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 王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正交代林昆的时候,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掏出来看了眼是刘森打过来,刘森干脆没接,朝着我们苦笑说,得了!我得先撤了,今天刘森让我陪他一块到西郊的清泉寺去拜佛,狗日的估计也是亏心事干的太多了,心里害怕吧。

我摆摆手说了声,不管咋说。你自己多保重!

林昆夹起来一块肉,大口咀嚼两下,抹了抹嘴边上的油渍轻笑说,放心吧,除了咱们兄弟,谁都伤不到我。

我撇撇嘴笑骂了句,自大狂。

林昆桀骜不驯的嘿嘿一笑,朝我们比划了个美国大兵似的军礼后,拔腿朝包房门外走去,刚走出去没两步,胖子猛地一本正经喊:“昆子,你等等!”

我们全都不解的望向胖子,胖子老脸一红,从兜里掏出来手机挪揄的吧唧两下嘴巴说,我刚买了个能照相的手机。要不让服务员帮咱们兄弟们一起拍个合影吧,这可是咱们兄弟人最齐的一次。

一帮人顿时全都举双手双脚的赞成起哄,把服务员喊进来帮我们拍了一张照片,我乐呵呵的说,好像就差强子那根傻屌不在。等他回来了,咱们再补拍一块拍张全家福,到时候喊上菲菲和几个嫂子。

林昆打了个哈欠,一脸很不在乎的模样,快步走出门去,临出门的时候他还不忘回头叮嘱胖子,照片洗出来了,回头记得给我留一张哈。

等林昆走后,我们一帮人全都挤到胖子跟前,看刚才手机拍的照片,一帮人其乐融融的,哪怕是伦哥、蔡亮和胡金三个岁数大的家伙也都跟孩子似的抢来抢去,这顿饭吃的兄弟几个都挺高兴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就全身心的投入新场子的改造过程中,在钞票加恶名的双重鞭打下,工程进展的很快很顺利,预计再有一个多礼拜就差不多能完工,我把蓝月亮在原有的基础上扩展了足足能有两倍,楼也加高到了八层,在整个东城区绝逼算得上最排场的建筑。

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新的夜总会眼瞅着要建成,哥几个手下的别的场子每天也算日进斗金,几条街小掌柜每月的份子钱,一分钱不带少的,最关键的是这阵子居然没有任何势力给我们闹过事。

我想这或许是暴风雨到来之前的寂静吧。不管怎么说,趁着这股难得的喘息机会,我让王兴、胖子疯狂的从一中和职高里拉人出来扩充,短短的一两个月,我们手里面就囤积了二百多号兄弟。加上原来的二百口子,实力一瞬间翻了一番,甭管战斗力怎么样,反正现在把这些人拉出去装排面确实挺能唬人的。

人越来越多,麻烦随之也变得越来越多,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吃饭和睡觉两大问题,睡觉还好解决点,东区前面的夜市街上有几家网吧和旅馆,现在基本上被我们常年包下来,再加上几个场子凑凑合合能容的下。

关键是吃饭问题,凭空多出来二百张嘴,就算一顿只吃仨馒头,每天都是笔不小的开销,重要的是我还不能让这些投奔的兄弟吃糠咽菜,人家为啥混社会。不就是奔着吃好、玩好来的么?

这么多人不能全挤在我们的几个场子里帮忙,不然我们手上就算有两座金山也早晚让吃空,寻思了很久后,我想出来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强制要求四条街里的小掌柜必须雇佣我们的人看场,用他们的钱养活我们的人,而且我们还能多少挣点,最重要的是可以有效监视那些个有二心的小掌柜。

起初小掌柜们都不合作,强制砸烂几个小KTV后,他们才总算半推半就的答应下来。这样一来总算把问题暂时解决。

明天是这月的十八号,伦哥还专门找算命先生给卜了一卦,说是个适合开业的好日子,晚上哥几个聚在一块商量新的场子叫什么名儿。

胖子率先开口说,咱们是兄弟。不如就叫兄弟盟吧?

