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 加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以为陈圆圆这么快就搞定林小梦了,有点喜出望外的问她,你把她约到哪见面了?

陈圆圆迟疑了一下说,林小梦的电话没打通,我只是想和你说会儿话,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力帮你约出来她的。

敢情是跟我扯犊子呢,我当时就有点不乐意,说话语气也冷下去几分嘟囔,你想跟我聊什么?抓紧时间说,我这儿正办正经事呢。

她犹豫了一会儿说,你和苏菲最近还好么?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问问。

我笑了笑说,本身挺单纯个问题,被你这么一解释,反而不单纯了,我俩好着呢,现在都搬一块住了。她每天做好饭等我忙完了一块吃饭,没事了我俩就手拉着说出去逛逛夜市。

陈圆圆的语气稍稍有些失落,干笑着说,那就好。

我接着问她,对了!你现在过的咋样?最近有没有交个男朋友啥的?

陈圆圆苦笑说,我心里有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成虎我知道你肯定没法接受我,总觉得我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可我一直都在努力改变自己,我其实一直都想朝你喜欢的方向发展...

眼瞅这丫头又准备把我往“情感方面”带,我赶忙打断她问:“话说你现在是混企业还是混金融?我今天瞅你穿一身工作服有模有样的。身后跟那俩小眼镜是司机还是秘书啊?”

陈圆圆语调又恢复过来,轻声说:“八号公馆最近在投资房地产,干爹让我跟着几个专家身边学习,还说未来的几年了,咱们崇州市肯定会掀起一股买房热潮,成虎如果你们手头上宽裕的话。其实也可以尝试先圈下来几块地皮备用,趁着现在地皮不太贵。”

我“哦”了一声,就没再往下接话,主要她说的这些对我来说有点太深奥了,让我一个不学无术的痞子去投资盖房,总觉得本身就是件滑稽的事情。

陈圆圆看我没什么话说了。轻咳两声说,成虎那你自己注意身体,多保重。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挂电话,陈圆圆又问我,我没事的时候可以给你打电话么?不一定非要说什么,就只是单纯的想听听你声音,跟你说句早安、晚安,哪怕是听你和苏菲如何恩爱也行,我觉得自己还是没伤透,等我的心彻底凉透了,或许就不会再纠缠着你了。

我想了想说,如果我方便的时候会接你电话的。

“谢谢你,晚安!”陈圆圆不舍得挂掉了电话。

胡金仰头望着天空中的一闪一闪的小星星感慨,情到深处,知悔却不愿悔。

我苦笑着说,我都好奇她看中我啥了,过去嫌弃的要死,现在又当成个宝贝疙瘩,也不知道是我增值了,还是她变得现实了。

胡金伸了个懒腰说,女子无情时,负人最狠,女子痴情时,感人至深。

我刚打算继续说话。按摩房里猛不丁传出来王建豪的一声惨叫,我赶忙揣起来电话和胡金一块蹿了进去,闯进到王公子“春风得意”的那间小屋以后,我当时差点没笑喷。

王建豪赤着身子蜷缩在角落里揪着块小被子挡在身前低声哭啼,那个五十多岁上下,差不多能当我二舅妈的“小姐”叼着根烟正“唰唰”的挠着脚心。俨然一副心满意足的惬意样,也不知道她和王建豪俩人到底谁消费了谁。

见到我俩进门,王建豪立马像是瞅见了亲人,委屈的抹着眼泪,小声喃呢,虎哥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咋和这么老的娘们那啥了?

我没好气的撇撇嘴说,你还特么有脸说,从八号公馆里正好好的喝酒,你丫非说自己憋不住了,求着我带你出来溜“鸟儿”,本来我想帮你安排个年轻漂亮点的,谁知道你那么猴急,非要跟这位老婶儿,咳咳..大姐整,我实在是拗不过你啊。

那“小姐”很配合的翘着两颗黄蜡蜡的大板牙朝王建豪回眸一笑说,兄弟你可真猛,以后有时间还来找姐姐玩,姐姐倒贴给你钱都没问题。

王建豪咬牙切齿的将遮盖自己的小被子砸向那小姐破口大骂。麻溜给老子滚蛋!

