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 疯狂的胡金/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防止五毛大喊大叫,我让伦哥把他捆绑结实,又拿袜子塞住他的嘴巴,然后才把他一脚蹬进坑里,带着哥几个深一脚浅一脚的用铁锹往他的头上扬土。

五毛满脸是泪的望着我们,蛆虫似得从坑里来回蠕动挣扎,我想我永远都忘不了他那惊恐的眼神。

十多分钟后,原本的大坑让我们填好,我拿铁锹往土堆上拍了拍,踩瓷实以后。点燃三根烟插了上去,轻声念叨:“杀人者,人恒杀之,尘归尘,土归土,下辈子有可能的话投生当畜生也千万别再做人了,当人太难!”

伦哥拍了拍我肩膀说,其实咱们不是一定非要弄死他的,可以让他帮咱做别的事情,也可以交给警察,怎么都好过你现在给自己制造这么大的心理压力。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说,你说的没错,但是他必须死!不然我没法面对金子哥和红姐。

伦哥紧张的问我,对了,江红目前怎么样了?

我抹了把脸上的泪痕说,天佑苦情人,虽然还在重症监护,不过暂时度过了危险期。

兄弟们全都齐声呼喊起来,说实话一帮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大半夜的从公墓里振臂欢呼确实是件特别荒诞怪异的事情,没有真正经历过生死一线的人是根本可能体会到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往回走的时候,鱼阳负责开车,伦哥坐在我旁边,雷少强不停打着电话安排人到医院附近把手,谁知道刘森那个疯子会不会做出什么趁人之危的事情。

伦哥递给我支烟轻声说,三子我终于明白当初文哥为什么说,我这辈子的成就至多也就一条街的大掌柜。

我“嗯?”了一声疑惑的望向他。

伦哥干笑说,我做不到像你这样杀伐果断,两年前我也想象不到你会成长到这种高度,有时候我在想,当初把你诱骗到这条路上到底是对是错。

我侧着脑袋微笑问,那你想清楚到底是错是对了吗?

伦哥打了个哈欠说,我觉得特别对!甚至还庆幸当初的做法,你天生就是这么个玩意儿,就算没有我引导早晚也会踏上这条道,而我的目标一直都是不夜城,所以咱们早晚会对上,如果咱俩不是兄弟,我估摸着现在埋在土里的那个人应该也有我,你的狡猾和阴狠好像就是一种天性。

我叹了口气说,人的命,天注定,尽人事,听天命!

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放眼望去熙熙攘攘的全是叼着烟。穿黑色衬衫的小青年,从医院大门口一直到通往重症监护室的楼道里都是人。

我们几个往重症监护室走,两边的小青年不停朝着我“三哥好!”的弯腰打招呼问好。

我们来到重症监护室的门口,蔡亮和王兴正蹲在电梯门口愁眉苦脸的嘬着烟嘴,我走过去轻声问他俩。红姐现在怎么样了?

蔡亮叹了口气没吱声,王兴摇摇头说,暂时熬过了危险期,不过仍旧在持续昏迷着,菲菲和金哥守在里面,从省里来的主治医生说红姐的小脑上有颗鸽子蛋大小的血块,反正情况不太乐观。

雷少强焦心的问,不太乐观会怎么样?长久昏迷么?

王兴吸了吸鼻子没往下接话,蔡亮一脚将烟蒂踩灭说,医生的原话是,如果江红小脑上的血块没办法在一个月之内消散的话,复苏的机会可能不到百分之五。

我急忙问他,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快速消散,哪怕是砸锅卖铁我都会愿意做。

蔡亮摇摇头说,那专家说如果可以把她送到军队里去接受治疗的话。可能效果会更好些,毕竟军队的医疗设备和技术更为强大,寻常的军医院没啥用,还必须得是那种首长治疗的医院,可是像咱们这种社会渣子怎么可能认识到军方的高层人物,算了,听天由命吧。

我抬起胳膊就甩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刮子骂,都特么怪我,如果出去买烟的人是我,红姐就不会这样了。我他妈就是个灾星!

