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 有意思的啤酒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意思的啤酒妹

雷少强临走的时候,还告诉我一个消息,丫头姐现在从西区带小姐,手下也发展了股不小的势力,最主要的是她跟上帝的关系很好,关键时候可以当做奇兵使用。

经过这个傻狍子的这一阵闹腾,原本恼人的离别情愫顿时荡然无存,狗日的用自己惯用的不着调方式明确告诉了我下次见面的时间,其中还夹杂着他对我的期盼。

不夜城的混子圈里流行一句俏皮话“牛逼不牛逼,一天俩骚鸡。目标当上帝,夜夜整三屁(p)”当上帝是啥意思?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等雷少强走远以后,我深吸一口气转身朝小院里走,谁知道我脑袋才刚扭过来,迎头就是一盆水朝我泼面而来,顿时间把我给浇了个透心凉。

梳着齐耳短发的啤酒妹两手端着脸盆,有点呆滞的望向我,我下意识的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水滴子说,老妹儿你这啥水啊?一股子血腥味。

啤酒妹赶忙跑过来给我道歉,对不起啊虎哥,我不是故意的,你快别拿手摸脸了,全是血,这是刚才给江龙和邓华擦身上的水。

我定睛一看这才注意到脸上血糊啦擦的,赶忙“呸呸”吐了两口唾沫,啤酒妹手忙脚乱的上来就要扒我衣裳说,让我脱下来,她帮我洗一下。

我赶忙摆摆手说,算了!回头我自己搓两把就好。

啤酒妹儿的眼圈当时就红了,好像自己吃多大亏似得揉捏着衣角一个劲儿给我赔不是。

我笑呵呵的说,没事哈,我又没怪你,你也忙活一宿了,赶紧洗洗睡觉去吧。

她嘟着小嘴儿说,虎哥你要是原谅我的话,就快脱下来衣服让我帮你洗干净,要不然我心里内疚。

实在执拗不过这丫头,我回到屋里换了条大裤衩,把脏了的外套递给她,本来我已经打算睡觉了,所以光着膀子没再穿上衣。

啤酒妹儿见到我背后的纹身图案时候,一脸的崇拜,蹲在院子里的水龙头旁边,一个劲儿的伸直脖子偷偷打量。

我到侧屋看了眼胡金他们,发现他们三人竟然都睡着了,邓华和江龙分别躺一张床,胡金依靠在躺椅上,打着呼噜睡得正香,寻思哥仨今天都累够呛,我轻轻的替他们盖好被子,退出房间。

从侧房里出来后,我是打算直接回屋睡觉去的,猛不丁看到正从院子里“唰唰”洗衣服的啤酒妹,又觉得深更半夜的把她一个人晾院里有点不合适,就搬了把小椅子坐她旁边闲聊。

见到我坐她跟前。啤酒妹儿好像还有点害怕,不适宜的说,虎哥你快回屋睡觉去吧,秋天了,半夜有点凉。别再感冒了,我洗完衣服就去休息。

我笑呵呵的点燃一根烟说,等你完事了,咱一块儿睡吧。

“啊?”她仰起来小脸儿,有点意外的望着我。

我这才察觉自己说的好像有点暧昧,干咳两声说,我意思是等你洗完衣服以后,我再去睡觉,要不然心里不落忍。

啤酒妹儿“噗嗤”一下笑了,朝着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说,我没多想,虎哥不用多解释,我还害怕嫂子把我脸给挠花呢。

我咳嗽两声说,我也没敢多想,我媳妇狠着呢。我平常要是给她口花花两句,急眼了都敢拎刀抡我。

啤酒妹儿捂着嘴笑嘻嘻的说,不可能吧,我才不相信嫂子是那种人呢,其实吧虎哥,天底下所有女人都一样,给人感觉像个鸡蛋,刚开始接触时,有点冰冷生硬,进一步接触。会觉得她们很纯洁,等你再进一步接触,就会发现只剩下黄了。

“精辟!大学生就是不一样。”我朝着她翘起大拇指夸赞,抓了抓后脑勺说,老妹儿你叫啥啊?我总不能一直喂喂喂的喊你吧。

她伸手挽了一把散落在侧脸上的碎头发轻声说,我叫安佳蓓的,虎哥以后喊我蓓蓓就行。

我没话找话的点点头说,名字蛮可爱的。

她“嘻嘻”笑了两声说,说起来我名字其实还有一段典故呢。

我好奇的问,有啥典故?

