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 魔高一丈/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突然被挂掉,我想如果不是孙鹏的小弟找到了上帝那就是胡金趁势动手了,不管怎么说从这一刻开始不夜城属于上帝的时代彻底被终结。

楼下的混战仍旧在继续,喊打喊杀声四起,我相信裁决盛世里不止就苏天浩带领的那一两百号马仔,应该还有不少底牌,不过应该都派不上用途了,无头的苍蝇即使嗡嗡的声音再大,终究也难逃被拍死的命运。

雷少强站在我旁边,盯盯观望着楼下的屠戮,幽幽的叹了口气说:“凭君莫话封候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我同样凝视着下方疯狂的拼斗,昂声道,从黄土地和小村子闯进大城市的农村孩子,做狗的。他们的子孙还是做狗,当狼的,才有机会给后辈吃肉,我没有背景,唯有靠双手打拼自己的江山。这些兄弟们跟着我,我就算不能赐他们一个锦绣前程,起码也得叫他们衣食无忧。

雷少强轻轻一笑问,三哥,你有后悔过自己走上这条道不?如果你要是好好读书,指不定现在已经是某所高校的大学生了。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说,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后悔过,老了以后就说不准了,不过我更觉得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多做点错事,越大越好的,这样等我老了以后,遗憾越多,就越不想死。可以多扒拉两口饭,多喝几两酒,况且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此时此刻有错!

雷少强眯着眼睛看了看我,我咧嘴笑了,雷少强也哈哈大笑起来,朝着我欠身微躬高喝,从这一刻开始,不夜城正式改姓赵,恭喜三哥!

我摇摇头沉声说,不夜城永远不会姓赵,它属于你们这帮陪我打拼江山的兄弟!

我两手扶在窗户台上,俯览着底下的拼斗,这一刻人已经不再是人,好像彻底恢复了自己野兽的本性,实事求是的说,裁决盛世的马仔战斗力确实强悍,面对三倍于自己的敌手,不少人已经挂彩,仍旧满身是血的彪悍的往上冲。

混混之前的战斗不是打仗,基本上不会奔着要命的份上干。只要把人干趴下了,或者对手逃跑了,战斗基本上也就结束,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上帝的这些马仔门这么疯狂,很多人明明已经让干的快要爬不起来了。可却始终没有退缩。

很久之后在和程志远的一次聊天中,我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他告诉我,上帝之所以禁止不夜城大规模的售毒,不是因为他的人品有多高尚,而是他才是不夜城那些药贩子的真正主谋,而他手下这些悍不畏死的马仔基本上全都瘾君子,换句话说,如果失去了裁决盛世,失去了上帝,这些瘾君子们可能就得死,他们怎么可能不拼命。

战斗几乎进入尾声,胜负已经分明,地上躺了很多嗷嗷惨嚎的小青年,有我们的人。也有别的势力的人,一片一片刺目的血迹让人看着心底发颤,猛不丁我发现苏天浩消失了,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踪迹。

前方没有了阻碍,蔡亮和程志远浑身是血的带人冲进了裁决盛世的大门里。紧跟着就听到裁决盛世里传来噼里啪啦打砸的声音,至于裁决那些受伤的马仔没有任何人再理会,或搀或扶的黯然离开十号街。

我给胖子打了个电话说,让他把受伤的兄弟送进医院。

挂掉电话后,对面的停车场上十多辆面包车就动了,将我们受伤的人抬进车里。

“恭喜三哥,入主不夜城!”陆峰朝着我抱拳一笑。

我抛给他一根烟说,跟我其实没多大关系,主要是兄弟们给力,还有盟友们讲究。

别看我表面上装的静如止水,实际心脏几乎快要揪在一团,论战斗力其实我们比另外三伙都不如,就是一帮好勇斗狠的校园小痞子临时组建成的,自然受伤的也是最多的,我寻思等处理好不夜城的事情,我想最应该先解决的问题就是兄弟们的战斗力。

不管怎么说,从这一刻开始不夜城正式易主,我的心里说出来的澎湃和激动,扯开嗓门朝着窗外“啊!”的大吼一声,发泄这阵子心里头的不爽和悲哀,为了拿下不夜城,我们兄弟几起几落,脑袋几乎是别在裤腰带上,耿浩淳失去的性命,苏菲离我远去!

