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 泪如雨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浩子!”我悲愤的嘶吼一声,从地上捡起来铁锹想要冲过去。

耿浩淳满脸是血的从人群中嘶喊,三哥你快跑!跑啊!

我咬着嘴皮“呼呼”喘息着,这个时候有俩青年举着片刀就朝我脑袋上劈过来,我一铁锹抡倒他们,又看了眼趴在地上的耿浩淳心里说不出来的悲凉和矛盾。

这种时候我要是转身跑,或许可以逃掉,但耿浩淳的结果可想而知,可是如果不走,我俩今天肯定都得交代到这儿。到底应该怎么做?“三哥,你他妈快点跑!”耿浩淳整个人好像变成了血葫芦,匍在地上朝我大喊大叫。

我转身跑出去几步,不过心里始终过不去那道坎儿,愤怒的吐了口唾沫,又掉头跑了回去,一铁锹砸躺下一个家伙,恶吼一声:“我去尼玛的!爱谁谁!”然后蹿回耿浩淳的身边,使劲胡抡了两下,将包围他的那些混蛋全都给扫开,一只手拽住他的胳膊想要把他拉起来。

“砍,他!”一个扎条马尾辫的男人怪腔怪调的挥舞着手里明晃晃的家伙式。

好几个家伙如同上紧的发条一般“嗷”一嗓子就扑向了我,我压根没打算躲闪,就奔着以命换命来的,被他们从身上划出来好几条口子,我一锹捅到一个家伙。

“都上,全都都上,弄死他,森老大奖励现金五十万!”扎着马尾辫的那个家伙气急败坏的喊叫。

“就特么你话最多!”我一发狠,甩开膀子一锹扫在那家伙的脸上。本来我就是怒极出手,加上又是抡圆了臂膀,力气属实不小,直接把他给拍躺下,那小子跌跌撞撞的想要爬起来。

我反手又是一下砸在他后背上。将他给彻底抡躺下,手里的铁锹左一下右一下的狠招呼,每一下都是冲着脑袋去的,开始那人还叫唤两声,几下过后就彻底昏死过去,趴在地上生死不明。

几下过后,我单手握着铁锹把“咚”的一下墩在地上,朝着对面的那群青年怒吼:“来啊,卧槽尼们玛的!谁上来我弄死谁!”

我这一嗓子下去,对面的那帮混子顿时间有点犹豫,有道是“软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我现在这种状态就完全是头困兽,反正怎么也是个死,弄死一个算保本,整死俩就是我赚了。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对面的青年肯定不会这么打算,他们将近二三十号人,眼瞅着胜利在望,这个时候除非脑子让驴给踢了。才会巴巴的往上冲,成为我以命换命的“牺牲品”,况且他们领头的都让我干趴下了,谁愿意当出头鸟,

此刻耿浩淳已经完全虚脱。整个人好像没有主心骨似的倚在我肩膀头上,朝着声音微弱的说,三哥他们不是刘森的人,有好几个混蛋在我这儿吃过烧烤...

我搂住他肩膀轻声说,你别出声,先缓口气,有啥话晚点再告诉我。

耿浩淳现在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身上湿漉漉的,尤其是小腹的地方,鲜血潺潺直流,完全就靠着我搂住腰杆才能勉强站立,我感觉他的呼吸声好像变得越来越不顺畅,我赶忙摇晃了他两下呼喊,浩子你他妈给我挺住。

耿浩淳点点脑袋咬着牙断断续续的出声,放心吧。三哥,刚才..咱..咱们说好的,帮手来之前,谁要是..先跪下,谁就是爬爬..我不闭眼。

趁着我和耿浩淳说话的时候,侧手边有几个家伙突然悄悄朝我们摸过来,等我反应过来,有个青年已经跳起来,两手攥着武器朝我脑袋上劈了下来。

耿浩淳猛地挣脱开我,两手环抱住那小子就给扑倒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嚎叫“去尼玛的,给我跪下!”那人手里的武器直捅在耿浩淳的胸口处,“啊!”我疯了似的喊叫,拿铁锹当棍子似的来回胡抡,再次将几个偷袭的混蛋给逼退。想要把耿浩淳硬拉起来。

可惜我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而且耿浩淳的体重也不轻,不但没把他拉起来,反而被他给带到在地上,我刚一栽倒。四周包围的那些混子就一窝蜂的扑向我们,我再想去拿铁锹已经来不及了。

耿浩淳竭力趴到我身上,拿自己的后背当武器,硬生生的挡在我上面。

“弄死他们!”

