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 陈圆圆的变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和王建豪他老子的通话不欢而散,最终也没个明确结果,但是我知道,这场嘴官司我毫无悬念的赢了,天底下没有哪个父母舍得拿自己儿子当筹码赌出去。

最重要的是,我根本想象不出来王家到底是个什么实力,万一真把“老王头”给逼急眼了,到时候吃亏倒霉的还是我。

现在最让我犯愁的还是这帮被我勾搭来的省城“社会人”到底什么时候会离开,我心里也一点底没有,挂掉电话后。我又赶忙给王兴、鱼阳他们通了个电话,让他们自己注意安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只是徒劳,硬拼我们干不过王建豪他爸,哪怕是蔡亮、胡金全上,我们仍旧不是对手,现在唯一的赌注就是王建豪。

我叼着烟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看后面的王建豪说,豪哥你跟我交个底,你肯定是你爹亲生的吧?老子现在可是把整个东区和所有兄弟都押宝你身上了,如果你爹敢拿我开刀,我肯定不能让你舒服。

王建豪欲哭无泪的点点头。

我打了个哈欠说,豪哥通过这件事你明不明白一个道理?

王建豪不解的望向我,我笑着说:“你现在应该明白啥叫红颜祸水了吧,如果你当初没有先惦记我媳妇,就不会引出来后面这一摊子事儿,指不定现在正从哪个宾馆跟小姑娘开房嘿嘿嘿呢,你也是够贱的,模样、家世都一级棒,为毛线非要打我媳妇的主意?”

王建豪眼圈当时就红了,耷拉着脑袋小声嘀咕:我现在真后悔了,从省城呆着虽然经常被自己家的那些堂兄弟们欺负,但起码没有生命危险,不像现在似的命悬一线,好过歹过。全都得看你脸色。

我笑着说,那你还寻思啥呢?不抓紧时间给你老爸打电话,让他赶快撤出崇州市,等着过年给你煮饺子呢?该说的好好说,不该说的别瞎唠,今儿削你一天了,我都快特么削出感情来了。

听完我的话,王建豪赶忙拿手机给他老子打电话,我给胡金使了个眼色,胡金直接掏出把匕首顶在可怜的“世家公子”脖颈上。

路过一家保健品店的时候,我跑进去买了两盒伟哥。

等到了“八号公馆”,我让王建豪挂掉电话,我们哥仨装的好像没事人似的大步流星走进去,让服务员帮开了个小包,还点了几个陪唱姑娘,趁着没人注意,我特意把几片药丢进酒瓶里,然后强迫王建豪喝下去。

我们仨就开始变喝酒边聊天,才聊了不到二十分钟,王建豪好像就有了反应。眼珠子瞪得通红,呼吸也变得沉重了很多,瞅几个陪酒妹纸的眼神都直了,手脚也开始变得不老实起来。

出去玩过的朋友应该都清楚,越是那种高档的风月场所。陪酒女郎其实越不好下手,王建豪想干嘛,几个妹纸都心知肚明,娇笑着半推半就的搪塞着,如果放到平常这招或许还有点效果,可是此刻王大少爷眼瞅就要走火入魔,她们欲擒故纵的把戏只能加速“人狼”的进化。

我从旁边冷眼看着,直等到王建豪“嗷”一嗓子扑倒一个陪酒妹,将人家的衣领都给扯下来,我和胡金才赶忙跑过去将王建豪拉拽起来,照着王建豪“咣咣”就是一顿暴揍。

被我们打的鼻青脸肿的王建豪,抱着我小腿肚子哀求,赵成虎,我真受不了了,求求你带我去败火。再憋下去的话,我感觉自己真能爆炸。

胡金坏笑着说,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屌爆了?

