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 江龙的计划/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鱼阳还打算跟我僵持,外面那个抱枪的小伙直接朝着里面放了一枪。

“呯”的一声闷响,仿若惊天炸雷一般的吓人,面包车的前挡风玻璃“哗啦”一下让干成了碎片,玻璃渣子飞溅的我们满身都是,多亏副驾驶上没坐人,不然的话绝逼已经去见佛主了。

我想不到对方的胆子竟然大到这种程度,竟然敢在居民区里放枪,这也正好说明对方想要抓到我们的决心,将玻璃干碎以后,外面抱枪的那个青年朝着我“桀桀”冷笑两声,拉开车门说。麻烦两位下车跟我们走一趟。

我咳嗽两声说,不知道谁想见我?

那青年一点没惯着我,走过来抱起枪托照着我脑袋就狠狠的砸了一下,不耐烦的咒骂。让你下车就麻溜下来,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

我的脑门当时就被他给砸出了血,晕乎乎的。

“草泥马的!”鱼阳拎起洋镐把就想要开打,对方掉转身子,拿枪顶在鱼阳的脑门上说,我老大只是让我们尽可能带活的回去,不过没说死人能不能交差,别特么跟我玩狠的,听懂没?

我拽了拽暴怒的鱼阳,眯起眼角,眼神森冷的朝着对面的小青年邪笑说,兄弟咱都只是混口饭吃而已,你主子既然没说要我的命,就说明肯定是有事要跟我谈,或者我手里有他要的东西,你这么冒失,万一耽误了他的正经事,到时候倒霉的可还是你自己。

那青年脖颈微微转动两下,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到是旁边的几个家伙骂骂咧咧的推搡起我们往前走,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一辆摩托车由远而近开进巷子里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喝醉酒人的吆喝和呐喊声。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本来我还犯愁应该找什么借口让鱼阳逃跑,听到那阵摩托车轰油门的声音,顿时间有种世界末日的即视感,谁知道伦哥他们仨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突然回来了,这下我估摸着所有人全都得折在里面。

对面的青年显然也听见了摩托车的响声。稍微有点忌讳的将猎枪藏在了身后,朝旁边的几个混子摆摆手,大部分混子退回巷子的深处,剩下的两三个人硬拽着我们又推近他们的普桑车里。那青年将猎枪顶在我胸口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没多大会儿,伦哥他们驾驶着“边三”摩托车已经开进巷子口,因为“普桑车”挡在路口,伦哥他们从后面特别呱噪的“哔哔哔”狂按喇叭,一扇经过改造过的疝气灯晃的人眼圈,桑塔纳车里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到他们的模样,开车的青年把脑袋伸出车窗外喊,哥们劳驾你们先把车倒出去,胡同实在太窄了。

“真JB闹挺!”邓华不满的咒骂一句,摩托车往后慢慢倒退起来,没多会儿就听见摩托车朝着另外一条路驶远的声音。看来伦哥他们应该是换路线了,我不由松了口气,感谢上苍让几个兄弟逃过这一劫。

汽车往胡同外缓缓的倒退,我和鱼阳趁机互相对视一眼,我和他还有那个抱枪的青年全都坐在后排上,我坐正中间,鱼阳坐在我左手边,抱枪青年坐右手边。

巷子实在太窄了。如果打开车门的话,人肯定会被卡住逃不掉,我心里快速琢磨着什么时间才是让鱼阳逃走的最佳机会,桑塔纳很快倒出了巷子口。刚准备打方向盘掉头的时候,驾驶座的车门猛地被人拉开了,外面伸进来一只手将开车的小伙给一下子拽了出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别说我和鱼阳没反应过来,就连副驾驶上的青年和拎枪威胁我们的那小伙也没回过来神儿,眼瞅汽车失去控制照着胡同前面的一块大石碑就撞了上去。

我们几个人全都“啊!”的惊叫出来。

所幸汽车开的不是很快“咣”一下撞在石碑上就停住了,借着惯性,副驾驶上的那个青年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挡风玻璃就飞了出去,如果不是因为有前面的座位挡着。我估计我们后排的三人也肯定得飞出去。

我旁边青年脑袋狠狠的磕在座椅上面,手里的猎枪没抓稳,掉在了地上,他赶忙弯腰想要捡枪,我眼疾手快的一把搂住他的身体狠狠撞在车门上,抬起胳膊就朝他的脸上“咣咣”猛怼两拳,鱼阳从另外一侧的车门里跳下去,跑过来拉来车门,我俩全都给摔了出去。

这个时候一道黑影速度特别快的跑到车边捡起来猎枪冷喝:“再敢乱动一下,老子立马毙了你!”

那青年条件反射的举起手,我痛苦的从坐在地上,两手捂着鲜血直流的伤口“嘶嘶”的回望了眼四周。看到胡金两手搂着猎枪顶在那小子的脑门上,邓华和江龙正围着开车的司机连打带踹,伦哥把从副驾驶上飞出去的混子拖拽过来。

见到周围都是自己人,我这才彻底放下心。朝着伦哥翘起大拇指夸奖:“哥,谢了!”

伦哥咧嘴一笑说,今天的事情跟我没关系,计划是江龙想出来的。动手的人是金哥。

我愕然的瞄了眼旁边的江龙,鱼阳将我从地上背起来朝着伦哥喊,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思聊天呢,三子腿伤着了。抓紧时间把他送进医院。

“我去喊出租车!”邓华拔腿就往胡同外面跑,没多会儿他就喊来一辆出租车进来,帮着鱼阳把我送进车里,我不放心的看了眼那几个被制服的青年,伦哥拍拍胸脯说,放心吧,交给我了!

胡金把猎枪递给伦哥,和鱼阳一起陪同我去了医院。

从医院里简单缝了几针。包扎了下伤口后,我就让鱼阳和胡金马不停蹄的把我送回小院里,回去以后,我看到王兴和胖子、蔡亮他们全都来了,几个人正围着刚才拿枪吓唬我们的那个家伙劈头盖脸的狠揍,地上随意扔着好几根折成两截的洋镐把。

我一弹一拐的倚坐在躺椅上问伦哥,弄清楚是谁的人了不?

伦哥点点头说,是鸿图会所的傻屌。

“越南猴子?”我有点不相信的扫视了眼那个被打的满脸是血的青年。狗日崇州方言说的比我还标准,总觉得有点不太可能。

蔡亮递给一根烟说,这几个窝囊废是咱们崇州人,属于拿钱办事的那种刀手,他们也不知道鸿图会馆的人找你到底干什么。

我点点头又望向江龙问,你怎么会发现我们被抓的?

今天如果没有这小子的计划,我估摸着自己真的折到里头,所以心里对他的印象不由好了几分。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快速制定出来营救我们的计划,这份独当一面的能力,正是我现在最需要的。

江龙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其实下午我们办完刘森手下的那个“肥狗”以后。我就发现这辆桑塔纳总从咱住的附近转悠,一开始我还以为我们是被刘森的人给盯上了,后来我发现他们的目标好像不是我们,从这所小院里住着的除了我们。也就您和金哥,所以我才会把伦哥喊过来,研究了下应该怎么办,之所以没有提前告诉您,是因为我想给您证明看,我不是个酒囊饭袋。

我没好气的笑骂了句,你特么是拿老子的小命来证明你的能力啊。

江龙赶忙道歉说,三哥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误,我没想到他们手里会有枪,所以只是在附近安排了很多我手下的兄弟,心想着今天把他们包饺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