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了眼陆峰和林恬鹤,摇摇头,硬挤出一抹笑意说,不需要,谢谢!

陆峰叹了口气,轻声点点头说:“节哀顺变。”

我伸手轻轻擦拭耿浩淳脸上的血迹,没有再继续应声,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的一滴一滴淌落,打在耿浩淳的脸上,却疼在了我的心里,那种撕心裂肺似的疼痛根本没办法用任何语言修饰。

“三哥..”街头的方向跑过来一大群人,胖子带着陈花椒、江龙和邓华。领着我们东区的一些兄弟着急忙慌的跑过来,这些兄弟基本上每个人脸上都挂了彩,还有好些人的衣服上还有血迹。

我木然的望了他们一眼,声音嘶哑的问:“被袭击了么?”

胖子点点头说,我刚刚组织好兄弟们,就碰上了鬼组的人,所以来的有些晚了,对不起三哥。

我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摇摇头看了眼耿浩淳说:“没有任何对不起我,只是连累了他,连累了这个在东区没有半点名气,至死都没能走进不夜城,肩并肩和咱们站在一块耀武扬威的傻狍子。”

我刚说完话,刺耳的警笛由远及近,几辆警车好像奔丧似的横冲过来,我止不住仰头笑了,笑的眼泪再次从眼眶里掉出来,警车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事情已经一锤定音的时候冒出来,如果说没有鬼,我把“赵”字抠下来吃掉。

晃眼的警灯刺的我眼珠子生疼,我坐在地上,一动没有动。胖子他们挡在我前面和从车里下来的十多个虎背熊腰的人民卫士对峙,旁边的陆峰欲言又止的喊了我一声,大概是想提醒我什么,不过最终什么都没说,深叹口气带人立在旁边。

丫头姐想要拽我起来轻声说:“三三,你别在地上坐着了。让人看着笑话。”

我摆摆手,声音沙哑的回答,我不怕任何人笑话,胖子让他们过来吧,不要影响人的正常工作。

一个长得好像猪头焖子似的制服男走到我们跟前,先是蹲下身子探了探耿浩淳的鼻息,接跟着赶忙拿对讲机喊,夜市街发生命案,速度通知救护车和法医。

我冷眼从旁边望着他的装腔作势,能在这个时间段恰到好处的出现,怎么可能不知道具体经过,我点着两根烟,一支夹在手里,一只放在耿浩淳的嘴边,朝着他轻松喃呢,抽根烟吧兄弟,不会孤独太久,我会尽快把凶手送下去伺候你的。

“不要破坏现场!”猪头焖子很是粗暴的将我推开。

“草泥马,你干什么!”胖子和陈花椒跟对方推搡在一块,对方肯定不会示弱,十多个“人民卫士”骂骂咧咧的包围过来。

我脸上不带一丝感情的说,你嘴里的现场,是我兄弟!我亲生兄弟,胖子带兄弟们给我看仔细。谁的脏手要是敢碰浩子,事后咱们就把谁的手剁掉。

猪头焖子摆摆手,示意自己的那些手下安静,板着脸问我,他是怎么死的?

胖子吐了口唾沫,破口大骂。你特么装什么逼?你敢说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么?老子告诉你,他是自杀的,你信不信?操!

“让他安静点!”猪头焖子摆了摆手,两个壮实的青年一把将胖子给按倒在地,陈花椒他们刚准备要往上扑,这个时候,一辆白色的越野车急速飞奔过来,“吱”的一声,轮胎摩擦着地面拖出来老远,紧跟着苏天浩从车里蹦下来,朝着猪头焖子冷声质问,你家里没有亲人么?如果你的妻儿老小发生意外,你还会不会这么坦然,人在做,天在看!不管做什么事情给自己留条后路还是好的。

猪头焖子咧了咧嘴,冷哼一声说,谁是当事人?跟我回去做一下询问笔录。

苏天浩看了我一眼,长舒一口气说。你小子没事儿吧?