“砍他!”

周围这群红了眼的豺狼虎豹露出自己的獠牙,手里的家伙式没头没脑的就往耿浩淳的身上抡。映入我眼帘的就是一片刀光剑影,和那些人狰狞变态的面孔。

耿浩淳怕我脑袋会受伤,两只手死死的搂住我的脑袋,嘶吼咆哮:“三哥,我不后悔!没有你们的出现,我永远都是那个最强废物,我也曾想过要和你们一块到不夜城混,可是我怕!怕你看不上我,看到那些兄弟都风风光光的,我恨,恨你都不愿意招募我!后来我想通了,你是希望我好好的生活!别特么推我,一个人挨刀好过两个人。”

吼完话,耿浩淳额头上的青筋已经完全凸起,我知道他一定很疼。疯狂的嚎叫,浩子你让开,快点给我让开!喊着喊着我的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因为我能感觉到耿浩凑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

“三哥,我是爷们。说话算数,帮手来之前我没有跪下,以后再想吃烧烤了,你恐怕要换地方了..”

耿浩淳脸上的血水顺着他的面颊一直滑落在我的脸上,一直到最后一刻,他的身体都压在我身上,两只手臂捧若珍宝一般的保护的我的脑袋,耳边那些喊打喊杀的声音好像离我越来越远,我知道这个嘴上什么都不说,但是却能在我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在我落魄的时候把所有积蓄甩手丢给我的兄弟彻底离我远去。

我像是个孩子一般无助的掉着眼泪,这个时候,四周攻击我们的那些人好像得到了什么命令,全都一股脑的掉头跑,我两手抱住耿浩淳撕心裂肺的哭喊。兄弟!

紧跟着又有一大群人跑过来,“三三你没事吧!”是丫头姐的声音传过来,丫头姐轻轻推了推压在我身上的耿浩淳,朝着我关切的询问一声。

我没有应声,好像死了一般安静的流着眼泪。这一刻我是真盼望自己已经死了,至少死的话,心里就不会这么难受。

丫头姐招呼旁边的人,想要将耿浩淳从我身上拉开,费了很大劲儿才成功。哪怕是到闭眼的最后一刹那,耿浩淳的十根手指都紧紧的扣在一起,像是一个包围圈一般的护在我的脑袋上,而他的两只手臂上满满的全是伤口。

我呆滞的望着旁边的耿浩淳,眼里的泪水好像决堤一般的泛滥。

丫头姐搂住我的肩膀,满脸焦虑的问我:“三三,你哪受伤了,快告诉姐!”

“姐,我这儿疼!刀捅一样的疼!”我捂着胸口,看了眼丫头姐。匍匐在耿浩淳的身边,趴在他的胸口“啊!啊!”的狂扇自己耳光。

丫头姐赶忙搂住我,心疼的抚摸着我的脑袋安慰,你别这样,错的人不是你。

“是我。就是我!如果我今天晚上不到烧烤摊上来吃什么宵夜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浩子正经八百的做生意,没招谁惹谁,就是因为他才这样的,都他妈怪我,我恨!”我泪如雨下一般的摇晃着脑袋。

这个时候又有几辆越野车风驰电掣的开向我们这边,陆峰和林恬鹤火急火燎的蹿下来,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小青年,“三哥,你没事..对不住了!”陆峰急急忙忙跑过来。刚打算开口询问,看到这一地的狼藉和血迹,叹了口气,冲着我鞠了一躬。

我止住自己的疯癫,无力的摆摆手说,峰哥客气了,没有什么对起对不起的。

林恬鹤皱着眉头说,赵成虎我们又不是故意拖延时间的,你至于这样不?本来已经打算出门了,上帝非要把峰哥喊过来开会...

陆峰赶忙制止住林恬鹤,朝着我低声问,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