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 和皇朝宣战/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皇朝宣战

这是个不太标准的三人间,里面有四五张单人床,不过拼到了一块,整得好像我们农村的土炕一样,地面上一片狼藉,随意丢着着一些吃过的速食袋和用过的卫生纸,我一脚踹开门的时候,里面的人着实吓了一跳。。

房间里面很是热闹,有三四个女的,都是化着那种很浓艳的妆。特别是有两个女的脸上涂抹的跟地狱里蹿出来的小鬼儿有一拼。

床边放着一张茶几,茶几上放着着几个插吸管的矿泉水瓶,边上还有一些锡纸和两根燃烧的蜡烛,屋子里散发着一股子烧塑料的辣眼味道。

我不适宜咳嗽两声,拿手在脸前扇了扇风,快速打量了几眼房间里的情况。

看见我们一行人突然闯进来,大光头五毛最先开口,粗狂的声音“你们特么谁啊,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他话音一落,边上的几个小弟也全都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一个个瘦的好像精选猪肋排似得让人看着都心疼,眼神迷离,一看就知道是溜冰溜多的瘾君子。

哥几个就站在门口,谁也没说话,这个时候,我自己往前走了两步,走到赤裸着上半身的“五毛”边上,顺手就从桌子上面抄起来了一个矿泉水瓶子。

照着他的大光头浇花似得淋了个透心凉,“草泥马得!”五毛让我淋的满脸是水,愤怒的一巴掌推在我胸口上。

伦哥三步并做两步跨过来,从怀里直接掏出来手枪,拿枪把照着五毛的脑袋上狠招呼上去。

五毛捂着头“啊”的一声惨叫,他那几个马仔看来真是溜大了,居然无视伦哥手里的家伙咋咋呼呼的要往上扑,雷少强一脚踹趴下个混子,鱼阳抓起一个矿泉水瓶,枪管伸进瓶口“砰”的扣动了扳机。

那个中枪的倒霉蛋干嚎着抱起自己的大腿从地上滚动起来,另外几个混子这才如梦初醒,惊慌失措的连连往后倒退,嘴里念叨着“真家伙,卧槽,是真家伙!”

而那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一个个吓得抱头蹲在地上“嗷嗷”尖叫。

我冷着脸低吼,跪下!

鱼阳面部表情的扫视了眼屋里的这些男男女女,几个小混混毫不犹豫的瞬间全两手抱头匍匐在地上。

我猛的一拉五毛的脖颈,使劲往前一拽,一把就把他拽到了桌子上面,光头五毛半个身子直接就趴在了桌子上,伦哥拿枪顶在他的太阳穴上,我低声问:“外面的那辆绿色货车是你的么?”

五毛一脸的惊慌失措,慌忙摇摇头嘟囔,什么货车?不是我的,真不是我的。

雷少强抓起床上的一件深蓝色的工作服,从兜里掏出来两个巴掌大小的黑皮小本,翻看了两眼冷笑着说。王康是哪位?还有这台绿色双排货车又是怎么回事?哥们咱做人要实在啊。

雷少强说着话将手中的驾驶本和行车证递给我,我瞟了两眼,一把拽起来五毛,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大嘴巴子呼到狗日的脸上,淡漠的问他。我知道你只是听命行事,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开车撞人的,把你知道的原原本本告诉我,我给你个痛快。

五毛的脸色顿时变了,忙不迭的跪在地上直磕响头哀求,大哥我就是个普通贩菜的,根本听不懂你说什么,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不想说你就憋着吧,我看你能憋多久!”我点点头,看了眼胖子说,到外面给我找把铁锤进来。

不一会儿,胖子拖着把半米来长的铁锤走了进来,我朝着鱼阳他们努努嘴说,把他右手给我按住。

鱼阳和陈花椒如狼似虎一般将他按牢,五毛扯着嗓门嚎叫。大哥我说,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求求你,放过我吧!

