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 险而又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八辆面包车“轰轰”横冲直撞的照着烧烤摊上就猛撞过来,撞飞了不少靠近路边的桌椅板凳,都到这种时候了,拿屁股想也知道这些面包车肯定是冲我来的。

“快跑!”我赶忙一手拽着胖子,一手拉住安佳蓓掉头就往街尾逃。

身后的那几辆面包车可没打算就此放过我,狂踩着油门从我们后面狂追,一路碾压着烧烤摊上的桌椅距离我们越来越近,而且还误伤了很多跑的慢的喝酒人。

这个时候耿浩淳停在路边的那辆浅蓝色的小货车猛地启动,“吱..”的一声横挡在打头的那辆面包车前面,两辆车“咚”的一下碰撞在一起,就是这突然发生的变故,为我们争取了难得的逃跑时间。

耿浩淳从小货车里跳出来,快速撵上我们,递给我一根铁管说,刚特么准备收摊了。谁知道居然碰上这事儿。

一边大步流星的往前跑,我一边冲着耿浩淳吼,你别跟着我们,没你逼事儿。

耿浩淳满不在乎的笑着说,三哥又跟我瞎客气,咱们不是说了,一直是兄弟嘛。

“你特么的彪啊?赶紧滚蛋!”我回头望了一眼,不由破口大骂。

只见后面的几辆面包车里跳出来足足能有三四十号拎着明晃晃家伙式的小青年,叫骂着追我们。

夜市街上此刻正是热闹的时候,街上不说人满为患,起码也是熙熙攘攘的一片,本身拽着胖子和安佳蓓我就已经跑的很慢了,再加上挡在前面游逛的人,我们的速度更是慢的一逼,眼瞅后面的那帮青年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我往前使劲推了一把胖子和安佳蓓怒吼。你俩给我去喊人!老子挡着,别特么给我回头,也别说任何废话。

胖子和安佳蓓犹豫了一下,拔腿蹿进了前面的人群中。

我回过头吐了口唾沫,朝着耿浩淳咒骂。你也给我滚蛋,老子不认识你!

耿浩淳站在原地没动弹,甚至还脱下来身上的背心,将铁管牢牢的绑在手上,冲着我微笑说,三哥,你记得上次单枪匹马陪着我去救我媳妇的事儿不?虽然我和我媳妇最后因为种种原因分手了,但是你对我的那份情谊,我却记在心底里。

我没好气的骂了句,记你麻痹,早不记晚不记,偏偏这个时候记!

虽然嘴上在骂娘,但我心里真心挺感动的,这种时候还肯站在身边挺你的人,不是脑残,就是真拿你当成兄弟,我很庆幸自己无意间的一个举动结交到这么个脑残似的兄弟,很多年以后回忆起来那段血色的青春,有人问过我,你凭什么混出头。我自豪却又心痛的告诉他,因为我运气好,因为我人生路上的友多过狗。

见我们俩停下来了,身后狂追猛打的那帮小青年脚步也逐渐放慢,唯恐有诈。我朝着耿浩淳微微一笑说,你丫千万不能出事儿,不然耽搁挣钱,明天我带所有兄弟到你的摊子上喝酒,你把酒和羊肉串给我准备好。

耿浩淳狂点两下脑袋说,必须的!三哥有令,莫敢不从!三哥,我左你右,咱们一定挺到帮手来之前,谁要是倒下,谁就是爬爬!

