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 隐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阵暴揍后,那几个家伙老实承认,他们是“鸿图会所”花钱雇来的刀手,说句不好听的他们连马仔都算不上,哪怕被我们当场做掉,那帮越南猴子都不带有半点心疼,拿他们勒索更是屁用没有。

虽然我心里很是愤怒,但却一点法子都没有,既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而且我们还不一定整得过他们。现在招惹的对手已经够多了,那帮猴子手里有不少枪,硬拼的话,吃亏的指定还是我们。

王兴拎着棒球棍狠狠的抽了领头的那小子一顿,扭头问我,这帮人怎么解决?

胡金阴沉的咧开嘴说,交给我来处理掉吧。

我想了想摇摇头,咱们是混社会的,不是职业杀手,无端端将这帮人全都做掉,我心里也落忍。

让哥几个好好的捶打了几个刀手一顿,把他们的腿集体干折,就放他们离开了,眼下租住的小院已经暴露,这地方已经不安全了,看来是时候回不夜城去了。

胡金和蔡亮一块将几个刀手扔到医院门口,我依靠在躺椅上悠哉悠哉的摇晃着,伦哥递给我根烟问,打算什么时候对那群越南猴子下手?我安排兄弟们过去盯梢。

我长出一口气说,忍了。暂时装孙子,叫他们得意一阵子,等咱们收拾完刘森,再腾出手好好的陪他们玩。

此刻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我看哥几个全都有些力乏,就示意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再做打算,我心里一直有个计划,想要从三号街上建一座规模庞大点的场子,就像十号街的裁决盛世一样,我们手下的兄弟们越来越多,蓝月亮三层上的房间早就不够住了。

混社会吃的就是一碗青春饭,这帮兄弟们跟着我们四处拼杀,如果吃不上好的、住的不上好的,我想用不了多久人心肯定就散了,当然了,建个大型的夜总会不止是为了下面这帮兄弟有地方吃喝,更重要的还是能到赚到更多的钞票和我们这帮人在崇州市道上的面子问题。

但凡从社会上混的有名有号的人物手里基本上都掌握着个大型的场子,譬如上帝的裁决盛世,程家父子的八号公馆,刘森的皇朝,既然我想要和这帮大咖齐头并肩,软件硬件上都不能输给他们半分。

等所有人都离开以后,我点着一根烟,苦恼的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喃声低语:“具体应该怎么整呢?”以前都是想要什么。就从别人手里抢,让我自己创造,真心是个不小的难度。

我微闭着眼睛胡乱琢磨起来,猛不丁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后脑勺旁边喘气,把我给吓了一大跳。一激灵跳了起来。

当看清楚躺椅背后站着的人时候,我才长舒了一口气说,你走路咋不带声儿呢?

敢情是安佳蓓手里抱着个毯子站在后面,看架势是打算给我盖的。

安佳蓓小声说,三哥我以为你睡着了,怕你受凉给你盖上。

瞥了一眼,我发现她居然赤着一双脚踩在地上,心底稍稍有一丝感动,微笑着问她,你怎么还没睡呢?小华呢?你俩该不是又吵架了吧?

安佳蓓摇了摇脑袋说,没吵,他躺下就睡着了,呼噜打的比骑摩托还响,弄的我怎么也睡着了,本来我是想来上厕所的。看到你一个人从椅子上坐着,所以...

我摆摆手小声说,你快去睡吧,我琢磨点事情,一会儿也回屋睡。

安佳蓓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说,反正我也睡不着,还不如从旁边陪你聊聊天呢,三哥你们刚才在院子里打人了吧?我听到有好几个家伙“嗷嗷”的惨叫。

我说,是不是吓到你了?

安佳蓓小脸稍稍有些泛红,摇摇头说。那倒没有,只是有点不适应吧。

我安慰她说,等咱们回不夜城,给你和邓华安排一间好点的屋子,以后就不会再听到这种乱七八糟的声音了。

安佳蓓乖巧的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应该和她聊点啥,就索性也没用再吱声,“我去帮你烧点热水吧,天凉了,喝点热水暖暖胃。”

我赶忙劝阻说,不用麻烦了。

“很快的,一点都不麻烦。”小姑娘一溜小跑蹿向了厨房的方向。

我苦笑说,好歹你也把鞋穿上再说啊。

安佳蓓从厨房里乐呵呵的回答,习惯了...

