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 做人要会狗/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佳蓓又跑出去帮我们这帮大老爷们买了几份早餐,当然钱是我付的,本身这妹纸一天卖啤酒就挣不了俩钱,再摊上这么个游手好闲,脾气又大的吓人的男朋友,小日子过的真心有点凄苦。

当然了“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不是安佳蓓,肯定不懂她到底过的是苦是甜,兴许人家悠然自得也说不定呢,我想确定的就是这俩个家伙的心性。适不适合帮我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我们几个坐在小院的榕树底下边吃饭边聊天,有了刚才的教训,邓华再跟我说起话来客客气气,江龙仍旧是和之前一样,不太爱发言。

我喝了口豆浆说,我准备近期对皇朝动手,实在又抽不出来多少人手,你俩有啥好点的建议么?

邓华大大咧咧的说,干就完了呗,能整的过就整,整不过就滚。

胡金笑骂了一句,照着你的想法干的话,咱们离猝死街头不会太远,小三爷你不用问他们两个毛孩子的建议,直接说你的想法,需要我们怎么做就好。

我笑了笑,把目光投向江龙问,以你十九中扛大旗的眼光看,这事儿应该怎么办?就把皇朝当成你的敌对学校或者是高一级的扛把子。

江龙迟疑了几秒钟后说,三哥我觉得这事儿说难办很难办。说好办也是其实也很好办,从表面上看,皇朝眼下好像很强大,就好像是一栋摩天大厦般的强盛,但是甭管多高的楼房都得有地基。地基无非就是各种石子和钢材组成的,咱们只要能把地基里的东西抽茧剥丝,大楼还不是随时都能坍塌么?

我捏了捏鼻头说,有点意思,你继续往下说。

听到我的赞许,江龙的底气又足上几分,清了清嗓子说,混社会就是白道和灰道上的关系网互相结合,白道上的关系我不懂,毕竟没接触过这一行,但是灰道上的事情我懂,无非就是几个不要命的头马带着群傻不溜秋的马仔,那些头马们可能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小命,但不会像是和尚似的四大皆空,总有在乎的人和事情,咱们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听到江龙的分析,我猛不丁想起来活埋“五毛”的时候,刘森曾经阴笑着吓唬我说,知不知道在酒吧被我们暴揍的那个王建豪的身份和背景,能让刘森挂在嘴边的人物。我寻思家世应该很不简单,之前我们都忙着处理江红的事情,所以谁都没在意,现在想起来,好像完全可以从那个王建豪的身上入手。

我抓了抓后脑勺。冲着江龙说,你和邓华今天想办法帮我搞定刘森手下的一个头马,算是当投名状入伙,乐意么?

邓华很无所谓的打了个响指说,我没问题!

江龙沉思了几分钟后说,三哥我想知道如果我们入伙的话,比东区五虎一个低几个档次?

“东区五虎?”我满脸懵逼的望向他问,是个什么玩意?

江龙笑着解释说,雷少强、王兴、阿伦、鱼阳再加上之前的林昆被不夜城的混子们并称东区五虎,很多在校的混混学生和社会上的小痞子都把他们当作偶像,包括我本人也视雷少强为偶像。

我摸了摸鼻梁说,如果和他们比起来的话,你们差很多,我们之前是换命兄弟,而你们现在加入只能算我的小弟。当然人和人的身份不可能一层不变,我这个人说话直接,要是感觉难听的话,你直接无视。

江龙点点头,满意的说,有三哥这句话我就知足了,今天晚上我会想办法搞定刘森的一个头马。

我看了眼浑身还裹着纱布的他和邓华问,你们身上的伤势不要紧吧?实在不行,就缓几天再进行。

这一点上,两人表现的出奇一致。同时“腾”的一下站起身朝我抱拳说,没问题!