我安抚了王建豪几句,走出去给人结算了一下费用,付完钱后,我意味深长的朝着那大“婶儿牌”的小姐说,婶子你晚点睡,指不定待会还得麻烦你呢,我兄弟瘾特大。

小姐乐呵呵的找给我一百块钱说,兄弟要是真有那好事,我贴给你们几百块钱都成。

闲扯了几句后,我从外面拿了瓶矿泉水往“炮房”里走,进门前又偷偷的往水里面放了几粒小药丸,别的不说。外国人在这方面技术确实很先进,几粒糖豆大小的药丸丢进水里就马上融化掉,而且还无色无味。

回到屋里,我把加过料的矿泉水递给王建豪,他也没多想,直接“咕咚咕咚”喝下去几大口。冷不丁他扬起脑袋看向我问,赵成虎不是你在故意搞我吧?

我拉长脸说,谁尼玛整人往按摩房里面领?本来我寻思捶你一天挺内疚的,想着给你加加餐,补偿一下的,谁知道你自己爱好那么特殊,现在居然还怪起来老子来了?

看到我火了,王建豪没敢继续再吱声,抓了抓后脑勺开始穿裤子。

我冲着他邪里邪气的笑着说,别费劲了,穿上待会还得拖,刚才确实不是我整你的,不过这次嘛,嘿嘿...

王建豪的脸色顿时变了,愤怒的咒骂,赵成虎你特么想干啥?

我撇撇嘴说,我能对你想干嘛?只不过是给你再加顿餐,你好好的享受生活。实在受不了就给你爹打电话,让他赶紧撤出崇州市,他要是不走,我就一个小时给你加次餐,让你幸福到死,金子哥待会找台照相机,把咱豪哥英姿飒爽的画面拍下来,我相信这些照片要是流传到省会去,应该能值不少钱。

说完话,我和胡金就往门外走,出门以后我朝着两眼直冒绿光的那个“小姐”说,伺候好我兄弟,他要是累了就让他歇口气,喝口水,说着话我从兜里把剩下的半盒药递给了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然后我和胡金叼着烟走到按摩房的门口继续吹风,起初还能听到王建豪宁死不屈的谩骂,结果没多会儿他就消停了。再往后小屋里就又传出“真枪实弹”的吱呀声。

胡金坏笑着问我,小三爷咱这么整,不会搞不出来人命吧?那玩意儿药性足,一来二去狗犊子别再死那老娘们身上,到时候咱们玩笑可就嗨大了,俗话说的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趴在地上能吸土,那老娘们差不多也得五十多岁了吧。

我抓了抓侧脸说,十几二十分应该没啥大问题吧。

胡金撇撇嘴说,保险起见,咱还是这会儿去踹门吧。

说罢话,他起身跑回去,一脚踹开门,眼瞅着那个长得跟煤气罐成精似的“小姐”正搂着王建豪打算喂“药”,我赶忙抢了过去,不耐烦的朝她摆摆手说,出去吧。

大婶儿嘟嘟囔囔,一脸不乐意的穿起衣裳外出走。

而王大少爷此刻脸色蜡黄。满脑袋子全都是汗珠,看见我眼泪都下来了,直接开口喊爸爸,冲着我哀求的干嚎,赵成虎你是我爹行吧,求求你放我一马吧。再玩下去,我真得死,我发誓这辈子对“小姐”都特么有阴影了。

我说,先给你亲爹打电话吧,告诉他,你从这儿玩的有多开心。让他老人家别担心。

王建豪赶忙从胡金手里抢过来手机拨通他爸的号码,朝着那边咆哮似的吼叫,你要是我亲爸,就马上带着人离开崇州市行不,我求求你了,打我?他一指头都没碰过我,就是带着我到按摩房里玩了一大宿,求你了别问什么原因了成不?我现在死的心都有了...

我威胁着拍了拍王建豪肩膀说,如果你敢瞎逼叨,我就再帮你加餐,你小情人可是还从外面等着呢。

听到“加餐”俩字,王建豪浑身止不住打了个哆嗦,赶忙又抱着手机哭求起来。

看王建豪愤怒的跟自己老爷子诉苦,我冲着胡金压低声音说,你从这儿盯住王大少爷,别让他瞎叨叨,我回租住的小院去一趟,看看江龙和邓华任务完成的咋样了。最主要是回去踩踩点,看看咱们住那地方有没有被人发现,万一我被抓了,或者半晌没消息,你就带着王建豪找地方藏起来,只要有里面那尊“小佛”在手。咱们兄弟的小命基本无忧。

胡金犹豫了一下后,朝着我点点头说了句,小心!

我递给他个放心的眼神,咬着烟嘴开上面包车离去了,没敢直接回住的地方,而是把车停到公园附近。步行从周围溜达了几圈,才慢斯条理的走回去,还没走到校园门口,我就听到“突突”一阵摩托车打火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