“白痴,你家夜总会有叫这名字的?”王兴不屑的撇撇嘴。

伦哥想了想说:“要不就叫猛虎堂吧?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气势如虹,刚好三子的名儿里还带着个虎字,多应景儿啊。”

我摇摇头说,不妥。杀气有点太重。

陈花椒抓了抓脑袋说,要不叫义薄云天?或者夜色怎么样?

“狗屁,叫夜色还不如直接叫金碧辉煌呢,多简单明了。”鱼阳否决着摇头,哥几个顿时间叽叽喳喳的吵嚷起来,这帮不着调的家伙,一开始说的名字还有模有样,吵着吵着就跑偏了。

说什么的都有,什么红粉佳人、千娇百媚这类一听就像是古代青楼的名字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人喊“欢笑堂、香艳楼”,最夸张的是胖子,捧着自己的胸口“嗷嗷”怪叫说,要不叫深水炸弹对好。

“炸你麻痹,滚犊子!”我没好气的骂了他一句。

这个时候,苏菲刚好给我打过来电话,听着我们这边吵吵闹闹的,好奇的问我,干什么呢?

我说,明天场子不就开业了么?我们这儿想名字呢。

苏菲顿时来了兴趣,娇声问我,叫王者怎么样?既简单明白,还显得上档次,最重要的是不输给你的那些对手。

“王者?”我轻声念叨了一遍。

看我打电话,哥几个全都安静下来,静静的望着我,听到我念出来“王者”俩字,兄弟们的眼珠子全都亮了,几乎是同时朝我点头。

我嘿嘿一笑说,念过大学的人就是不一般,媳妇你真牛掰!王者!就叫王者了!

挂掉电话以后,我牛逼哄哄的瞟了一眼哥几个埋汰:“一帮糙汉子绞尽脑汁琢磨了一宿没想出来个所以然,不想却被苏菲一通电话就给轻松拍板定下来,看来孔老夫子说的对,书是进步的阶梯。”

胖子小声提醒我,三哥。这话是高尔基说的。

我没好气的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骂,你还有脸纠正我,人一个姓高的司机都能说出来这么有文化的话,你瞅瞅你们这帮文盲吧。

胡金捂着嘴从旁边偷笑。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还有脸笑,总给我吹牛逼说自己是大学讲师,平常小词儿整的一套一套的,关键时候掉链子,多亏老子有个贤良淑德的好媳妇,要不然明天咱们可丢人去吧。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王兴和蔡亮找人去订做门匾,剩下的兄弟着手准备明天的开业事项。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兄弟几个就跑到了三号街上,迎来送往的准备开业,中午十二点。是开业的最佳时辰,东区四条街的所有小掌柜基本上都来了,这群人当中,我们兄弟一行,是年纪最小的。虽然年纪小,但是地位却显然变成了最高的。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敢跟我甩脸子,我举目望去,看到的基本上都是一张张或真或假的笑脸。

关于我的疯狂的传说,东区里流传着各种版本,有人说我是富二代,家里衬着几千万,也有人说我有个在HB省军区特别牛逼的哥哥,对于这些我基本上都是当成故事听的。

要说不自豪那也是假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一个狗屁不是的小逼崽子是怎么爬到今天的位置,付出的艰辛和血汗,多到他们根本不敢想象,诸多小掌柜也都想跟我们搞好点关系,很多人上的礼金格外的阔绰。8888的喜钱更是略见不鲜,把负责记账的田伟彤乐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子后面。

上帝借口生病了,没有过来,不过却安排人给我送来一尊汉白玉制成的貔貅,寓意招财进宝,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很不爽,但是却半点法子都没有,毕竟我再也不是那个当初被他捏圆捏扁的小垃圾。

西区的陆峰和林恬鹤来了,而且很给面子的带来他的全部班底,凌辉、杨正、陈明、潘志铭一个不少,这家伙完全拿我当自己人看待,不光送上一份数目骇然的礼金,还叫他手下的那帮兄弟帮着我们一块送客招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