蔡亮伸手攥住我的手腕摇摇头说,三子你别这么说,发生这种意外,谁也不想的,我明白你心里比谁都难过,比谁都内疚。

“军医院是么?”雷少强禁不住出声。

蔡亮无奈的苦笑说,别琢磨了,此路不通,咱们再想别的辙吧,缓几天看看江红的情况能不能稳定下来。如果可以的话,咱们就退而求其次,把她送出国外治疗,不过到时候费用可能会花费很多,三子钱的问题,你看?

我重重点点脑袋说,钱的事情不用管,拆房子卖地我肯定也会为红姐负担到底。

雷少强低声问,也就是说眼下最好的治疗环境是军医院,其次是出国,对么?他问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的神色,我总感觉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可是又被自己硬生生的扼住。

蔡亮点了点脑袋说,那位专家说。军医院是最为保险的,出国花费很高,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可是...算了!大家都别烦心了,三子你让守在医院附近的兄弟们都撤了吧。我一个人守在这里就可以的。

我朝着伦哥点点头,伦哥带着胖子和陈花椒、鱼阳就下楼去安排了。

这个时候胡金耷拉着脑袋从重症监护室里走出来,眼睛和眼眶都是红红的,蔡亮走上前问他,大哥,人怎么样了?

胡金没有回答,好像丢了魂似的茫然的坐在门口的塑料椅上,从口袋哆哆嗦嗦的掏出烟和打火机,可是他手指颤抖的太厉害了,尝试了好几次都点不着,我从掏出打火机替他点燃,站在他面前弯腰,鞠了个九十度的大躬道歉,金哥,对不起!

胡金抽了口烟,猛地抬起来脑袋,两只眼睛露出一抹凶光恶狠狠的盯着我,紧接着他速度特别快的一把掐住我的脖颈,咬牙切齿的低吼,都怪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媳妇就不会让车撞,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两口子现在正躺在床上高高兴兴的看电视,如果不是因为你答应我们可以灭掉刘森给我四弟报仇,我们这辈子都会老老实实的守着那家美发店,红红现在昏迷了,如果她醒不过来,我就做掉你!

蔡亮赶忙跑上前,两只手握在胡金的手掌上。想要掰开他的手指头,着急的吼叫:“大哥,你他妈魔怔了?快松手!”

其他兄弟也赶忙跑过来拉架,胡金看都没看周围的人,大胳膊使劲往旁边一呼啦。就把几个兄弟都给扫倒在地上,蔡亮生气的一拳头怼在胡金的胸口上,胡金好像没事人一般,单手扼住我的脖颈,将我原地给提了起来。

雷少强毫不犹豫的从怀里掏出来手枪,我剧烈挣扎着朝他喊叫,放下!是兄弟就给我特么放下!

雷少强怔了怔,将胳膊垂了下去。

胡金两只通红的眼珠子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瞪着我,攥住我脖颈上的力度也越来越大,我感觉自己真的快要呼吸不上来了。不过一句求饶的话都没有说,甚至还朝胡金赞许的点点头,我也认为自己该死!

蔡亮抬起胳膊照着胡金的脑袋就扛了一肘子,胡金掉转头一脚蹬在蔡亮的肚子上,把蔡亮踹的跪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嘶嘶”的喊叫,大哥你别魔怔,江红还等着你呢,我们都在为她想办法,三子是我和你弟妹的救命恩人。你他妈要是真掐死他了,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跟老子对话!

或许是听到“江红”的名字,陷入疯癫的胡金稍稍恢复了一丝清明,眨巴了两下眼睛,将我慢慢的松开,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接着这个如同铁石一般的硬汉子“嗷”的一嗓子蹲下身体,眼睛里淌出来一行清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