习惯?光着脚从地上跑这事儿还能产生习惯?难道她家以前穷的连鞋子都买不起么?我好笑的摇了摇头。

没多会儿。安佳蓓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水走了出来,朝着我憨笑说,三哥我看锅台旁边还有点姜就切成丝煮一起了,姜可是驱寒的好东西呢。

我接过去喝了一口朝着她说了句谢谢。

安佳蓓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走到我身后轻声说。三哥我帮你揉揉肩膀吧,看你最近后背佝偻有点厉害,千万别再骨质增生了,以前华子在监狱里住着,为了挣钱我还到按摩店里去当过实习生。

“嗯?”我疑惑的望向她。

安佳蓓赶忙解释说,是正经八百的那种按摩店。

我慌忙摆摆手说,别介了!这深更半夜的,你帮我做按摩,万一让小华或者江龙看到了,说不清楚。太尴尬了..

安佳蓓撅起小嘴,转身就往侧屋的方向走,气呼呼的说,你不说我是你干妹妹么?妹妹帮哥哥揉揉肩有什么可尴尬的?就算华子出来,我也理直气壮。要不然我现在就去把他喊醒,问问他有没有意见?

我无奈的说,行了!别折腾了,都累一天了,让他们好好睡个觉吧。

安佳蓓这才一蹦一跳的又跑回我身边,很自然的将两手放在我肩膀上说,三哥我帮你揉一小会儿,你要是困了就直接闭眼睡,等你睡着后,我也回屋去休息。可以么?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要不还是算了吧,我肩膀不酸也不疼,真的。

她顿时间又有点不高兴,委屈的嘟囔说。那就是嫌弃我?怕我脏了你衣裳是吧?

我觉得自己真的要被彻底打败了,突然发现男人和女人简直就是完全不同两个物种,我明明是怕别人看到起误会,她竟然能胡思乱想那么多,最后实在执拗不过她,我干脆闭上眼说,你揉吧。

安佳蓓顿时笑容如嫣,两手从我肩膀上轻轻按捏起来,这丫头看来没瞎说,确实是学过按摩的。捏在我肩头的力度大小适用,格外的舒服,我惬意的哼哼了两声,尤其是当她细长的手指揉着我脖颈后面轻轻挤压的时候,我心里头竟然有种异样的亢奋感,那种感觉就好像偷了东西,没有被人发现一样的奇妙。

安佳蓓一脸傲娇的昂着小脑袋说,怎么样?我没骗你吧三哥,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你看我捏肩周这个地方。是不是很疼?她说着话从我肩胛上捏了一把,疼的我“嘶,哎哟哎哟”了两声。

她浅笑说,三哥听我一句劝,你真得好好休息休息了。这个地方的血管直通肾脏,再不注意点的话,以后肾亏倒霉的不光是你,还有我嫂子...

我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着,不知不觉困意朝我袭来。我不自觉的就闭上了眼睛,没多一会儿就昏睡过去,这一觉睡的很踏实,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柔和的太阳光照射在我脸上暖烘烘的,胡金和邓华、江龙他们正从小院里吃早点,安佳蓓像个小保姆似的忙前跑后。

看到我打着哈欠站起来,胡金意有所指的坏笑说,昨晚上舒服坏了吧?

我撇撇嘴,有点做贼心虚的扫了眼正大口咀嚼肉包子的邓华和旁边的安佳蓓笑着说,还好吧。

昨晚上的动静或许能瞒得过邓华、江龙,但胡金指定听得清清楚楚,这家伙的耳朵比兔子还灵敏,当然我和安佳蓓也没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就算他知道,我也不觉得有啥。

吃过早饭,我带着胡金、江龙还有邓华朝东区的三号街出发,我打算从蓝月亮原有的基础上再扩建扩建,把周围的几家酒吧和KTV地方全都纳入进来,这会儿过去跟几家店的小掌柜谈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