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 一力降十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力降十会

周少波恶狠狠的盯着我,手里死死的攥着小皮箱,看架势是打算要跟我拼命。

我无所谓的伸了个懒腰,直接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摸出来一把手枪,拿胳膊哈了两口气擦拭枪把,自言自语的嘀咕,枪里好像还有五发子弹,也不知道能不能打死一个人。

周少波冷哼一声骂。赵成虎你就是个无赖!

我点点头抱拳说,阁下谬赞了!以前也有人这么表扬过我,不过没有您的表情来的自然,后来那人被我从腿上绑了二百斤铁丢进了郊区的“清漳河”里,估摸着现在尸体应该快烂透了吧,对了,周先生喜欢水么?

周少波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跟我大眼瞪小眼的对峙了一两分钟后。最终认命的将小皮箱放到我办公桌上,略带威胁的说,希望赵先生善待大熊君,我会如实和我们组织汇报的。

我点点头说,当然没问题,咱们是朋友嘛,你们和狗从古至今一直都是人类的好朋友。

周少波黑着脸打算摔门离去,等他左脚跨出门的时候。我吹了声口哨说,周先生记得下次来接大熊的时候带上赎金哈,这次的钱是你送给我的见面礼,两者可不能混为一谈哦。

周少东身子一趔趄。差点没仰头摔倒在地上。

等他走远以后,胡金哈哈大笑着朝我翘着大拇指说,这辈子我都没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人。

我撇撇嘴说,那是因为你不认识文锦。

我把小皮箱递给鱼阳说,鱼总这钱拿给其他几条街的兄弟们分一下,最近干仗挺频繁的,别苦了这帮把小命拜托给咱的兄弟们。

鱼阳点点头,有些木讷的说,知道了!

我好奇的问他,你不是有啥心事儿啊?说出来让大家八卦一下。

鱼阳摇摇头没回应,我瞅他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也没想再让他陪我去闹腾,就给王兴打了个电话,让他多带点兄弟跟我一块去趟大学城。

刘森之前吓唬过我,叫“王建豪”的那个小年轻家里好像很有背景,所以我打算玩次一力降十会。直接先把那小子给绑了,到时候再看看他家里到底是何方神圣,然后再寻思怎么威胁他家人对付刘森。

十多分钟后,七八辆统一颜色杂七杂八的面包车横七竖八的停在了苏菲她们学校的大门口。排面看起来很是嚣张,学校门口的几个保安一看下来的小青年个个长得凶神恶煞,手里还拎着明晃晃的片刀,吓的纷纷抓起手中的电话报警。

我想了想后,给张涛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是通着的,不过没人接听,自打这孙子坐上副局的位置后,好像就在和我故意疏远关系,有好几次我给他打电话都故意不接听,我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找时间把他约出来好好聊聊了,他最近有点弄不清自己到底吃几碗干的。喝几碗稀饭了。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再有二十多分钟差不多就该放学了,我们来的刚刚好!

然后我直接从车里蹦下来,大胳膊一挥近乎咆哮的喊道:“给老子封校!”

“呼啦”一群小青年分散开来,七八个人守住了学校的大门口,其余的三十几人已经浩浩荡荡的冲进了学校里,我一把揪住保安头头的脖领用那种很温柔的语调说:“把你们的校领导请出来好吗?”

那个叫王建豪的小崽子具体在哪个班,我也不太清楚。这个时候问学校领导比翻花名册还好使唤。

没多一会儿几个穿西装打领带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急冲冲的跑到了校门口。

一个戴着眼睛挺着个啤酒肚子的中年男人惊讶的看着我们问:“哎,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我点燃一支香烟,走到他面前微笑着问:“请问您是校长么?”