他这一喊,一群混子嘶吼着追了过来,足有十几个,要是一般人,一看这架势。肯定撒腿就跑,可耿浩淳这个傻犊子却好像天生少根筋儿似的,一个转身咆哮着迎了上去。与此同时,我也叫喊着朝对方冲了上去。

那二三十人和我们哥俩一接触,就打在了一起,我胡抡着手里的家伙,没头没脑的瞎砸,没有任何套路,完全就是拼着一股子狠劲儿,这种时候也不会有人跟我们讲什么套路。所有人就好像是关在笼子里的野兽,战斗已经成为了唯一的本能。

耿浩淳和我一样,来回猛抡着手里的棍子,我俩距离的很近,舞的跟龙一样。和挡在前面的青年们硬拼,我俩都属于心黑手黑敢拼命的主儿,宁拼着让人干两刀,也要砸躺下对方一个人,一时间竟然还占了上风。

倒不是对手有多软。这帮人一看就知道是职业混混,下手狠辣也敢拼命,不过他们却少算计了一条,就是夜市街上的这条马路并不算太宽敞,十多个人包围住我们,后面的人就只能干瞪眼,可是追在最后的人又不清楚前面是个啥情况,一个劲的叫喊着往前硬挤,他们自己人就有不少被误伤踩倒的。

不过对方毕竟是占着人数上的绝对优势,虽然刚开始被我和耿浩淳完全不要命的硬拼给压住了火。大概僵持了五六分钟左右,我俩就有些脱力,耿浩淳还被人一下子从肩膀头削破了肩膀,疼的呲牙咧嘴的嚎叫。

我回头看了眼耿浩淳吼叫:“浩子,你特娘没事吧?”这个时候。有个家伙一下子戳在了我的腿上,裤子“哧啦”一下就撕开了道口子,我的腿上也顿时流出来血,紧接着我就被人一脚踹在胯骨上了,一个踉跄。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上。

我才刚刚倒下,一大群人就好像恶狼看见美食一般,朝着我蜂拥而来,举起手里的各种家伙式往我身上招呼下去,打过群架的人应该都知道,群架嘴最怕的就是倒地,因为只要你一旦躺下,就很难再站起来了。

有个长得好像瘦黑猴子的青年俯冲到我的面前,手里竟然抱着一把铁锨,他阴笑着将铁锹刚举起来,准备要往我脑袋上拍,旁边的耿浩淳怪叫一嗓子,伸手就要去夺铁锹,另外一条胳膊伸直想要替我抵挡住。

铁锹的边缘特别锋利,一下子顺着耿浩淳的侧脸就滑了过去,耿浩淳“啊!”硬撑着身体没让自己倒下,我趁势爬起来,一脚踹在那个拿铁锹的家伙肚子上,拼尽全力抢过来他手上的铁锹,然后没头没脑的猛抡起来。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铁锹怎么也比铁管、片刀之类的玩意儿有杀伤力,顿时间我将那帮青年给逼退了好几步,他们围在我们周围,举着手里的武器谩骂威胁,就好像看猴戏似的瞅我一个人表演。我知道他们其实就是在等我力气使完。

可我却偏偏不敢停手,因为只要我停下来,这帮王八犊子就肯定会一哄而上。

耿浩淳力竭的坐在我脚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脸上和胳膊上鲜血直流。整个人都好像从水缸里刚捞出来一样,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朝着我傻乎乎的直乐,三哥我觉得如果不是你太累的话,这铁锹能让你捂成电风扇。

“别逼逼,赶紧走!我拖着他们...”我不敢有丝毫松懈。仍旧耍大刀似的舞着铁球把,尽管两只手臂现在已经累的有些发酸。

耿浩淳摇摇头,奋力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小腹说,三哥。今天能不能让我装一把大哥?垫尾的事情让我干?而且我确实跑不动了。

他松开捂在小腹上的手,我看到那个地方殷红一片,不由咽了口唾沫咒骂,你给我赶快滚蛋,马上滚去医院!

也就是我吼话的这个瞬间,旁边有个家伙一跃而起,将我给扑倒在地上,其他人刚准备往我们周围凑,耿浩淳“哇哇”咆哮着冲了过来,拿自己的身体当炸弹,一下子撞倒好几个人,冲着我声嘶力竭的喊叫,三哥你快他妈跑!

我一拳使劲怼在将我扑倒的那个家伙的脸上,拿肘子狠狠的撞在他胸口处,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回头看去,耿浩淳一个人搂住好几个青年的脚,一帮人围着他在挥舞着手里的家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