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 心慌/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点心慌

听到那阵急促的摩托车响声后,我赶忙将刚点着的香烟扔到地上,拔腿就往租住的小院方向跑,跑到门口的时候我苦笑不得的咒骂了一声,因为我看到伦哥骑了一辆军绿色的三轮摩托车,就是那种二战时期德国青年近卫军标准配备式样的边三摩托。

摩托车很抢眼,军绿色的外漆略微显得有些陈旧,粗矿的线条,加上平直的车把,造型十分古典,如果车上的仨人要是能再配上一身笔挺的德军野战服,我相信绝逼拉风带闪电。

可关键是,我伦哥不知道从哪淘换来一件米黄色的廉价T恤,脖颈上带条大金链子,鼻梁上还挂着顶黑超大墨镜。一副暴发户的标准造型,车厢里蹲着的江龙和邓华打扮的好像“海尔兄弟”似的赤裸着膀子,啤酒妹安佳蓓分别递给俩人一把明晃晃的片刀。

我没好气的骂了句,我亲哥你要作啥幺蛾子?

伦哥搓了搓鼻子“嘿嘿”一笑说,屌不屌。三子?

我点点头说,屌爆了,你们几个这是打算组团取经去么?这会儿时间也不对啊,这都快晚上十点半了吧?

伦哥吐了口唾沫说,看个鸡毛。我今天刚高价收了抬“边三”摩托,本来想着找你过来炫耀炫耀,谁知道这俩损犊子非要让我带着他们出去兜风,你也知道哥这个人好面儿,人家都提出请求了,我总不好拒绝吧。

我撇撇嘴扫视了眼邓华和江龙问,事情搞定没有?

邓华满不在乎的拍了拍自己胸脯说,早就办完了,晚上八点多那会儿我们就到家了,刘森手下有个外号胖狗的头马今天晚上带着情人准备去开房。让我俩半道上截下来,劈头盖脸的狠剁了一顿,具体砍了多少刀我没数,不过我估计那孙子八成是废了。

我点点头说,没露出来啥马脚吧?

江龙微微一笑说,放心吧三哥,做这事儿的时候,就我俩人,当时我们还特意戴上丝袜,砍完胖狗以后,我们将他身上的钱包、手机一并都抢了,给人制造出一种假象,我们好像就是两个拦路抢劫的小鸡贼,我们干这事儿的时候就在市中心的“金龙宾馆”门口,相信明天就能传的沸沸扬扬。

看他俩毫发无损,而且也顺利完成任务,我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同时对江龙又高看了一眼,做事有条不紊,确实有点大将风范。我又朝伦哥问,哥今天东区没啥事情吧?

伦哥一脸纳闷的反问我,能有啥事情?几条街的夜场该做生意的做生意,小姐们该赚钱赚钱,哦。对了!一号街那间“鸿图会所”的阮志雄找过你,不过被我打发走了。

这样看来王建豪他老子应该是没到不夜城去闹过,我彻底的放下心来,问他们,准备到哪去兜风?

至于越南猴子找我有什么事情,我压根没往心里去,眼下没时间鸟他们,等做掉刘森以后,我再寻思到底做敌还是做友。

伦哥挪揄的笑着说,就从附近溜溜。

我也没多想,叮嘱了他们句,路上小心点。

伦哥一脚把摩托车登着火“轰轰”的冲出了胡同口,哥仨没心没肺的“嗷呜嗷呜”的怪叫,就像刚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儿似的亢奋。

目送他们离开后,我也打算回王建豪“当了一宿男人”的那家按摩房去把他和胡金喊走。这个时候站在院子门口的安佳蓓弱弱的喊了我一声,三哥。

我疑惑的回头望向她问,怎么了?

安佳蓓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小脑袋说,早上的事情谢谢你,谢谢你肯为我出头,还说认我做你干妹妹,今天邓华对我态度好了很多。

我无所谓的摆摆手说,咱们年龄应该差不多,我也不知道谁大谁小,不过我觉得我比你成熟很多。甭管咋说吧,女孩子从外面跑本来就不容易,你既得挣钱,还得照顾邓华,当爹又当妈。如果那小子以后再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安佳蓓的眼圈顿时红了,感动的说,三哥谢谢你...