“怕是要下雨了吧!”伦哥两手抚在窗台上。仰头望着不远处的一片黑云。

我隐隐的感觉地面好像一阵微微震颤,轻声说:“看来这场雨应该不会太小。”王兴朝着哥几个微笑说,越大越好,雨水能把地面上的这些血迹全都冲的干干净净,又能省去一大笔雇喷水车的费用。

雷少强眉头皱紧。猛不丁出声低吼,快下楼,根本不是他妈的雷声。

他刚说完话,我们就看到从街头的方向开进来几辆庞然大物,竟然是工地盖楼时候用的那种大型号的铲车,铲车的背后还跟着好几辆大卡车,卡车上密密麻麻站着的全是人。

十号街的路口根本容不下两台铲车并排行驶,前面开道的铲车也是够狠的,直接就把挡在前面的店铺、障碍物啥的直接砸烂,这帮家伙分明就是奔着拆迁来的。

我们几个赶忙拔腿往楼下跑,当然临走的时候,我没有忘记招呼哥几个把孙鹏和受伤的木头全都从窗户口丢下去,这些家伙都是祸害,留着他们就是给自己找罪。

半路上遇到正带着兄弟打砸的程志远和蔡亮,我赶忙招呼他们往出走。

我们刚刚跑到裁决的大门口。两辆铲车和后面的几辆大卡车已经横冲直撞的开了过来,刘森一脸狂笑从打头的那辆铲车里探出半个身子,朝着所有人招招手,放声大笑:“我是来接收不夜城的!小兄弟们都辛苦了,晚上我从龙腾大酒店包场。有时间的就过来吃口热乎的吧,哈哈哈!”

后面的大卡车里陆陆续续的往下走人,足足能有一两百号,街道上根本挤不下去这么多人,不少人就爬上铲车。或者是踩在马路两步的台阶上,一个个手里拎着铁管、片刀,还有不少人手里抱着土枪和“喷子”,看起来气势如虹。

伦哥指着蔡亮就开骂,接收你麻痹!刘森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草泥奶奶个哨子的!

程志远拎着刀指向刘森问,你什么意思?打算从八号公馆嘴里抢肉?

刘森从铲车上蹦下来,拍了拍两手,病态似的仰头望向面前的“裁决盛世”啧啧:“不夜城,裁决,东区西区十条街,我刘森想了多少年,终于还是回来了!”

林昆从后面的车里下来,手里拿着件黑色的披肩,耷在刘森的肩头,“哗”的一下,撑起一把伞轻声说,老大,快要下雨了!

“下雨好啊,洗刷罪恶!”刘森转动脖颈感慨完以后,先是瞟了伦哥轻蔑的咧嘴一笑,鱼死网破么?你们跟我拼不起,问问身后的那帮兄弟,还有多少力气?

然后他又望向程志远微笑说,小侄子咱俩身份不对等,本身我是懒得跟你对话的,不过嘛,今天心情好,就破个例,回去告诉你爸。老老实实的龟缩起来,别特么招惹我,不然我就帮着鸿图会所的越南猴子抢占你家市场,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我深呼吸一口,朝着刘森问,看架势,你今天是准备留下我们咯?

“当然不会。”刘森叼起一根雪茄,身旁的林昆赶忙替他将火点上,刘森兴奋的吐了口烟圈说,我了解你这孩子,做什么事情都给自己留条后路,虽说天门的人已经撤了,保不齐你是哪个大哥的私生子,我要是真亲手把你怎么着了,那不是引火自焚嘛,你得罪的人多了,不差我一个,比如鬼组的朋友,呵呵呵..

刘森的阴沉的一笑,从他身后的人群中挤进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壮汉,用一种看死人似的眼神恶狠狠的瞪着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