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 这事儿很尴尬/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事儿很尴尬

听到安佳蓓的尖叫声,我本能的一激灵从床上蹦了起来,刚准备往门外跑,又突然觉得不太合适,犹豫了几分钟后重新躺下身子当做没听见的样子继续睡觉。

我寻思她之所以会喊的那么大声,无非是从屋里看到老鼠了,我就算这儿跑过去也派不上啥大用途,万一人家要是没穿衣裳或者别的啥,到时候可就尴尬了。

躺下身子以后,我竖直耳朵偷听侧屋动静。等了几分钟,不见那头再有啥任何声响,我翻了翻身子闭眼开始睡觉。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一阵嘈杂的喧闹声给吵醒了,外面好像在吵架,听声音应该是邓华和安佳蓓。

我迷迷糊糊打开门走出去,看到小院里乱作一团,几杯豆浆散落在地上,旁边还扔了几个冒着热气的包子,安佳蓓一脸委屈的低着脑袋从旁边手足无措,邓华愤怒的从旁边“呼呼”喘粗气,江龙和胡金从旁边不住劝阻,这对小情侣显然是刚刚吵过架。

“怎么了,大早上开嗓子呢?”我打了个哈欠,不解的望向外面的几个人。

胡金干笑着说,俩孩子吵吵没啥大事,早上起床以后,蓓蓓打算出去买早餐,问我想吃什么,我随口说了句想吃香菜馅的包子。关键我不知道小华吃香菜过敏,所以就整成这子样了,这事儿弄得我很尴尬。

我撇撇嘴说,吃香菜过敏不吃就好了呗,好好的早饭糟蹋成这逼样。你们是多有钱?蓓蓓卖一瓶啤酒好像能提五毛吧?这是多少瓶啤酒,我数数哈!

听到我若有所指的调侃,安佳蓓当即委屈的哭出了声音,一边手足无措的弯腰收拾地上的残渣剩饭,一边低声道歉,对不起虎哥,都是我不好,影响大家心情了,我马上出去重新买早点。

我蹲下身子帮着她一块收拾地上的狼藉,冷笑说:“很小的时候,我爸告诉过我男人总共分三种,上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中等人有本事有脾气,下等人,没本事有脾气,女孩子要学着自私一点,别让自己每天活的那么委屈。”

邓华吐了口唾沫问,你什么意思?

我蹲在地上,仰头看向他微笑说,你是在跟我对话么?

邓华咬着嘴唇狠声说。难道还有别人?我和自己女朋友吵架,跟你这个外人有什么关系?你指桑骂槐说谁呢?没错,我确实就属于下等人,没本事没脾气,怎么着?你想表达什么?

“小华。你怎么说话呢!”胡金吹胡子瞪眼的推搡了邓华两下,朝着我干笑说,小三爷,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这孩子正闹起床气呢,其实本质并不坏。

邓华这小伙儿还真是有几分桀骜不驯的味道,反而趾高气昂的说,师父,我就不明白了,你要本事有本事,论能打也没问题,为啥愿意屈尊这么个靠运气上位的家伙底下。

胡金横着脸骂道,给我闭嘴!

我一点都没生气,指了指门口的位置微笑说,出去!你现在踩的这方土地属于我的私有财产。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邓华瞪着眼睛说,走就走,你当谁稀罕从这个破地方呆着是咋地?

说完话他掉转身子就往门外走,安佳蓓赶忙拉住他胳膊,朝着我不住道歉说,虎哥你别和我们一般见识,小华不是故意冲你的,他就这个毛病,早上要是没睡好的话,脾气又臭又硬。过了这一阵子马上就好,我替他给你们道歉了。

我昂着脑袋轻蔑的笑着说,他脾气大是他的事儿,我不是他爹没理由惯着他,邓华,看在金哥的面子上,刚才你的出言不逊我当作什么事没有发生,立刻给我滚出去,以后别让我在东区见到你,否则见你一次。我办你一次,听懂没?

邓华停下脚步,猛地一把将安佳蓓给甩到地上,指着我鼻子就骂,装什么装。有能耐你现在弄死我,别特么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无非不就是觉得蓓蓓漂亮,想干点鸡鸣狗盗的事儿么?

我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三步并作两步跨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邓华的脸上,接着一把薅住他的头发,拿膝盖“咣咣”狠磕了他两下,最后一脚把他踹到在地上,冷声说:“我打你。不是因为你逼逼我,而是因为你侮辱了一个对你不离不弃的女孩,你这样的垃圾,这辈子别想加入我的团体!滚!”

邓华瘫坐在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胡金有些尴尬的走到我们当中劝阻,小三爷这孩子就是脾气臭点,其实本质里并不是啥坏人,你消消火,我待会好好教训他一顿成不?给我个面子。就这么算了吧。

放在平常胡金这么跟我说话,我或许早就网开一面,当作啥事没有发生过,可是今天不知道为啥,我瞅这个邓华就觉得格外的不顺眼,没好气的直接打断说,金子哥这不是面子里子的问题,你收谁当徒弟是你的事儿,我无权过问和掺和,但是你想带他走进我的团体不可能。如果你坚持的话,现在就可以和他一块搬出去了。

胡金张了张嘴巴,最终朝着邓华摆摆手说,你走吧,咱们之间没有师徒缘分,以后说话办事多走走脑子,机会不是每天都有的。

邓华这会儿可能反应过来了,赶忙趴在地上给胡金磕响头道歉,对不起师父,我错了!刚才我真不是有意的。也不是针对虎哥,您责罚我行么?求求你别把我赶走。

安佳蓓赶忙满脸挂泪的走到我跟前哀求,虎哥,你别和小华一般见识,他刚才真不是冲你。不管他有什么不对,都请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如果需要怎么偿还,我替他可以么?

我眯着眼睛邪笑说,你替他偿还?

安佳蓓点了点脑袋说。对!

我身子猛地压向安佳蓓,脸和她的脸距离只有不到几厘米,接着邪笑说,是不是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安佳蓓犹豫了一下说,什么事情都可以。

我伸了个懒腰笑着说,行呗,那你去我屋里吧。

“草泥马,赵成虎你特么想都别想!”邓华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攥住安佳蓓的手腕,一边愤怒的指着我骂,我他妈就知道你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我歪着脑袋微笑说,我只是想让她帮我收拾收拾里屋,怎么就道貌岸然了?

“啊?”邓华顿时间有点傻眼。

我点燃一根烟朝着他的脸吐了口烟雾说,还有忘记通知你了,从今天开始你媳妇被我认成干妹了,如果你再敢欺负她,我就让你难堪,今天看着金子哥和蓓蓓的份上,我给你次机会,如果再有下回。老子直接打断你的手腿,让你从不夜城当一辈子的乞丐,你信不?

邓华赶忙点点头说,谢谢虎哥。

我歪头看了眼旁边的江龙说,你将来肯定比这个愣头青走的远。

江龙干笑着没有吱声,刚才我确实有点生气,不过更重要的还是想看看两个人的人品,邓华和他的名字一般,朴实无华,胸中没有多少智慧,虽然脾气暴躁,但却很有血性。

相比起来江龙就要成熟很多,整个过程他全都从旁边冷眼观看,虽然有好几次欲言又止的想要劝阻,不过最终什么话都没说,足以证明这个人是个知道审视局面和懂得取舍的大才,这俩人的脾气秉性,挺符合我接下来要做的行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