虽然做事容易冲动,像匹桀骜不驯的野马,不过也刚好说明他人性的真诚,这种人一旦收获他的真心,肯定会实打实的替你卖命。

胡金上下打量着莫西干,眼神中流露出的神情仿佛越看越喜欢,嘴上虽然啥也没说,不过上扬的嘴脸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心理。

莫西干愣头愣脑的站在原地,旁边那个短头发啤酒妹轻轻的晃了晃他的胳膊小声催促。

“莫西干”这才猛的反应过来,一把叩到胡金的面前,倒头就拜,两手抱拳特别恭敬的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三拜,我叫邓华。是崇州市土生土长的人,以前在市中心的拳馆当陪练,之前因为故意伤害罪在看守所里关了两年。

我小声说,还真挺实在的,有的没的。一口气全都供出来了。

胡金乐呵呵的说,小三爷你也这么觉得啊?

我抽了抽鼻子问,你为什么要拜他为师啊?

邓华很直截了当的说,因为他足够强,他比武馆里那些所谓的师父不知道抢上多少倍。我想向他一样强!

我接着说,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么?

邓华点点头说,知道,您是东城区的龙头,我师父估计也是东区数得着的大人物,我没想沾你们的光,只是想跟在他左右拜师学艺而已。

胡金清了清嗓子说,过去讲究“师父访徒弟三年,徒弟访师父三年”,师父观察徒弟三年,看看人性、根骨,徒弟检验师父三年,看看师父到底适不适合教徒,而且有学徒三年,效力两年的讲究。你能忍受住么?

邓华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说,没问题师父,只要能学到真正的本事,别说三年,五年也没问题。只是我不懂效力两年是什么意思?

胡金双手后背,俨然已经进入师父的角色,朗声说:“效力两年的意思,就是不求任何回报的给师父干两年活,大到挣钱养家,小到洗脸洗脚,你考虑清楚。”

邓华重重点点脑袋说,我愿意!

胡金轻声说,先别着急喊师父,行师之礼需要三叩九拜。我这个人比较传统,很看中基本礼仪,等咱们选个黄道吉日再确定下来拜师的事情。

“多谢师傅!”邓华满脸喜气的从地上爬起来,规规矩矩的站在胡金的身后,看架势这就是准备赖上我们的节奏。

胡金干咳两声靠了靠我肩膀说,小三爷要不先就把他们带回咱们的小院去吧,帮着洗衣服做饭啥的...

我摇摇头说,金子哥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是对方的身份不清不楚,冒冒失失带回去我不放心,放在自己身边我更不放心。

这个时候,那个短头发的啤酒妹走到我跟前,娇声说:“大哥哥,我们真的不是坏人,我男朋友特别喜欢武术...”

我再次摇摇头说,事关性命的大事儿,容不得马虎,见谅!

我刚刚说完话,鱼阳就给我打过来电话说,三子,有两个自称鬼组负责人的家伙到蓝月亮来赎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