瞅着痛苦的王建豪,我心说“火还是不够大”,就塞给几个陪酒女郎几张钞票,交代她们把音乐声开到最大,然后故意妩媚的摇晃身体,几个老妹儿确实够卖力,小蛮腰晃悠的我和胡金俩神志清醒的人都差点受不了,更不用说王建豪。

眼瞅这倒霉蛋的眼珠子越发通红。我觉得差不多了,就和胡金架起王建豪离开“八号公馆”,无巧不巧的是,临走出八号公馆大门的时候,我和陈圆圆竟然又走了个脸对脸。陈圆圆穿一身黑色的职业短裙,脸上化了点淡妆,人模人样的夹着个文件夹,看上去比过去成熟了很多,也性感了不少,她旁边还跟着几个西装革履的斯文青年,感觉好像是刚跟人谈完买卖。

就陈圆圆那个智商还和人谈买卖?这妞背个乘法口诀估计还得偷偷掰手指头数,她要是能和人谈生意,我觉得自己都能做崇州市的市委书记,我忍不住笑了,寻思她估摸着是给那个传说中的“干爹”当秘书去了吧。

那时候流行一句话,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想到这儿我,我心里竟然有点小复杂,还特意瞟了一眼陈圆圆的两腿,傻狍子雷少强以前说过,女生如果还是处的话,双腿会并得很紧。

可惜人家穿件黑色的小短裙,除了瞥见两截白玉似的小腿肚子,啥收获都没有。

见到我的时候,陈圆圆诧异的眨巴了两下眼睛,想要和我说话,可能又觉得有点不合适,嘴巴张了张,就又闭上了,我干脆装作不认识她的模样,径直从她对面走过去。

没走两步,就听到陈圆圆从我身后出声,成虎,最近林小梦又在计划你。你自己多小心点,听说她前阵子和市里一个很有影响力的领导厮混到一起。

我回过头“哦”了一声,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要是真拿我当朋友,就想办法帮我把林小梦约出来。你应该清楚,只要她消失了,我就会少很多麻烦。

陈圆圆轻轻咬着嘴唇说,我尽力试试吧,还有我不想和你做普通朋友。

“呃?”我有点意外。以前涉及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她从来不会表态,没想到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她居然告诉我试试。

我刚打算说话,旁边明显已经精虫上脑的王建豪瞪着两只喷火的眼睛伸手要往陈圆圆的胸脯上抓。胡金赶忙攥住他的手腕往夜总会门外拖。

陈圆圆吓得了一大跳,两手护在胸口上往后倒退。

我朝着她轻声说,有什么消息的话,给我打电话吧,我电话号码,130426XXX,说完我转身就往门口走。

坐进面包车里,我还在思索陈圆圆的变化,旁边的王建豪“呼呼”喘息着哀求我,虎哥我真扛不住了。求求你,帮帮我吧!

我捏了捏鼻梁笑着点点头,心说现在就算给丫一条哈士奇,他估计都能把哈士奇日到怀疑人生。

我示意胡金开车,刚才来的时候路过一条很偏僻的“花”街。我见到街口站着几个年龄不小的卖肉女,所以出门以后,就让胡金直奔那里,随便找了个“按摩店”后,我冲着浓妆艳抹的老板说,给我兄弟安排个经验丰富的,年龄越大,我给钱越多,我兄弟特殊嗜好。

一头雾水的店老板点点头,跑出按摩店,没一会儿领着个年龄差不多能当我二舅妈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我指了指王建豪所在的房间,那个差不多能有一百五六十斤的“小姐”喜滋滋的走了进去。

我和胡金蹲在门外偷听王建豪享受生活。

胡金问我,小三爷,我没看出来你这一出唱的是什么戏码?

我从兜里掏出来剩下的多半盒“伟哥”邪笑说,他老子只要一天不离开崇州,咱们就得一天居无定所的飘着,可关键是这小子打又打不得,骂又没效果,所以只能给他改善改善生活。我估摸着就这种玩法,顶多三天,他爹要是还不滚出崇州市,他都敢给他爹断绝关系。

“你丫可真狗,谁给你当敌人,简直就是在自讨侮辱。”胡金笑骂了我一句。

我俩正斗嘴的时候,我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看了眼是个有点眼熟的陌生号码,我就接了起来,那头传出陈圆圆的声音,成虎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