“晚了!”我径直举起了铁锤。

紧跟着“啊!”一声嘶嚎,五毛满脸痛苦的蜷缩在地上打滚。

我一脚踏在五毛的脸上微笑,再给你次机会,给你五分钟时间整理自己的语言,说出来我想听的东西,伦哥。按住他的左臂。

伦哥和陈花椒又强硬的将他的左胳膊按在地上,这个时候五毛是真怕了,满脸都是鼻涕眼泪的央求说,虎爷我说,什么都说,是皇朝的刘森给了我十万块钱,让我今天开车撞你的,我先让小弟把你的烟偷了,然后在大排档的附近等着你出去买烟,谁知道是个女的出去了。虎爷这件事完全是刘森指使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当时有点傻眼,也就是说,刘森本来的目标其实是我,江红完全就是受我牵连,做了我的替罪羊,听到这里,我心底说不出来的内疚,狠狠的甩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雷少强何等的聪慧,自然猜出来我心底的想法,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安慰:“三哥,先别着急,红姐还在抢救,吉人自有天相,放心吧。一定会没事的!”

五毛匍匐在地上朝我求饶,虎爷,您放我一马吧,我就是个听人命令的小卒子,事情全都是刘森操办得。

我愤怒的一脚将他踹趴下。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没头没脑的照着狗日的脸上狠砸,连续砸了十几下后,伦哥将我拉起来说,别在旅馆里弄出来人命,很麻烦的,现在大家人心惶惶,就指着你这根主心骨呢。

我吐了口唾沫,指着趴在地上“哼哼啊啊”装死的五毛,朝雷少强他们说,把他给我带走!

我们把五毛一直带到郊区的公墓里,哥几个围住他上去就是一顿暴打,然后我让伦哥到附近的农户家里买了两把铁锹,从公墓角落里挖出来一个大坑。

此刻五毛已经吓得大小便失禁,拉了一裤兜子,恶臭味儿扑鼻,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我说,给刘森打电话,让他过来救你!

五毛赶忙掏出来手机给刘森拨号,电话通了以后,他可怜巴巴的哀求了电话那头的刘森好半天,最后把手机举给我说,森老大让你接电话。

我直接按下免提键不耐烦的骂,有什么屁快放,奉承话就不需要说了,我和你不死不休!

刘森“桀桀”怪笑两声说,成虎兄弟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没必要不死不休吧?别听小人挑拨离间,我可没有派过人偷袭你啊,尤其是你现在没死。我更不会承认啦,小伙子以后做人别太狂,损人还害己,真是悲哀啊!

我笑着说,大哥我见得多了。像你这样敢做不敢当的大哥还真是头一次见,刘森我挺佩服你的,不光能够做到不要脸,还可以不要脸的这么冠冕堂皇,别给我扯淡,我和你们皇朝必定有一战。

刘森哈哈大笑着说,成虎老弟,你还不知道昨天晚上你们在酒吧里打的那个叫王健豪的年轻人是什么身份吧?真是年少轻狂,无法无天啊!

我不想再跟这个二逼废话,把电话一脚踩烂。又朝着五毛说,你老大把你弃掉了,你自求多福吧,祈祷我嫂子可以安然无恙,如果她不幸过世,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她命硬逃过去这一劫的话,我会赏你个痛快!

然后我给王兴打了个电话,询问他江红的具体情况。王兴语气沉重的说,还在抢救,菲姐的一个好朋友她爸是医院的院长,帮咱们联系到省里的著名医生过来,祈祷红姐可以再坚持一个多小时。

我吸了吸酸涩的鼻子说,那边有啥情况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让蔡亮安抚好胡金,现在千万不要轻举妄动,那边指定就等着咱们去拼命呢。

王兴“嗯”了一声挂掉电话,我一脚将五毛踹进刚才挖好的土坑里,我们哥几个全都阴沉着脸蹲在坑边抽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等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我的手机猛然响了,我赶忙接起来,当听到王兴跟我说结果的时候,我眼泪当时就掉了出来,朝着雷少强他们摆摆手招呼,把五毛埋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