我乐呵呵的说,兄弟是处出来的,多经历几回生死,就啥感情都有了,小华我说句多管闲事的话,蓓蓓是个好女孩,这年头无欲无求的女生不多见了,千万别凉了她的心。

邓华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江龙挪揄的笑着问我,三哥我能问个八卦点的问题不?

我说。三围保密,性别男,爱好女!我能回答的就这些。

江龙眯缝着眼睛说,以前我看东区的几个大掌柜出门座驾随随便便的都是丰田、本田车,可是咱们家人好像都喜欢开面包车。以您现在的身份就算整辆宝马、奔驰也不过分吧?所以有点整不懂这里面的原因,如果是因为组织的要求,回头我就把自己那台桑塔纳卖掉换面包。

我撇撇嘴说,因为老子压根不会开车,其他兄弟照顾我面子,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们穷,别看我是东区龙头,哥几个都是大掌柜,眼下我们其实就是空壳子,兜里并没有多少钱。就指着自己手下的几个场子养活一大帮人,份子钱要到下个月才能收。

江龙“嘿嘿”笑着说,这么说我就懂了,我还以为面包是咱们组织里的统一要求呢,三哥回头你想买车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人,我认识个走私黑车的,质量、成色都绝对没问题。

我没好气的说,你认识驾校教练不?能不能先找个人教我学会开车。

几个人全都被我逗的哈哈大笑起来,吃罢饭。我让哥俩先休息着,带上胡金回头“蓝月亮”,路上我把雷少强带着江红会部队治疗的事情告诉了他,当时把胡金激动直接狠狠亲了我一大口。

回到蓝月亮,我让鱼阳联系鬼组的人,打算和他们谈谈“山本一雄”的事情,鱼阳不知道是昨晚上没睡好,还是怎么回事,跟我对话的时候,眼神总是有点发飘。给人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我还打趣问他,昨晚上是不是撸多了。

从办公室里没等多大会儿,一个穿身黑色西装,打扮的一丝不苟的中年人就推门走了进来,那人估摸着有三十多岁,瞧造型就跟公司上班的小白领差不多,个头都不算太高,一米七稍多点,梳着个“四六分”的分头。脑袋上抹的油光铮亮,一脸笑嘻嘻的模样。

他进门的时候,手里提着个棕色的小皮箱,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将皮箱摆在我面前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层诱人的“大团结”,朝着我拱腰道歉说,赵先生,鄙人周少波,是鬼组株式会社驻咱们崇州市的法人代表。我是来替我们会社的山本君道歉的,之前因为他的酒后冲动,造成咱们之间的误会,还希望赵桑可以网开一面。

我瞟了一眼箱子的里钞票,贪婪的咽了口唾沫微笑说,既然是误会,说清楚就好了,大熊先生这几天在我这里过的很惬意,甚至都有乐不思蜀了,前天还非要跟我拜把子,大家说起来也算是朋友对吧?

叫周少波的“汉奸”点点脑袋微笑说,那是自然。

我笑着说,既然是朋友,那我就不客气了,眼下我遇上点小麻烦,和市中心的皇朝发生点不愉快,我这个人吧,天生贱皮子,好听点叫宁折不弯,直白点就是只肯占便宜。不能吃亏,所以不知道周先生愿不愿意帮我解决麻烦?当然了,如果鬼组愿意帮忙的话,我肯定保证大熊从我这里呆的更开心,如果你们不乐意的话,我准备近期为大熊先生制定一项减肥瘦身的计划。

周少波脸色当即就变了,有些不悦的说,赵先生你这算不算出尔反尔?

我耸了耸肩膀摇头说,当然不算,只是我这个人比较狗而已,我交友的方式分两种,见人说人话,遇狗聊狗语!周先生可以回去再考虑考虑,我给你们几天时间琢磨...

周少波将皮箱子合起来,怒气冲冲的往门外走。

我清了清嗓子说,人走就可以了,箱子就留下吧,在我们中国讲究,人到不到无所谓,不过礼必须要到,感谢周先生送给我的见面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