我摇摇头说,苏爷拜托你帮我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我陪他去做下笔录。

苏天浩点点头说,自己小心点。

我仰头望了眼天空,又看了看已经失去温度的耿浩淳,心里好像刀绞一般的难受,顺着在场的每个人脸上一一掠过,然后朗声说,这么好的机会对手都没有干掉我,那他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赵成虎对天发誓,凡是参与这件事情的人。不管他是谁,我都要他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毕竟是人命案子,警局里也不敢掉以轻心。前前后后换了七八个不同级别的人询问我,我也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差不多十几遍,每讲一次,我的心就会疼一次,同时也会冷一分。

一直到第三天的傍晚,我才被他们放出来。我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陷入昏暗,警局的门口整整齐齐的停了将近二十多辆面包车,当我踏出警局大门的那一刻,二十多辆面包车里“咚咚咚”跳下来二三百人,清一色的黑色T桖、黑裤子。胸口别了一朵小白花,朝我齐声呐喊,三哥!

当时街上还有很多行人,几乎都停下脚步朝我们这头观望。

王兴和伦哥走到我面前,王兴递给我一件黑色的西装,伦哥轻问,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说,正常的询问而已,我怕麻烦,就干脆从局子里住了几天。

王兴招招手,过来十几个兄弟将我包围住,我直接正大光明的从警局的门口脱下来身上的脏衣服套上西装,穿好以后,伦哥递给我一条白布说,浩子已经火化了,灵堂设在夜市街上,其他兄弟都在。

我心情沉重的点点头,将白布条系在胳膊上。胡金走到我跟前,轻声说:“小三爷,那天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帮小青年坐车逃跑,就跟了上去,能确定那些人不是刘森的马仔。”

“谁的人?”我皱着眉头问向胡金。

胡金凑到我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我舔了舔嘴唇阴笑说,既然知道是谁的人就好办了,再有四天就是浩子的头七对吧?那天我要给他一个交代,让害他的人跪在他面前磕头赔罪。

王兴说,三子这几天咱们不太平,已经和鬼组、皇朝的人干好几场了,如果不是陆峰他们帮忙,恐怕东区就快要变成废墟了。

我长出一口气说,鬼组敢动手,说明山本一熊已经不在咱们手中了吧?那天晚上的扫黄行动,实际上就是为了把那头狗熊给救走,对么?

王兴愤怒的咒骂,是啊!咱们被鬼组和皇朝的人给双重算计了,而且我怀疑咱们自己人里出现了内鬼,关押山本一熊的地方没多少人知道的。

我阴森的舔了舔嘴唇说,参与这件事的人可不止他俩,应该是半个崇州市的底下势力都联合了,或明或暗的都开始对咱们落井下石。有的人是为了报仇,有的人是害怕咱们崛起,总之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伦哥叹口气说,东区的几条街现在严重缩水,每天都会有殴斗的事情发生不说,警察还会时不时的临检查牌。搞的人心惶惶,来玩的人也越来越少,小姐们成群结队的跳槽,一些烟酒的批发商停止对东区供货,不少小掌柜甚至都开始挂牌往外转让店铺了,这事儿必须得想辙。唯一的好消息是八号公馆的人没有趁火打劫,甚至还偷偷告诉咱很多次皇朝要进攻的消息,上帝这个狗逼的电话彻底打不通了。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这些都是暂时的,只要咱们搞定眼下的麻烦,所有问题都会烟消云散。”我沉思了一会儿说,金哥你去办那天没办成的事情吧,我要张涛下半辈子都在轮椅上度过。

胡金点了点脑袋,掉头就走。

我又看向王兴和伦哥说,兴哥你待会带着胖子他们去安抚小掌柜,一条街一条街的去,一家店铺也别落下。告诉他们事情很快会处理,让他们再坚持坚持,就说我半年之内不收份子钱,伦哥你待会找个没人注意的空当去通知程志远和陆峰还有苏天浩待会到夜市街找我,注意不要被任何人跟踪上,四天以后。我要让不夜城彻底变天!

王兴和伦哥也分开行动了。

交代完该交代的事情后,我又分别编辑了三条短信,一条发给江小燕,一条发给陈圆圆,最后一条我犹豫了好半天后,还是给苏菲按下了发送键,然后就将手机关掉,坐进了车里,直接来到夜市街上。

整条夜市街被清空,正当中摆着耿浩淳的黑白照片,旁边还有不少守堂的兄弟,我走过去给他上了三炷香。又让人给我拿了两瓶白酒,一瓶拧开口直接倒在地上,剩下一瓶,我一口气扬脖“咕咚咕咚”灌了下去,喉咙里火烧火燎的疼,我盯盯的望着耿浩淳的照片说,四天以后,我给你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