她一边吃力的搓着衣服。一边说:“我爸妈年轻的时候都爱赌博,经常管人借钱,每次跟人借钱就会说,以后加倍还给你,后来他们生下来我,取名佳蓓...

“哈哈哈。”我顿时间让逗喷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老妹儿挺有意思的,人长得小巧玲珑,说话也挺好玩的。

安佳蓓满脸茫然的看向我说,虎哥我没开玩笑,我名字真是这么来的。

再看看她那副认真的模样,我更是拍着大腿,笑的前俯后仰起来,一晚上的郁闷心情瞬间一扫而光。

好不容易等她洗完衣服。这丫头居然又拿起笤帚说要把积水清理干净,我赶忙拦住她,哈欠连天的说,别弄了,快去睡吧!剩下的明天再收拾。

安佳蓓两眼盯盯有神儿的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虎哥能不能让我好好看看你后面的纹身不?我特别喜欢看别人身上的纹身图。

我寻思小姑娘好歹帮我洗了半晚上衣裳,加上纹身也没啥见不得人的,就干脆像个模特似得站在原地让她看仔细,冷不丁她伸出自己的手指碰了碰我脊背,像个好奇宝宝似得问我,虎哥纹身的时候疼不疼?

可能是刚刚洗完衣裳的缘故,她的手指特别的冰凉,触碰到我皮肤上的时候,我不禁哆嗦了一下,再加上她的指头尖还轻轻的来回移动,整得我心里头有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我不适应的往前走了两步,回过头朝她微笑说,疼着呢,你可千万别去纹啊,这玩意儿纹上去就是一辈子的事儿。

她乖巧的点点头,然后小脸瞬间红了,声音很小的问我,虎哥,我晚上去哪睡啊?

我随手指了指另外一间侧屋说,你先到那个屋凑合一宿吧,明天看看胡金有啥安排没有,他要是打算让你对象就住这儿,我找人给你们好好收拾一下。

安佳蓓犹豫了好半晌后看了眼我说,刚才帮胡大哥找工具的时候,我进过那个屋子,里面有老鼠,我害怕,虎哥...能不能让我晚上到你屋里去睡觉,我睡地上就好。

我们租住的这种小院里确实闹老鼠。之前我见过几次,我寻思她一个小姑娘胆子小也很正常,也没多想,就说:“要不你去我屋睡吧,我到侧屋住。我屋里没耗子。”

她臊红着脸说,那多不好意思,本来我们就为虎哥添了那么多麻烦,我要是再霸占了你的屋子,明天邓华醒了非揍我不可,还是算了吧。

我开玩笑的逗趣说,你长这么可爱,性格又这么温柔,那小子捧着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舍得打你啊。

安佳蓓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硬挤出个笑容说,虎哥晚安,不打搅你休息了。

说罢话,她就朝空着的那间侧屋走去,我从院里看着她进屋,好半天没看到开灯,心想估计丫头是困的厉害直接睡了吧,就拔腿往我屋里走。

没走两步,隐约听到那屋里传来“嘤嘤”的哭泣声,我犹豫了一下。没有去敲门,直接走回自己屋里。

瞅安佳蓓刚才神情,我估摸着她兴许真被邓华给打过,可这毕竟是人家两口子之间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也不方便多掺和,最主要的是现在时间也不合适,深更半夜的,我如果走进去安慰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了她似的,孤男寡女猫一个屋里传出去不好听。

回到屋里,我把自己房门插上,躺床上思索下一步应该咋做,接下来肯定是要对刘森开战的,皇朝的马仔和小弟,我还不太担心,估摸着顶塌天了也就二三百人,东区四条街合起来应该可以拼一下,让我忌禅的是刘森的白道势力。

我手边现在除了江小燕能够和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领导挂上关系以外,也就只认识个张涛,这点实力跟刘森磕的话,指定让他吃的渣都不剩,那么接下来应该咋办?

我正琢磨的时候,隔壁猛的传来安佳蓓一声尖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