那中年男人摇摇头说,不是,我是训导处主任。

我皱着眉头,戳了戳他胸脯呵斥,不是校长你装什么大尾巴鹰啊?去把校长给我喊出来。

几个体育老师原本想在主任面前出出风头的,骂骂咧咧的过来推搡我。当他们看清楚我身后这一群十八九岁的小青年之后,立马乖乖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请问你找校长有什么事?”那肥胖的主任看着我问。

我伸了个懒腰说,你们学校有个叫王建豪的学生前几天从我们酒吧里嫖完不给钱,还把小姐钱包给偷了。我过来要账得,教出来这种败类,你这个主任也是够谁了。

那主任的脸红一下白一下的咽了口唾沫说,不可能吧?王建豪的家庭条件很优越。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他刚说完话,我手机就响了,看了眼来电号码,是张涛,我冷哼着接了起来,直接嘲讽,张局现在的电话真是越来越难打通了,怎么着?有什么指示小弟的吗?

张涛语气严肃的说。大学城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你现在正带着不少人在闹事,而且也有人报警了,你抓紧时间撤吧,最近风头紧,别给我和你自己找麻烦。

我“哦”了一声说,那拜托张局帮我拖延十分钟。

张涛没回应,直接挂掉了电话。

我骂骂咧咧的揣起来手机,不耐烦地看着这个主任说,校长不在是吧?那就别怪我了,兴哥带着兄弟们进去一间一间的搜!

估计那个主任也是个天天有饭局的场面人,被我轻轻一推就一屁股给崴坐到地上,我坏笑说:“现在学校不是一直都在提倡素质教育吗?您老的身体素质怎么这么差?”

王兴摆摆手,带着一帮兄弟直接很生猛的闯进了学校里。

我站在门口,一边抽烟一边上下打量那个欲哭无泪的训导处主任,看他脑门上一个劲地往外蹦冷汗,我轻笑着说,瞧架势你好像认识王建豪啊?方便跟我说说他的大概状况不?

训导处主任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子刚准备说话,一个兄弟急冲冲的跑出来冲我喊,三哥找到那个王建豪啦,兴哥让你过去确认一下。

我快步迈进校园里面,主任和几个老师忙不迭的跟在我身后。

一直来到一间教室的门口,王兴带着四五个兄弟,指了指角落的位置说,三子我刚才打听了几个学生。靠近角落里的那小子好像就叫王建豪。

我站在教室的窗户口,斜楞眼睛往里面瞅了几眼,点头说,没错!就是这个损篮子,主任麻烦去把他给我喊出来,要不然影响到你们的课堂纪律我可不负责啊。

训导主任满头大汗地走了进去,站在王建豪的身旁,从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王建豪抬头看向了教室门口的我,我微笑着朝他招了招手打招呼。

王建豪的脑袋上还包裹着一层纱布,鼻青脸肿的很是狼狈,也不知道他站起来喊了句什么,整间教室里的男生全都齐刷刷地瞪向了我,还有好几个家伙抄起屁股底下的凳子,看架势是打算要跟我们干。

“哟呵,还蛮有号召力的嘛。”我调侃的吧唧两下嘴巴。

王兴“砰”就将门给踢开了,冲上前跳起来就是一记飞脚把王建豪给蹬倒在地上,揪住他头发就往门口拖拽,随后就看见整个班级闹腾了起来。骂人的,跺脚的,抄家伙的好不热闹,不过愣是没一个人敢上前。

别的不说,单是看看王兴手里明晃晃的家伙,我估计就没几个人敢不要命的冲上来装“好汉”,我和另外几个兄弟也走进了教室里面。

我拍了拍王建豪的肩膀说,兄弟,咱们又见面了,你说巧不巧?

王建豪怒气冲冲的吼,老子知道你叫赵成虎,不就是不夜城的垃圾小混混嘛!你别狂,我爸已经找人收拾你了,你特么今天要是敢碰我一下,我肯定让我爸拆烂你的几间破夜总会,不信,咱们走着瞧。

我微笑着点点头,推开旁边的一个学生,随手抓起他的凳子,朝着王建豪的身上就“咣咣”砸了上去,一边砸,我一边骂“收拾我,收拾我!”

王建豪被我砸躺在地上,明显很不服气,眼睛通红但是却没哭出来,就那么死死的瞪着我。

我勾勾手指说:“带走。”身后的三个兄弟立刻将他连拉带扯的拖出去,

一直被拽到门口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大声叫嚷着:“主任!老师!快点救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