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 省城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训导处主任赶忙走上前阻拦,王兴看都没看,一巴掌呼在他脑袋上,把他给推了个趔趄。

王建豪扯着嗓门朝教室的同学呼救,快帮帮我,咱们这么多人呢,不用怕他们!

可能是他这么一喊,将班上那帮男生的血性给唤醒了吧,一大票男生顿时抄起凳子将我围了起来,大声叫嚷威胁起来。

“麻的。快把豪哥给放了!”

“草泥马得放人,你再不放人,老子一棍子敲死你!”

反正整个教室里,一瞬间吵嚷成响成了一片,像是个农贸市场一样的杂乱,我其实挺不乐意从教室里闹事的,一个是因为苏菲也在这里念书,怕会对他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再有就是总觉得有点欺负人,尽管这屋里的学生年龄应该都比我大一些。可是和社会上的混子比起来,他们还是太嫩,我还是觉得好像在欺负小孩儿。

我无所谓的掏了掏耳朵眼,朝旁边的王兴努努嘴,王兴径直走过去,一拳就怼在叫嚣声最大的那个男生脸上。

“噗通”一拳头过去,那个男生就被王兴给打的倒退了几步,一屁股坐进后排的垃圾桶里。

王兴挥了挥手里明晃晃的家伙,冷声吓唬:“谁敢再絮叨一句,我立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毕竟都还只是学生。和社会上的混子不能比,一阵恐吓后,教室里再度变得鸦雀无声,我将上衣一脱,随便递给旁边的一个兄弟。清了清嗓子说:“谁不服气,可以站出来跟我玩玩。”

所有包围我的学生都整齐地退后了一步,纷纷瞄向我后背上的纹身,我叼起一根烟微笑说,学生就要好好学习,混什么社会呢,我是不夜城的,谁要是觉得自己行事儿,可以过去找我磕一下。

一屋子老师学生顿时全都闭嘴了,刚才还风风火火叫嚣的男生们顿时变得比小花猫还要乖巧。

我其实是故意表现这么嚣张的,就是想通过这帮学生的嘴巴,将消息传过去,让所有人知道是不夜城绑了王建豪,而不是我赵成虎。

见没什么人再敢吱声以后,我穿起来衣裳,摆摆手招呼兄弟们把王建豪拖走,一直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从校园里面猛的跑过来一大群男生,领头的人居然是司霄翰,就是之前我让他装苏菲男朋友的那个家伙。

司霄翰领着四五十号人挡在我前面。朝着我干笑说,大哥今天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把他放了啊,我家和他家的关系特别好。

见到自己来救星了,王建豪好像发情似得死命挣扎起来。惊慌失措的喊叫,霄翰快救救我,如果你帮我的话,我就让我爸答应和你家的合作项目。

王兴一拳头狠狠砸在王建豪的胸口上,他满脸痛苦,几乎快要背过去气。

司霄翰眼神复杂的又朝我重复一遍,大哥,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把他放了吧,他家的背景很深厚,惹到他会很麻烦的。

我直接把烟头弹到司霄翰的脸上,没好气的说,我要是你,就老老实实的闭嘴,然后再把路让开。别人不清楚我的脾气,你应该很懂吧?

司霄翰抽了抽鼻子,先是看了眼王建豪,又忌讳的瞧了瞧我,最终跺了跺脚,胳膊一摆,把大门口给我让了出来。

王建豪当时就急了,愤怒的咒骂:“草泥马,死小孩!你给老子等着。”

王兴揪住他头发左右开弓的猛抡了几个大嘴巴子,王建豪这才安静下来。我们硬着他推进面包车里,直接拉到了郊区的一片苞米地里。

到底目的地后,我一脚把他从车里蹬下去,然后我自己也跳下车,一脚踩在他脸上,冲着他说,兄弟,跟我聊聊你的家庭背景,说的越详细越好,还有你和刘森的关系。

王建豪蜷缩在地上。结结巴巴的哀求说:“大...大哥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我递了支烟给他,笑了笑说:“那天晚上从酒吧里揍你,确实是我的不对,你看看我需要怎么赔偿你不?”

他被吓得不清。连忙摆手说,不用,当然不用,都怪我,是我自己欠揍。

我猛的声音一冷。一肘子砸在他脸上恶狠狠的说,既然你自己都知道欠揍,为啥还特么想要报复我?

“这...”王建豪吓得脸色都白了,吭哧瘪肚了半天也没说出来句囫囵话。

我蹲在他面前,伸手拨拉了两下他的头发,阴沉的笑着说,我也不难为你了,你就痛痛快快跟我说说,你家里啥背景,指不定我听到你庞大的后台一下子给吓怂了。还得反过来给你磕头道歉呢。

王建豪迟疑了一下说,我爸其实也是混的,他和刘森从监狱里认识的,关系很不错,我到崇州来念书,他让刘森平常多照顾我。

“你爸也是混的?他叫什么名字?”我皱着眉头问,同时也在脑海中搜索崇州市里姓王的大混子。

王建豪摇摇头说,我说出来他的名字你也不认识,他不在崇州市混。

我点燃一根烟塞进他嘴里说,那他从哪混?

王建豪提了口气,从牙缝里挤出来俩字,省城。

我点点头说,给你爸打电话吧。

王建豪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朝着那头哭哭啼啼的数说事情经过,嘟囔了半天也没说清楚,我嫌太啰嗦,直接一把夺过来手机说,你好王先生,我叫赵成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儿,我是不夜城的人,或许之前你儿子应该跟你提起过我。

那头的声音稍显有点粗犷,但是很镇定的说,小朋友你做事过份了哦,之前打我儿子,我可以当作是你们小孩子间不懂事,我只想找几个朋友给你点教训,现在你把他绑走是想干什么?难不成是上帝教你这么干的?

我笑着说,王先生是场面人,有些事情不需要我明说。肯定也能懂,我就是个小卒子,听命行事的,所以劳驾王先生您安排人去砸了刘森的皇朝洗浴,顺便再把他本人的腿打折,然后我就放令郎离开,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

电话那头的男声顿时变冷,喘了两口长气说,如果我要说不呢?

我“呵呵”笑了两声,回过身子,甩手就是一巴掌抽在王建豪的脸上,朝着王兴他们努努嘴说,好好伺候一下王家大少爷。

王兴领着几个兄弟围住王建豪“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暴揍,王建豪也很争气,哭爹喊娘的一个劲儿求饶,我把电话从王大少的嘴边放了几秒钟后又接了起来,冲着那边说:“如果王先生还是不愿意合作的话,我也没办法,只能半个小时安排人伺候您儿子一顿,会不会被打死或者打傻,那就得看他的运气啦。”

那头瞬间愤怒了,咆哮着骂,小崽子你是在找死,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我用比他更大的嗓门盖过去吼叫,我特么不想知道你是什么人,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想好了打你儿子电话,没想好就继续想,我这边儿活动不会停止,也别寻思报警啥的,警车来的速度绝对没有我抹脖子快。

吼完之后,我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五六分钟左右,电话再次响了,我接起来冷笑,王先生想好了么?

那头喘着粗气说,我怎么相信你肯定会说到做到?

我说,你只能赌,赌我这个人是不是言而有信。

那边“呵呵”笑了两声说,小朋友你很不错,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敢威胁我,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我会安排人办到你想办的事情,如果你敢伤我儿子一指头,我肯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心底“咯噔”狂跳了两下,暗暗苦笑,看来这次真是惹到大麻烦了,王建豪他老子绝逼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从省城里混,居然能说出来轻轻松松砸烂“皇朝”的话,那势力,我都不敢想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