我招招手说,都是自己人,不需要那么客气,邓华是金子哥的徒弟,现在也算加入了我这个团体,有什么困难随时跟我说。我还有点别的事情,你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多注意点,那仨损犊子还不知道几点才能回来呢。

安佳蓓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巴,不过啥话也没说出来,乖巧的点点头。

我问她,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啊?

安佳蓓挤出个笑脸说,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我晚上炖了一锅骨头汤,本来想给小华和江龙补补身子的,可他们刚才说要出去吃烧烤,我怕汤浪费掉了,想着让你从家里一块吃点再走的,算了三哥,你忙你的去吧。

瞅她一脸失落的神情,我抓了抓脑袋说。炖汤了呀?那正好,我和金哥都没吃饭呢,你快去把汤再热热,我这两天肠胃不舒服,刚好想喝点稀的。

安佳蓓顿时高兴起来,“嗯”了一声,快步跑回了小院里,不知道是我想多了,还是却又其事,我总觉得安佳蓓看我的眼神有点异样,那种感觉说不明白,我摇摇脑袋喃声自语说,希望是我想多了吧。

我给胡金打了个电话,没多会他带着好像虚脱似的王建豪回到了小院里,王建豪的脸色白刷刷的,整的好像刚刚大病初愈一样的虚弱,我们四个人从小院里支了张桌子边喝汤边聊天。

我朝着王建豪乐呵呵的问,豪哥,你爸走了没?

王建豪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指着旁边的胡金说,走了!这次他可没耍任何花招,他从旁边听得仔仔细细。

胡金微微点点头确定王大少爷说的是真话。

我翘起大拇指说,豪哥讲究人,多喝点汤吧,我特意让我老妹儿帮你熬的,炖一下午呢,等你养好了身体,我找家好点的按摩房或者足疗店给你“加餐”。

王建豪“咕咚”一声的就摔倒在地上,两手抱拳的朝我哀求,虎爷。我服了!服服帖帖的,求求您别给我加餐了,我的身子骨是真心受不了了。

我和胡金全都“哈哈”大笑起来,我刚打算说话,鱼阳突然给我打过来电话。我还以为三号街出事儿了,赶忙接起来问他,怎么了?

鱼阳语气很平常的说,周少波又来了,他说鬼组同意对刘森开战的要求。还带了二百万现金过来,钱我收下来了,给他拍了两站山本熊二的照片暂时先打发回去,让他明天等通知,这钱我是现在给你送过去,还是你过来拿?

我说,钱就放蓝月亮吧,我准备最近在东区新开一家大点的场子。

鱼阳“嗯”了一声,却迟迟没有挂电话,我好奇的问他,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

鱼阳吭哧瘪肚了几句后说,三子我心里压着一件事情很久了,想要跟你谈谈,你现在人在哪?要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我本能有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心头,犹豫了几秒钟说。没啥不方便的,我在租住的小院呢,有什么事情你过来咱再说吧。

挂掉电话后,我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模样,捧着碗继续喝汤。

胡金还是很敏锐的觉察出来,低声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是感觉很不好!

鱼阳和我的感情说起来应该很深,我俩从县城关系就一直都不错,到崇州市以后干脆结成了一伙,虽然很多事情他都没有参与,但是对我们这帮人从来没有二心,甚至还为了我们跟自己的堂哥刘祖峰翻过脸,这种关系说起来绝对是牢不可破,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总感觉有点心慌。

胡金一把挎住王建豪的就拽到了旁边的侧屋了,几分钟后拍拍手走出来说,我把他绑起来了,身上的手机和钱包都收走了。

安佳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我俩都是一脸严肃的模样,很乖巧的什么都没问,把桌上的碗筷收拾干净后轻声说了句“我先睡了”就走进了另外一间侧屋里。

我倚坐在榕树底下的躺椅上,静静的等待鱼阳的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